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57章 逼入绝境
  在温亭湛这只无形黑手的操控下,杭州盐商立刻知晓了他们这位道貌岸然的知府大人在他们的背后捅了刀子,他们反应很迅速,当天下午就集体歇业,称已经没有库存食盐,这一下子可把整个杭州都险些整瘫了,最先受损的自然是酒楼。

  许多家里没有食盐的人就只能去酒楼,接到消息晚的酒楼,前一刻还在狂喜今儿生意火爆,没多久酒楼就开始供盐不足,去买才知道今天多邪门,所有售盐的地方全部都关了门,这下子再迟钝的人都嗅出了杭州这是风雨欲来,人心瞬间就慌乱不已,纷纷都求助到了知府衙门。

  在这些人眼里,素来公正廉明的贾蕴科就成了他们的天。但这事情就是因着贾蕴科而起,贾蕴科哪里有解决之策?好在他的家中连出三起祸事,他立刻将这件事让人传出去,并且传得他因为大受打击而卧病不起,为了安抚民心。他还拖着一脸的病容出来给百姓灌了鸡汤,但是灌到一半他就因为体力不支而晕厥。

  这下百姓再急,亲眼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是不忍再逼迫贾蕴科。

  “小阳,你和卫茁去给贾大人保驾护航,我要他顺当的来余杭。”听了闻游送来的最新消息,温亭湛对着乾阳和卫茁道。

  “还真敢啊。”夜摇光听到这些盐商的举动,不由感叹,眨了眨眼睛问温亭湛,“你是担心贾蕴科来余杭,被人暗算?”

  “何须暗算?”闻游看了看温亭湛,澳门赌博网站:对夜摇光道,“贾蕴科不是卧病在床,人事不知么。他们只需要把贾蕴科装病的事情披露,人赃并获,贾蕴科之前得到了多少褒扬,多少民心,这一下激起来的臭名和民怨就会有多少。到时候盐商商会的会长站出来声泣泪下的数落他们之所以闭户不售盐,实则是长期受到贾蕴科贪婪无止的压迫,实在是忍无可忍才奋起反抗,当年贾蕴科募捐的事儿。这会儿也可以拿来说事,贾蕴科为了政绩,以权相压逼得他们捐赠银钱,但他们想着是为了老百姓,也就忍下这口气,这四年贾蕴科又做了些何等欺压他们之事,一一编造出来,再寻些挑事儿的人围在人群之中带头闹事,在民怨上煽风点火,这贾蕴科被老百姓手撕于出逃的路上,责不罚众,老百姓再一哄而散,寻不到是谁谋杀朝廷命官,贾蕴科一死,准备好的脏水往死人身上一泼,这就是死有余辜。”

  夜摇光听完闻游将那些人打响的如玉算盘说出来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个贾蕴科其他的先不要说,当年募捐的的确确是为了杭州的百姓,且他在杭州卧薪尝胆四年,和那些人虚与委蛇也没有被同化,夜摇光绝对不相信不是这些人没有试图将他拉进去,就凭他在这么脏这么乱的地方坚持了下来,那就是个值得尊重的人。

  可他辛辛苦苦的效忠陛下,为百姓谋福,最后实在他曾经倾心惠及的百姓手中,偏偏他死了,他尽心效忠的君主,在这样的大局面之下,还不得不忍痛让他背负骂名死去,很可能连给他说句公道话都不行,这将会是何等的悲哀?

  这样的事情多少大臣看在眼里,会对他们的忠君之心有多大的动摇?

  “陛下不会让忠臣寒心。”似乎读懂了夜摇光的心思,温亭湛用手包裹着夜摇光的手,轻声对夜摇光道,“他们都不了解陛下,陛下登基之时受制于寇家,后来大刀阔斧的铲除了寇家,因着手段凌厉,再接连削了许多勋贵,已经让人人自危。为了稳住朝廷中人的心,陛下只能一再的怀柔,这二十几年陛下没有再施展他的铁血手腕,就连十年前的旱灾贪污案,陛下也是斩到齐州知府为止,以至于让这些人以为陛下当真是英雄迟暮,有心无力,才会有恃无恐。今日贾蕴科不死在杭州百姓手中便罢,一旦贾蕴科的死传到帝都,两淮的盐官就会看到,何为天子一怒,浮尸百里。”

  “其实允禾完全可以顺水推舟”闻游有些迟疑的说了这句话,抬眼看着温亭湛,见温亭湛面色平淡,没有什么反应,他接着道,“可以借此让朝廷蠢蠢欲动的老东西看一看何为帝王之威,陛下的震慑,对于士睿也是多有裨益。”

  夜摇光皱皱眉,她明白了闻游的意思。也就是坐视贾蕴科这样惨死,让贾蕴科成为导火索,彻底的点燃陛下的君王之火,从而雷厉风行的一次性肃清整个两淮的风气,这的确是一劳永逸的法子,并且陛下这一发作,许多人只怕要战战兢兢好几年,他们也可以轻松自在好几年,而被陛下庇护的皇太孙萧士睿,将会成为直接的受益者,陛下还杀得气,想动他的继承人自己掂量点。

  有了这个讯号,再下来温亭湛和闻游他们这些贴上萧士睿标签的人行事也会更加的轻松,只要不是生死攸关,只怕其他地方的官员对他们将会能忍则让。

  可夜摇光听了心里有些不得劲,倒不是指责闻游。闻游站在自己的立场,为自己和自己身边的人考量这是理所应当,贾蕴科又不是他逼死,也不是他杀的,他见死不救也没有错?随着这把火是温亭湛点的,但是贾蕴科已经是四面楚歌,没有温亭湛这把火,还有其他,远的不说就说子午杀这个杀局就足以说明。

  所以贾蕴科死了和他们真的没有多少关系,完全不需要有负罪感,但是夜摇光虽然不斥责这样的行为,但她却不喜欢自己去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她保持了沉默,不论温亭湛怎么做,她都以温亭湛为主。

  “贾蕴科不是个好东西,但也不算个坏东西,可圈可点之处不少。”温亭湛唇角微动,“朝廷腐烂风气整改之际,最缺的就是他这种还把百姓的事儿当事儿,把百姓当人看的,且救一个算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