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49章 盐案
  到了日落黄昏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见到了罗沛菡口中牧放夫妻,因着有罗沛菡的话在前,夜摇光第一时间看了夫妻二人的面相,两人都不是奸恶之人,牧放是个早年有运道,中年有波折,晚年有后福的人,牧放的妻子蓝氏是个长寿的人。

  闻游有将牧放引荐给温亭湛,但没有暴露温亭湛的身份,只说是个故友姓柳,家中独子,所以牧放称温亭湛为柳少爷,称夜摇光为柳夫人。

  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夜摇光也发现了夫妻二人身上没有任何不干净的气息。也就是他们常年没有和不干净之物接触过。他们府中没有妖魔鬼怪,这也证实了为何夜摇光的符篆没有效。

  吃了晚饭,所有人都坐在院子里赏月畅聊的时候,罗沛菡才有些歉意的看着蓝氏:“蓝姐姐,很是抱歉,我把你家的怪事儿与灼华姐姐说了,灼华姐姐祖上有懂术法之人,灼华姐姐也是深得真传,这事儿我可以担保,希望灼华姐姐能够解蓝姐姐困扰。”

  “你也是一片好心。”蓝氏是个很直爽的性格,“其实这事儿,在余杭也没有几个不知道的人,稍一打听就瞒不住,莫要往心里去,我感激你还来不及。”

  毕竟他们家请了好几次做法的人,这种事情根本隐瞒不住有心人打听。

  罗沛菡轻快的笑了笑才侧首看着夜摇光:“灼华姐姐,你可有话与蓝姐姐说?”

  对上一脸期盼的罗沛菡,夜摇光微笑着摇了摇头。

  蓝氏眼底失落的光一闪而逝,旋即就笑道:“中秋,我们不说扫兴的事儿,来来来吃月饼,我今儿带来的这种月饼乃是蜀地特产,和我们其他地儿不一样。”

  一下子就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众人也没有聊多久,大概过了子时也就散去。虽然都知道牧放夫妻这个时候不好休息,但也不能就因为这个事儿就集体熬夜至天明,牧放夫妻不需要这样的同情和帮扶,总能每月月中都这般度过。

  等夜摇光回到房间沐浴换了身轻便的寝衣之后,并没有睡觉,而是兴致勃勃的端来了棋盘:“许久都没有和阿湛一起下棋,今夜趁着夜色正好,我们手谈一局如何?”

  “夫人相邀,如此难得。良辰美景,花好月圆,美人相伴,岂能推却?”温亭湛动作优雅的坐在了窗户边,他们这个窗户开在西边,恰好看到过了子时西移的一轮圆月。

  月亮的下缘飘着一缕薄云,仿佛随时都可能有月宫仙子踏月而来,将远处的夜空照的很是明亮,而窗外盛开的桂花树飘来阵阵芬芳,的确是好景之夜。

  夜摇光手指黑棋先行,落了字之后,夜摇光才抬起头看着温亭湛:“你白日里一整日都和蚊子窝在书房里,密谋什么呢?”

  对于妻子的措词温亭湛已经习以为常,无奈的笑了笑:“让蚊子查的事情有些眉目了。”

  “单久辞的事儿?”不假思索的落下一子,夜摇光扬眉,“说说看。”

  “盐。”温亭湛也落下一子,轻轻吐出一个字。

  “盐?”夜摇光没有吃过猪肉,也是见过猪跑,古往今来在盐道上做手脚的人还少?盐案几乎历朝历代都会发生,因为这个东西是整个天下人都不能缺少之物,“有人在盐引上做了手脚?”

  “是陛下接到了密告,杭州盐商奢靡无度,媚盐政,贿盐运使,亏欠盐税达数百万两白银。”温亭湛说到这里,语气虽然没有变,但细心的夜摇光却发下他落字的声音较之之前清脆了一些,可见是增加了力道,“陛下将钦差密调而来,查出来的却是盐运使公正清廉。”

  “假象?”夜摇光手一顿。

  陛下既然派的是钦差,如果盐运使制造出这样一个假象,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有人提前走露了风声,但陛下既然是密调钦差,连温亭湛都没有接到消息,这保密工作应该是做的很好。那不是提前泄露了消息,就只有可能是钦差和盐运使有勾结!

  “真假陛下不知道,我也不知。”温亭湛摇了摇头,“陛下便是心中有疑,才会再派单久辞来查。”

  “单久辞查到了,且抓到了证据,可也暴露了自己。”夜摇光得出结论。

  “嗯。”温亭湛点头。

  夜摇光却面色凝重:“阿湛,这可不是普通的事儿,单久辞的谋算和能力都被逼到这个地步。你想想如果这个盐运使是个真的清官,那么绝无可能有盐商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亏欠盐税,据我所知现在的盐运使应该已经上任四年,盐税占着朝廷赋税的四成,多大的一笔收入。可他若是假清官,这背后牵扯的人可和南久王一个级别了,甚至比南久王的事儿复杂,武官的领地永远没有文官的圈子可怕。”

  真刀真枪那都不是事儿,而且武官为了避嫌,也不会拉帮结派。文官就不同,什么兴趣相投了那都是至交好友。两淮盐运使,北起山东,南至浙江。这一圈里面有多少官员扯在里面?

  陛下前脚能够密派钦差,后脚盐运使就能够做出自己公正廉明的假象,把所有不干净的地方擦得亮堂堂,这人脉,这眼线,只怕温亭湛今时今日也未必做得到。

  “摇摇放心,这事儿就算我想连根拔起来,陛下也不会允许。”温亭湛轻笑,笑意之中有些嘲弄,“沉疴已久,亟待革新,这不是你当年为老师所卜的卦么?两淮牵扯的远远不止江南,陛下若是要动真格,就不会密派。之所以密派,就是想要心中有个底,该杀的杀,不能杀得留着,以后让士睿来收拾,否则只怕要动摇国本。”

  “可是他们连个底都不愿意给陛下。”夜摇光看着温亭湛道,“若是他们在知晓陛下派人来查时,扔出一两个人来给陛下消消气,这事儿也就过了,可他们就把陛下当做傻子来看,不但圆的漂亮,这会儿还把单久辞都给逼到这个地步,这是在踩陛下的颜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