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56章 温坑坑(求月票)
  这家伙,昨日她出手之时,她不信他不知道她的意图。明知道她是和闻游一样的想法,却还让她沾沾自喜的以为自己没有猜错,以为自己多聪明,甚至还在附和她。今日若不是闻游提起要将计就计,让她借此上贾蕴科的门,只怕他都不会告诉她,贾蕴科乃是陛下的人!

  “夫人要如何收拾为夫呢?为夫一定全力配合。”温亭湛双手握住夜摇光柔软的腰肢,摆出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样。

  夜摇光冲着他不怀好意一笑,而后她的吻就落在了他的喉结之上

  就在温亭湛觉得这样的惩罚真是极乐享受,日后是不是为了福利也应该多做些类似的事情之时,夜摇光将他撩拨得性志高涨,却突然用五行之气封了他的血脉,将他拽了出去放在门口,关上房门,用符篆封上:“儿子初来新地,恐怕睡得不安眠,你这个做爹的应当多关心关心,去陪陪儿子去吧。”

  再次被扫地出门的温亭湛,心里哀叹,论他摸不清的人,这世间唯有一个夜摇光。虽然吃了上次的亏,但这到底是做客闻游家,温亭湛想着夜摇光怎么着也要给他留点颜面,却没有想到

  欲哭无泪的明睿侯爷,只能转身朝着儿子的房间去,不知道是不是他一身哀怨之气太重了,竟然把儿子给惊醒,宣开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着自家爹爹,咕哝一声:“爹,你怎么来了?”

  “爹爹今晚和你睡。”

  “准是爹爹又做错事,被赶出来了”宣开阳嘟囔了一声,就裹着被子面朝内,背对着外继续睡。

  准是爹爹又做错事,被赶出来

  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温亭湛的脑海之中,让他真想将这个不孝子给摇醒问清楚,什么叫做又?说的好似他经常被扫地出门一样,不过听着宣开阳均匀的呼吸声,到底是忍住了,但也难得负起一次,扯了一床被子盖上,和儿子背对背。

  不过第二日,夜摇光要和牧放家的人去开棺换棺椁,并且带着牧家的人迁坟。当牧家的坟抬起来时,就看到了棺材左边潮湿很明显。在夜摇光的做法之下,牧家请来的人手脚麻利换了棺椁。然后一路上抬着新的棺椁去了夜摇光新寻的墓穴,犹豫路程较远,从上午走到了午后,好在没有耽搁时辰,只不过以后牧放他们要来祭奠就得翻山越岭。

  夜摇光亲自监督,从开挖,到下棺,再到封土,每一个步骤夜摇光都尽心尽力,等到完成之后,夜摇光也不忘贴心的叮嘱:“这四势之山可催发五行之气,八方龙气也不是自然生成,而是借助于这寅、申、巳、亥四个山势内的五行之气化生。所以龙气必须经过长生位才能够形成吉气。此地龙位于震位,则五行属木,即长生位在亥。”夜摇光指着亥向的山头,“你们勤于祭奠,不要让那座山被破坏,至少能够保你们牧家百年的长寿与富贵。”

  “少夫人放心,我定然铭记于心,并告诫后辈。”牧放连忙保证。

  夜摇光点了点,就直接走了,温亭湛和闻游夫妇也跟着她一道离开。他们又去酒楼吃了一顿饭,等到回了府邸。去忙碌的牧放带着夫人又上门,是来给夜摇光送酬谢的礼品。

  东西很多,但都是用了心的杭州的特色之物,除了那一千两的白银,应该就是那几匹上等的杭绸最值钱,其他都是不值钱的东西,还有些农作物。但夜摇光却感觉很熨帖,她没有推拒很高兴的手下,没有错过她手下的时候,蓝氏如释重负的表情。

  想来牧放是把一半的家资都送上来了,武官的俸禄没有文官高,现在没有打仗,别看牧放手下有千多个士兵,但他依然还是的劳作。除了每年的军赋上动手脚,只怕没有什么大油水,而牧放偏偏不是那种会动军赋的人,家资可想而知。

  在他们走的时候,夜摇光取出了三块玉佩给了牧放三个孩子,说是给小辈的见面礼,中秋节这三个孩子随着祖父母去了二叔家,没有来夜摇光自然没给。

  送走牧放之后,夜摇光才回房洗漱,某人在妻子沐浴完之后,很是殷勤的上前又是讨好又是擦头发捏肩捶腿,终于免去了再被赶出房门的悲剧。

  “阿湛,今儿已经十七,明儿就是十八。”就算温亭湛真的打算用了五日急假,夜摇光觉得时间也有些紧迫,她还不确定单久辞到底有没有和贾蕴科联系上。

  “我今儿已经让蚊子派人通知贾蕴科,他家祖坟的事儿,我想最迟后日他便会赶到此地。”温亭湛侧首看着夜摇光,“别担心摇摇,我哪里舍得和你分开,我定然在十二日内将这事儿给解决。”

  “你这么快就安排好了?”昨天还跟闻游说时机未成熟。

  “贾蕴科原本就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温亭湛笑道,“我稍稍加一点火,就能够让他走投无路。”

  “你做了什么?”夜摇光狐疑的看着他。

  “贾蕴科是密报陛下的人,两淮扯上盐案的人定然都知晓,但并没有告知被贾蕴科举报的盐商,我就把这事儿告诉了那被密告的盐商罢了。”温亭湛把玩着夜摇光的手指头,说得云淡风轻。

  “你真是蔫坏!”夜摇光一把拽回自己的手。

  这时候把这个消息捅到盐商的耳里,这些盐商定然要去核实,与他们勾结的官员自然是会默认,只怕这些盐商想要撕了贾蕴科的心都有。家里一堆事儿忙不完,上头在打压,下面还有人记恨他,贾蕴科的处境

  “这个时候最时候跑到余杭借故避风头。”温亭湛双手交叉枕在脑后,“让杭州的盐商闹一闹才好,他们闹得越厉害,越能够抓住把柄,能不能钓出大鱼,就看他们闹得狠不狠。”

  “你这是一举数得,坑了贾蕴科,将他送上门来求你。又坑了两淮那帮自以为是一心想要贾蕴科死的盐官,现在他们默许这些盐商多激烈的逼迫贾蕴科,日后只怕就多后悔自己的蠢!”

  真是一个温坑坑,夜摇光不由腹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