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48章 一个怪事
  “一会儿让彦柏和之南带着他们两个姑娘去雍州。”温亭湛已经安排好,澳门赌博网站:“辅沿在西宁看着不会出岔子,我们都不在,两个姑娘留在府邸,反而给辅沿添乱。”

  夜摇光点了点头:“你多安排些人跟着他们,别让他们出了事。”

  “让金子跟着一路。”温亭湛看着围着单凝绾的金子,自从夜摇光开始取金子的血,金子就决定要和师傅保持美的距离,恰好单凝绾喜欢给它投食,于是金子最近特别黏单凝绾。

  “也好。”夜摇光忽而意味不明的笑了笑。

  等到吃了一顿饭之后,夜摇光就将单凝绾叫到跟前,将她从陌钦那里讨要而来一系列给猴子补血的吃食单子递给单凝绾,让她平时多给金子投喂,最后千万不要忘了每日取酒杯一杯血。最后将一脸不忍和如丧考妣的金子送走。

  她带着温亭湛,陌钦带着宣开阳,乾阳带着卫茁,就他们六人直接御空而行,只用了不到三个时辰,在十五日的清晨抵达了余杭县,而余杭县的县令正是闻游。但是他们没有住在县衙的后衙,而是住在县衙的旁的住宅里。

  早在信中闻游就给了温亭湛地址,所以他们直接就降落在了闻游的家门口。因为天麻麻亮,还没有人来往,到也没有吓到人,乾阳上前叩门。

  还有些困倦的门房打开房门,看到夜摇光他们先行了个礼,才有礼貌的问道:“诸位因何上门。”

  温亭湛取出一封闻游的名帖:“我是你们老爷的故交,依约上门。”

  门房连忙把房门打开:“这位老爷先请进。”

  把温亭湛等人请进去,离开通知了管家来招待温亭湛等人,又赶紧拿着名帖去寻闻游,温亭湛他们才下,斟上来的茶水还没有端到手里,闻游就一边整理着衣冠一边匆忙而来,同样赶来的还有罗沛菡。

  “看来是我们打扰了二位的好眠。”夜摇光不由打趣。

  罗沛菡脸一红:“灼华姐姐一年未见,变得越发爱戏弄人。”

  闻游倒是面色坦然的和陌钦见礼,然后对温亭湛道:“允禾你也来了。”

  原本温亭湛信上说,夜摇光将会来余杭办事儿,让他们夫妻招待,而且是中秋之后,现在他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于是闻游连忙派下人去准备些杭州特色的吃食,今夜中秋节好加餐。

  闻游和温亭湛纵然联系没有断过,但是一年没有见面,还是有很多话要说。夜摇光让乾阳带着陌钦去歇息,而夜摇光则和罗沛菡说着话。

  聊到一半的时候,罗沛菡突然抓住夜摇光的手道:“灼华姐姐,我正好遇上个事儿要寻你,原是打算让少谦歇息给你问问,却听说你过几日就来,便一直盼着你。”

  “合着没事就不盼着我了?”夜摇光挪揄了一句,才正色问道,“什么事儿?”

  寻上她的都不是正常的事儿,但出于习惯夜摇光进宅子的时候就看过他们家的宅子没有温亭湛,且罗沛菡和闻游身上都有她赠送的驱邪震煞符,应该不是他们遇上了事儿。

  “事情是这样,我来了余杭县没有多久,就在进香之时结识了一个志趣相投的人,她是余杭县牧千户的内眷”

  千户是地方军官,手里根据各县的情况统领着一千五百到五百的士兵不等,平日里他们也是要下地劳务,但是定期在户所操练,享有军籍的优待,与明朝不同,明朝的户所军官是世袭,也就是爷爷是军籍,父亲、自己和自己的儿子都必须从军,本朝则不然,军籍的补贴不少。想要入军籍都得经过严苛的考校。

  入了军籍成了军人之后,上面有小旗、总旗,百户长,千户长。一般千户长都是管着一个县的军人,并且军籍的粮税是和民籍分开,也是有千户账房来负责。他们主要是协助知县管理一县的治安,看守城门等事务,当需要上战场的时候,自然是义不容辞。

  余杭县的千户姓牧,单名一个放字。今年才三十五岁,寒门出身,没参见过武举,入伍从基层做起,能够在没有战乱的情况下三十五岁成为从五品的千户那也算是有本事,闻游这个文人都挺喜欢牧放。

  牧放的妻子蓝氏是个镖局的女儿,功夫不俗,在罗沛菡进香遇到大雨天,险些翻车的时候救了罗沛菡一次,一来二去两家人就熟络了起来。也是直到近日罗沛菡才知道蓝氏每月进香一次,是为着家宅的安宁。

  因为每到月中的时候,他们一家人都会听到女子的低泣声,搬家了好几次都没有摆脱,也请了不少做法的人,但都没有彻底将事情解决。

  “我上个月拿了灼华姐姐给的符篆给她用,但都没有用。”罗沛菡说完之后补充一句。

  “你把符篆给我看看。”夜摇光凝眉伸手。

  罗沛菡连忙将随身携带的符篆递给夜摇光。

  夜摇光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会儿:“这符篆完好无损,若是妖邪靠近,绝不可能无效。”

  “正是因此,我才觉得怪异,想询问灼华姐姐。”将夜摇光地回来的符篆小心的戴回去,罗沛菡便道,“因着每月月中他们家都闹这事儿,今日我也请了他们来府中一起过中秋,让他们今夜在我府中歇息,晚些时候姐姐就可以看到他们夫妻二人。”

  “他们家有几口人?”夜摇光点了点头问道。

  “牧千户的爹娘也在,他有三个孩子,妹妹已经出嫁,弟弟也分了家,如今就七口人。”罗沛菡回答。

  “那他们可曾分开住过”夜摇光又问。

  “说起这事儿,就更怪异,他们也曾分开过住,但他们家走哪儿都能够听到那声音,可便是他们借住在旁人的屋子里,旁人却听不见。”罗沛菡说着也是面色不太好,其实今日她留宿牧放夫妻,也是想亲自试试她能不能听到。

  “这倒是有趣。”夜摇光听着还来了几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