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51章 祖坟进水
  夜摇光轻哼了一声,直接端了一盘葵花籽到温亭湛的面前:“给你事儿做。”

  宠溺的笑了笑,温亭湛当真伸出手抓起葵花籽剥了起来,他剥一颗瓜子,夜摇光吃一颗,但是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牧放夫妻的脸,大概吃了半盘瓜子,喝了一杯茶水,夜摇光顿住了手。

  温亭湛也跟着望过去,就见到牧放夫妻同时在睡梦之中露出了不安与挣扎的神色:“应该是如往常一样听到。”

  夜摇光迅速做法,却一点异样都没有,也没有感觉到任何在施术。她沉思了片刻,上前凝聚着五行之气的手在他们俩的百会穴上一点,很快他们俩的神色就放松开来。

  “这是”温亭湛没有看明白。

  “我只是短暂的封闭了他们的六识,他们可以睡个好觉。”夜摇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很晚了,我们也会去歇上二三个时辰,他们夫妻的事儿我大概已经知晓缘由。”

  温亭湛其实也困了,昨天连夜赶路,今天有一整天在思量单久辞的事情。自然是顺势和夜摇光回房歇息。由于这是旁人家里,虽然是蚊子这样的好友,但也不好睡过头,夫妻两大概睡了两个半时辰,就起床修炼习武。

  夜摇光只修炼了一小会儿,就去把乾阳拎到自己的面前,澳门赌博网站:将牧放家的事儿全部告诉了乾阳,并且将她所有的出的结论也一并说了,便问道:“你来说说,牧家这事儿问题出在何处?”

  乾阳原本有些没有睡醒,知道这是师傅借着这件事教导自己。立刻提起精神,但是听完之后,乾阳懵了,他伸手抓着脑袋:“师傅,你确定他们不是被鬼魂缠身?也不是被人施了邪术?”

  “嗯。”夜摇光懒洋洋的点头。

  “也不是梦魔?”乾阳又问。

  “不是。”夜摇光回答的干脆。

  两手抓着脑袋,乾阳头都大了,这不是被不干净的缠上,也不是被人施术沉入幻境,更不是遇上了调皮捣蛋的梦魔,想了半晌也想不出所以然的乾阳,只能乖乖的低下头:“师傅,徒儿不知。”

  夜摇光瞪了他一眼:“不学无术,跟我来。”

  带着练完功夫的温亭湛和无精打采的乾阳去了正堂,正好赶上和蚊子与牧放两对夫妇用早膳。乾阳这货一看到吃的,精气神有涌上来。

  用完早膳之后,牧放夫妇要告辞之际,夜摇光开口道:“牧千户的祖坟在何处?”

  夜摇光这突兀的一问,把所有人都问的一怔,倒是罗沛菡反应最快,连忙说道:“灼华姐姐,牧大人家的祖坟就在余杭,牧大人祖籍就是余杭。”

  “若是牧千户不介意,便带我去看看祖坟可好?”夜摇光又问道。

  牧放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他极力忍住激动:“好,好,少夫人若是方便,我夫妻二人现在就可带少夫人去。”

  “师傅,师傅,我知道了,是”这会儿乾阳也算是反应过来,对上夜摇光似笑非笑的模样,他讪讪的闭上了嘴。虽然他有些憨厚,但也明白这会儿不只是他,大家都知道了。

  “方便,一道去吧。”夜摇光对闻游夫妇道。

  现在是休沐日,闻游和罗沛菡也没有亲戚在杭州,应该也是没事。毕竟夜摇光和牧放夫妇还是不熟,有闻游和罗沛菡在,大家都自在一些。

  于是一行人就去了郊外的山上,虽然人有点多,但是闻游和牧放应该是经常结伴而出,所以也多少人关注,至少一路行来,夜摇光虽然在马车里,但是没有感觉到探视和跟踪的目光。

  牧家的祖坟距离府衙有小半个时辰的路程,到了地方的时候,太阳已经高照。深秋的旭日格外的温柔,轻轻的洒落下来,给已经渐渐枯萎凋零的花草树木铺上了一层暖光,看着也格外的赏心悦目。

  到了山腰上夜摇光就看到了牧放家的祖坟,轻叹了一口气。

  “少夫人,可是这祖坟除了问题?”夜摇光这一口气就叹到了牧放夫妻两的心口,顿时觉得心沉甸甸的有些喘不过气,“不瞒少夫人,我家中这风水地,从我曾祖就是请了个给了一碗饭的游方道士所点,当时我祖父也已经缠绵病榻,索性把祖父的也安葬在此,其实我也知晓这是个大事儿,但奈何当初家中拮据,也请不起大师指点,待到现如今家中略有薄产,但家父说这都是祖坟所佑,不准我们牵动。”

  “你家运气好,遇上了个真懂行之人。”夜摇光看了牧放一眼,“乾坎位上现高峰,坤宫俊秀山环城,堂中都出百岁翁。”

  “少夫人的意思是”牧放一个没有怎么读过书的人是在是听不懂,只听出了最后一句话,“家父的身子骨倒是健朗,如今已经年过六旬,但依然精神矍铄。”

  夜摇光笑着点头:“你祖父这坟山地的乾方位高大圆满,西南山势矮小俊秀,成环抱之势,坎方位山势也高大,山上有如旗如鼓之状。坟墓以乾山为案山多出长寿之人。”

  听了这话,牧放也不由想起幼时的一件趣事:“当时道士问家父求什么,家父那懂这些,就觉得活着好,于是就说了求个长命百岁。”

  “不但给了你们长命百岁,还给了你们富贵。”夜摇光的目光落在坟头,“再好的坟地,也经不住日月山川的变化,还有自然的侵害。这里地势并不高,十年左右是否曾经被淹过?”

  牧放一惊:“少夫人说的没错,大概十一年前,此地的确被淹过,当事后我们有细心打理”

  “坟中进水了,水自左面而涌入,左代表着长房。”夜摇光挥手打断牧放的话,“你们一家子得感激当年为你们点穴的大师,若非他布置的好,你们长房可不是仅仅听到哭声,只怕有早已经遭了血光之灾。”

  吓得牧放夫妇腿一软,蓝氏颤声问:“少夫人如今该如何是好?”

  “迁坟啊?”夜摇光理所当然的说完,就往山上走,“送佛送上西,我去上山看看有没有好位置,再择日做法开棺迁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