|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63章 钱塘跳湖
  没有想到牵扯到了浙江布政使,夜摇光看向温亭湛,两人缓步离开了屋子。

  走到院子里,夜摇光不由开口问道:“大鱼是浙江布政使?”

  “也许。”温亭湛如是回答,而后接着道,“我去传信给浙闽总督,让他帮忙查一查这浙江布政使的来头。”

  看着温亭湛走回房间,夜摇光转身回去,将那魔宫的人给封上,然后推给乾阳:“你带着他去凤翔府寻宁璎,就说我要知道魔宫的执法长老入魔前的身份。”

  他们这些修炼之人不轻易插手凡俗之事,尤其是还牵扯到了官场。除了这下令之人和凡俗的人有牵绊以外,夜摇光想不出别的理由。反正现在小魔头修绝不是在听从宁璎的差遣么?修绝这个作为想成为魔宫主人的人,定然知道些什么。

  “师傅你就这样把你乖巧的徒儿送到女魔头的手里么?”乾阳一脸的不情愿。

  “你想被送到男魔头的手里?”夜摇光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乾阳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言,乖乖的拽起这个魔宫的人朝着凤翔府而去。

  看着乾阳消失,夜摇光才走回房,正好看着屋檐下温亭湛将小乖乖给放飞。她刚走到温亭湛的身边,闻游身边的人也走过来,是给他们送晚膳。

  “放在院子里就好。”温亭湛吩咐一声,就拉着夜摇光坐到院子里的石桌上,对着夜摇光解释道,“蚊子要招待贾蕴科,我们就在这里用膳。”

  “你不见贾蕴科?”这人可是他引来,这会儿又不见。

  “先看看是否需要见他。”温亭湛笑了笑,就拿起筷子给夜摇光布菜。

  夜摇光也不知道温亭湛是在买什么关子,注意力瞬间被美食所吸引。等到了吃完晚膳,夜摇光和温亭湛坐了一小会儿,闻游现在管家,当年和他们一块在书院做闻游的书童的闻棋就来请温亭湛去闻游的书房。

  温亭湛带着夜摇光一块儿去,他们到的时候书房还没有任何人,等到闻棋退下,夜摇光和温亭湛很快就听到了往这边来的脚步声,还不止一人。温亭湛拉着她躲在了书房的一个死角,恰好有柱子和从柱子上飘垂的帷幔将他们遮挡。

  “大人里边请。”刚刚站定,夜摇光用五行之气将她和温亭湛笼罩,就看到了闻游将一个而立之年的男子迎了进来,她这个角度恰好可以看到进屋子的人似乎看到空无一人的屋子顿了顿。

  “大人请坐。”闻游亲自招呼,斟茶。

  贾蕴科长得也不算俊朗,尤其是神色颇为憔悴,看着还有点显老态,他接过闻游的茶杯,并没有喝,而是直接开口:“少谦,将你背后的高人请出来吧。”

  闻游在贾蕴科的旁边隔着四方高几坐下:“今日天色已晚,大人莫急,明儿下官就派人请她随大人去看祖坟。”

  贾蕴科皱了皱眉才道:“少谦,这位高人我要见,但我现在更急着见另外一人。”

  “另外一人?”闻游装傻充愣。

  贾蕴科看向闻游,审视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少谦,你说你是碰巧因着牧放之事而从给牧放家迁坟的高人口中知晓我家祖坟被人动了手脚,因而才急忙知会我。这话我信,但今儿赶来营救我的人却不是你所派。”

  “自然,我如何能够请动这样的人。”闻游也不否认。

  “不,我并非此意。”贾蕴科认真的看着闻游,“说句诛心之言,少谦你不是那等会对我施以援手之人,在你连余杭之前,我便派人打听过你,以你的性子,发生今日之事,只怕你更乐见于我死于横祸。”

  闻游低着头喝了一口茶,他没有说话。

  “只有乱世才有机会立大功。”贾蕴科笑道,“我与你是同样之人,今日换了我是你,也会坐视杭州府乱起来,才好从中牟取暴利,你身后有皇太孙,陛下自然也会因此更加倚重你,只要运作的好,升官是必然之事。”

  “大人的话,澳门赌博网站:下官有些听不明白。”闻游装傻到底。

  贾蕴科也不以为意,而是接着说自己的话:“直到我被带到你的府上,我才算是明白,我的目光终究是过于短浅,否则也不会落入今日这等急迫之境。”说着他抬起头看着闻游,“我见过三公子,是个有大智慧之人,但却不是个心怀仁义之人,这世间能够有此等深远心思,又如此宽仁,令人明知是被利用,依然心甘情愿且心怀感激的被利用之人,我想除了明睿候不做第二人想。我依稀记得明睿候夫人乃是方外之人,拥有神鬼莫测之能。”

  “大人到底想说什么?”闻游放下茶杯问。

  “我要见明睿候,我虽不知明睿候为何会替三公子出头,但我却知晓侯爷定然是为着三公子而来。”贾蕴科说的很坚定,“我知道三公子最后的下落。”

  闻游低着头,指尖转动着茶杯,不言不语。

  深吸一口气,贾蕴科才道:“我此刻的生死都握在侯爷的手中,我难道还能不顾一家性命,去构害侯爷?况且,以侯爷的明智,既然已经将我引来,应当不惧我见到他。”

  “贾大人,明白人。”温亭湛清润的声音响起,他缓步从走出去。

  贾蕴科站起身,扑通一声跪在温亭湛的面前:“侯爷,救命。”

  “贾大人,你我都是知府,如此大礼,我可受不起。”温亭湛亲自将他扶起来。

  “不,侯爷,救命之恩,侯爷受得起贾某一跪。”贾蕴科语气真诚,“在来余杭的路上,贾某便知晓侯爷可能来,当真是满怀希冀,现如今能够救下官的唯有侯爷一人。”

  “贾大人,先说说你值不值得我出手救。”温亭湛在主位落座。

  贾蕴科组织了一番言辞,才开口道:“是下官莽撞,没有掌握充足的证据,便向陛下密告,这才害的陛下也陷入被动,更是牵连了三公子的安危。三公子传信给下官,已经取到证据,让下官做好接应,可下官等了五日,却等来三公子在钱塘被逼跳湖逃生?”

  “钱塘跳湖,可是西湖?”夜摇光顿觉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