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54章 一日必横死两人
  牧放夫妻自然是不会觉得时间赶,日子就这样定下来,夜摇光详细的列出他们需要准备的东西和事情,他们连忙和闻游夫妻告辞,回去准备。当天夜里,夜摇光终于睡了个好觉。

  用了早膳,昨日没有玩够,温亭湛打算带着夜摇光和乾阳还有自家的儿子出去游玩一日,本来是邀了闻游夫妻一道去。但是闻游却说他有些急事儿,罗沛菡就作为东道主,带着他们一块去游玩。

  令夜摇光诧异的是罗沛菡竟然知道那么多好玩好吃且景色宜人的地方,选的都是些男女皆宜,不会让他们觉得有趣而让温亭湛觉得枯燥的地方。

  “没有看出来啊,你竟然也是个懂行的人。”开开心心的玩了一天,罗沛菡带着夜摇光他们去了余杭最好吃的酒楼,派下人去请闻游前来,夜摇光在桌子上对罗沛菡称赞道。

  “我那事儿懂行的人,是蓝姐姐自小就随着她爹走南闯北,只是后来嫁了人收敛了不少,我们结识后,只要少谦不在之时,她便来寻我带我在余杭游玩。”说到这些罗沛菡脸上泛着幸福的光,她眼中带着情意看了闻游一眼。

  原本她就生在官宦之家,父母交给她的闺训都不是这般,她学过的妇德也不应该再嫁了人,还是嫁给了一县父母官,整日不着家门。起初她也是拒绝的,但还是闻游多次劝她多出去走走,多出去看看,能够体会到不少乐趣。

  虽然这一年和蓝姐姐走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杭州,但她真的见到了很多的喜怒哀乐,体验到了许多平凡的幸福,原本因为一直无法有孕的心结也随之渐渐淡去,最初她还有些忐忑,但是看到她改变之后,闻游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多,她就越发的满足和开心。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闻游今年都已经二十有五,却还没有孩子,闻家几次来催,她都是知道的,只不过那些信都被闻游给扣下。私下送来的婆婆身边的丫鬟,闻游也没有收,也没有退回去,只不过都送到了庄子上,从来没有在她的面前露过脸。她真觉得自己是修了几辈子的福德,才能够嫁给这样一个好的男子。

  他为她做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打算悲风伤秋,也不理会她爹娘以及公婆的催促,她也要和他一起坚守,直到守不住的那一日。

  闻游的手在桌子底下握了握罗沛菡的手,罗沛菡脸上的笑意越发的甜。

  “啧啧啧,真是旁若无人呢!”夜摇光哪里看不到两人的眉目传情。

  “哪比得上灼华姐姐和侯爷。”罗沛菡小声的反驳。

  “哼,学着点。”夜摇光说着就夹起一片叫花鸡肉喂到温亭湛的嘴边。

  温亭湛唇角弯了弯,很自然的张嘴,吃的那叫一个坦然而欢快。

  罗沛菡脸顿时火一烧,桌子底下牵牵手,已经是她的极限,当着外人,哪怕是亲如夜摇光他们这样的面,她也做不出来。

  闻游自然是不能让自己的妻子尴尬,于是亲自夹了罗沛菡喜欢的菜放到她的碗里:“今日定然累了,多吃些。”

  “嗯。”罗沛菡温柔应了一声。

  “嗯?”夜摇光就是要打趣她,“就一个嗯?”

  罗沛菡羞恼的看了夜摇光一眼,也给闻游捡了他喜欢的菜放到他的碗里:“你也吃。”

  “哈哈哈哈”看着罗沛菡近乎扔烫手山芋一般将夹起来的肉片甩在闻游的碗里,如同受惊的兔子火速的缩回手,夜摇光不道义的笑了出声。

  这古代的女人就是这么可爱,即便成了婚,还是这么的纯情。

  “咳咳,摇摇,你喜欢吃的蟹。”闻游不好责怪夜摇光,但又不忍自己的妻子被夜摇光这样取笑,于是只能向温亭湛投去求救的目光,温亭湛很仗义的将螃蟹大脚剥开,把鲜嫩的肉放入夜摇光的碗里。

  果然,夜摇光瞬间就打住,她最喜欢吃螃蟹了,中秋节就是吃螃蟹的季节。

  吃到尾声的时候,闻游突然开口:“我今儿去打听了些贾大人府中的事儿。”

  一句话,让温亭湛和夜摇光同时看向她。现如今闻游口中的贾大人,除了杭州知府贾蕴科以外还能够有谁?原来闻游今天所说的急事儿就是这个。

  见温亭湛没有说话,只是仿佛没有听到一般移开了目光,给夜摇光盛了一碗汤,闻游接着说道:“贾大人的庶长子前两日从假山上跌了下来,头可破在石头上,当场就没有了气儿。其姨娘认定这件事是夫人所为,前日趁夜买通了下人,闯入了贾大人与夫人的小女闺房,拿刀将六岁的小女孩剁死”

  “好生残忍。”罗沛菡听到才六岁的孩子,心里难受。

  “这就是内宅不合的祸端。”闻游拍了拍罗沛菡的手,才又对温亭湛接着道,“姨娘杀了人,却逃出了贾府,贾大人让其弟亲自带人去追,昨儿晌午,马儿在山野发了狂,将贾大人的弟弟掀下了马儿,脚却缠在了缰绳上,拖了许久,虽然命大捡回了一条命,但恐怕这辈子是废了。”

  “昨儿晌午?”夜摇光唇角一勾,“不是他命大,是他命好,赶上了。”

  那不正好是她封了子午杀风水局的时候么?若是她再慢一点,只怕这家伙也要死于非命。

  “果然是他们家祖坟之故?”听了夜摇光这话,澳门赌博网站:闻游觉得自己猜对了。

  “我且问你,贾蕴科的庶长子是否死于午时,女儿却死于子时,而其弟的马儿也是正午之时发的狂?”夜摇光不答反问。

  “是。”闻游连忙点头,他亲自去了和贾蕴科私交极好的人家,送足了礼才打听出来,自然是打听的很详细。

  “他家的坟地,被人布下了子午绝杀局。”夜摇光喝了一口温亭湛递上来的汤才道,“一日必横死两人,分别是子时和午时。”

  “可他们昨儿晚上,今儿正午并没有横祸”

  “那是因为昨儿正午我就封了那局,不然他那弟弟也早就去阴间报道。”夜摇光接了闻游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