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50章 证实推测
  “陛下年事已高,澳门赌博网站:他们只当陛下日薄西山,已无当年锐气。”温亭湛轻笑一声,“是吃准了陛下不敢动他们,却忘了君就是君,君王有时可以为了威信而不惜一切,凡是做得太绝总会绝地反弹。”

  “只要这事儿,不落在你的头上就好。”这一下子不知道从水里拉出多少鱼,要遭多少人记恨,又要惹上多少麻烦事儿,能省心自然是省心过日子。

  “陛下也不愿将这事儿交到我手上。”温亭湛笑道,“在他们没有把陛下逼得孤注一掷之前,陛下最不想的便是我插手这事儿。”

  “为何?”

  “我这个人行事喜欢斩草除根。”温亭湛落下一子,冲着夜摇光莞尔。

  夜摇光低头一看,她的路全部被封死,一下子就全军覆没。不由对温亭湛做了个鬼脸,兴华帝肯定知道温亭湛要么不做,要么就会将整个两淮因为盐引而变成毒瘤的官员一个不放过,温亭湛最是不怕得罪人,到时候全无准备的兴华帝,只怕还来不及高兴就得愁去哪儿整这么多的官员来迅速的填不上。

  “两淮盐运使那边没有动静?”夜摇光觉得有点不对劲。

  陛下都已经再派单久辞来了,他们应该明白陛下是铁了心要警告他们,如今单久辞下落不明,就连夜摇光都找不到,她觉得两淮得人也肯定找不到。难道就不担心单久辞已经带着证据回到了帝都?这个时候再不推两个人出来,那可就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温亭湛摇了摇头:“他们很是坐得住。”

  “非要和陛下鱼死破?”

  细长的两指夹着一枚白亮光滑的棋子,轻轻的在棋盘上敲了两下,温亭湛才对夜摇光道:“恐怕不是不想弃车保帅,而是不能。”

  “不能?”夜摇光蹙眉。

  “这样胆大包天的行为,背后必然有一条大鱼再搅动风浪,我估摸着这条做得了主的大鱼应该是遇上了什么事儿出不了面。没有他的威信,这下面的虾兵蟹将谁也遣使不了谁,没有人愿意放着好好的活人荣华富贵不想,去背负死人的一世骂名。”

  “你说的对极了!”夜摇光目光一亮,“那我们要不要顺着这条路查一查,这江南,这两淮有哪条大鱼现在不方便呢?”

  “现在去查,只怕我的行踪就隐匿不了。”温亭湛轻轻的摇了摇头,见夜摇光开口欲毛遂自荐,他先一步道,“摇摇先莫管这里的事儿,我们寻到单久辞,把他安生的送回帝都,自然是有人要倒大霉,坐看好戏便是。倒是摇摇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儿,方才在院子里,罗氏的话是何意?牧放的家中有不干净之物?”

  “这倒没有。”夜摇光将罗沛菡说的牧放家中的事儿说了一遍,“我已经看过他们夫妻的面相,也和他们接触过,他们身上干干净净。”说到这里,夜摇光穿上鞋,拉着温亭湛,“我今儿不睡,就是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走,陪我去做一回梁上君子。”

  说着,夜摇光就拉着温亭湛悄无声息的爬上了牧放夫妻二人的房间的屋顶,掀开了一片瓦。一如夜摇光所料想,他们夫妻二人将房间点的格外的明亮,都没有上榻安睡,而是坐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家常,而且刚好提到了夜摇光夫妇。

  “老爷,我觉着柳少爷与柳少夫人都看着气度非凡,不像是一般乡绅之家。”蓝氏说道。

  “大有来头,你对柳少夫人恭敬些。”牧放压低声音叮嘱妻子。

  蓝氏点了点头表示她知道了,却转而叹了一口气:“罗妹妹还说柳少夫人精通术法,今日将我们家中的怪事与柳少夫人说了,也做了中间人,问过柳少夫人可有解决之法”

  “原来你们方才说的是这事儿,柳少夫人如何说?”不等蓝氏说完,牧放就迫切的问道,虽然都在院子里的赏月,但是男女的距离还是隔得很远,牧放可没有温亭湛那么好的耳力听到了他们的谈话。

  “柳少夫人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蓝氏回答之后有些疑惑丈夫的态度,于是低声问道,“柳少夫人当真是个有能耐之人。”

  牧放的剑眉也皱了起来,语气沉重:“若是连柳少夫人也不知因何而起,无法破解,我们也不用再去寻人。”

  “这这柳少夫人到底是何来历?”蓝氏惊了一下。

  “若是我没有猜错,柳少爷是这位”牧放手指在茶水杯里蘸了蘸水,在酸枝木矮几上写出一个温,然后指了指西面。

  蓝氏瞪大了眼睛:“这位大人不是在”蓝氏也指了指西面,旋即声音压得更低,“那里上任,今儿才中秋,他怎地就来了此地,两地相隔四千里,这快马加鞭也得五六日才能够抵达,那岂不是八月初就出发?这是擅离”

  “我的祖宗,你可别胡说。”牧放连忙捂住妻子的嘴,严厉的看了她一眼,“这事儿要是泄露出去,别说毁了我们和少谦夫妻的情分,还得得罪那位大人。”

  “声名远播的温大人,你看看多少人惧怕你。”趴在屋顶上,听到这话的夜摇光不由用神识对温亭湛道。

  “摇摇带我来就是在别人夫妻的屋顶上听人家夫妻夜话?”

  “自然不是,我是在证实一件事儿。”见温亭湛不接茬,夜摇光白了他一眼,从指尖一弹,一缕白烟随着五行之气飞弹出去。

  “迷药?”只是轻微的气息散开,温亭湛就已经知晓这是他配置的迷药,“你将他们迷晕是为何?”

  “看看他们是不是被人施了术。”

  房子里吸入了迷药的夫妻很快就打了哈欠,像是困倦不已而睡着。夜摇光带着温亭湛潜入他们的房间,就选了一个地方坐下。

  跟着夜摇光的温亭湛见夜摇光这副模样,也没有再多问,就在夜摇光的身旁坐下,旁边也有棋盘,知道夜摇光肯定在等待什么结果,于是笑问:“摇摇可要再来一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