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62章 魔门人
  好在一路上夜摇光没有遇到什么意外,顺顺利利的回到了余杭闻游的府宅,正好在花园里看书的陌钦,感受到有气息波动,抬眼就看到夜摇光和温亭湛,却发现夜摇光的脸色有些不对。

  搁下手中的书,陌钦迎上飘落在花园的夫妻两,看着温亭湛,陌钦问道:“摇光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陌大哥。”夜摇光其实也没有受多重的伤,不过是催动紫灵珠消耗了一点修为,且又被那怪物的气从紫灵珠内反噬了一下,才会气色看着不好,“只是在西湖底遇到了一个不明物”

  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也把对不明物的感觉描述一遍,夜摇光才开口询问:“陌大哥你可有听闻关于西湖底下之物的传闻?”

  陌钦摇头:“我这些年到过杭州不少次,也游过西湖,但从未察觉什么不妥,也从未听其他道友说过关于西湖底下有什么妖物的传闻,且钱塘也一直安宁,那东西只怕是最近才被惊醒,亦或是它从来没有害人之心。”

  “它应当是没有害人之心。”西湖每日游历的人不知凡几,要出事早就出事。除非是这东西是今日被她给惊醒,“但无论如何它对修炼之人有敌意。”

  在湖中的攻击绝非闹着玩,夜摇光现在想想还有些心有余悸。

  “我传信看看钱塘一带是否有出来历练的宗门人,让他们近几日多观察一番钱塘的动静。”陌钦思忖一番之后对夜摇光道。

  “我也传信看看有没有缘生观之人。”夜摇光觉得有必要盯着些,如果真是不知为何被她惊醒,而导致无辜的百姓受到牵连,少不得这事儿她就要插手,不由慎重的叮嘱陌钦,“陌大哥,你千万要他们不可轻举妄动。”

  “我知晓,摇光你放心。”陌钦颔首,“你们俩奔波了一整日,快去歇会儿。”

  夜摇光点了点头,就和温亭湛回到了他们的房间,沐浴之后夜摇光也是有些累,看着被温亭湛放在窗台上的小荷花,坐到近前,往这里面畅游的两条小鱼,伸手拨了拨荷花的花苞:“但愿,我没有因着你,而闯下大祸。”

  “莫要多想。”后一步沐浴完的温亭湛,从身后将夜摇光轻轻抱入怀中,“有些事该来的躲不掉,且你并没有多做些什么,那东西便就是被你惊醒,也只能说是一个巧合。”

  “我倒不是自责。”夜摇光还没有这么多愁善感,“而是我们修炼之人讲究因果,那东西既然被我碰上了,这事儿不解决定然是没玩。你可还记得寻梦之事?我极力的躲了,终究也是没有躲开,为着太子妃的解药依然得去化解。”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如今你也不知道那是何物,便是知晓日后绕不开,想要提前准备应付也是不能。既如此,又何必自寻苦恼?”温亭湛转过夜摇光的身子,俯身轻声道,“走一步算一步。”

  “你说的没错,至少我知晓它畏惧紫灵珠,暂时先不想这些,等我们避无可避,总会有解决之法。”夜摇光瞄了一眼花盆,就让它们在外面再待一会儿,“我去歇息会儿,有点困。”

  “我陪你。”

  事实上,温亭湛陪着夜摇光,他还未入眠,贾蕴科便到了,接到暗号的温亭湛,看着在他臂弯内睡得香甜的夜摇光,轻手轻脚的站起身。

  “你去哪儿?”温亭湛一动,夜摇光就感应到,她闭着眼睛问。

  “与闻游说些事儿,你先歇息。”在夜摇光的脸上亲了亲,温亭湛就走了。

  夜摇光翻个身接着睡,温亭湛去了没有多久,就又回来搂着夜摇光休息。

  所以夜摇光依然是在她喜欢的怀抱里清醒过来,醒来看着半靠在床榻拿着一本书看得温亭湛,便问道:“贾蕴科来了?”

  “来了。”温亭湛点头。

  爬起床穿衣裳,夜摇光看着已经黑透的天:“还以为他要明日。”

  “是小阳带着他来。”温亭湛解释道,“路上出了点变故,好在这次小阳去接应,否则贾蕴科凶多吉少。”

  刚刚穿好衣裳的夜摇光抬眼看着温亭湛:“他们用了同道中人?”

  卫茁的功夫这两年越发的了不得,就连金丹期的修炼者都可以应付,如果不是请了动术法之人,何须乾阳出马?

  “嗯。”温亭湛点了点头旋即道,“这人应当与贾家的祖坟有关,小阳抓了一个活口回来。”

  “哟,长本事了?”夜摇光立刻洗漱,然后拉着温亭湛去看看活口,却没有想到乾阳抓回来的根本不是一个宗门之人,澳门赌博网站:而是一个魔门中的人。

  “师傅,我厉害吧?有没有奖赏?”看守着自己战果的乾阳,一看到夜摇光就忍不住凑上前去求表扬。

  “嗯,终于办了次人事儿。”夜摇光一把将乾阳给推开,她冷冷的盯着这个浑身魔气的修炼之人,蹲在他的面前,指尖一绕,细长的针随着她手一挥,就点在了他的身上,那垂着头的人也就缓缓的舒心。

  感觉到自己被束缚,挣扎了两下就盯着夜摇光。

  “说吧,你是何人?为何参合俗世之事?”夜摇光问,“又是为何人办事儿?”

  那人面无表情的垂眼。

  “不说?”夜摇光扬眉,她细长凝玉一般的两指捻着扎在他身上的针,两指轻轻一动。

  那人顿时脸色一白,仿佛承受了极大的痛苦,脸上的肉都不由自主的颤抖。

  “还嘴硬?”夜摇光冷哼一声,她转动针的幅度加大。

  “啊”一个大男人,一个修炼的大男人痛的惊叫起来。

  没有知道他承受着那种每一根筋都仿佛被一点点的挑断的剧痛:“我说!”

  夜摇光这才收了手。

  他粗喘着气:“我们是魔宫之人,是魔宫执法长老派我们而来,可我们并不知道原因,只是听命行事,也不知为何长老要让我们插手凡俗之事。至于是为何人办事,我们都在听从浙江布政使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