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47章 一起去余杭
  到底功德来自于谁,夜摇光也不愿深究,就当她这一番劳累的报酬。夜摇光的疲乏也是因此退了不少,拖着一身疲惫打开了房门。

  早就在门口等候的温亭湛,已经十天没有看到心爱的妻子,自然是一把就将她抱入怀里。

  夜摇光也是没有旁的心思去顾及其他的目光,她就那样依恋的靠在温亭湛的怀里,略有些倦怠的声音带着一点撒娇:“阿湛,我累了,不想走了。”

  会意的温亭湛,完全忘记还有古灸、陌钦甚至宋夫人和雷婷婷与单凝绾在场,弯身就把夜摇光打横抱起来,转身就朝着他们的房间走去,等到他们都到房间,贴心的幼离已经安排人给夜摇光备好洗澡水,挥退了所有的下人。温亭湛亲自给夜摇光沐浴,用了他配置的药材和香料。

  怪只能怪温亭湛太用心太规矩,完全没有闹夜摇光,她就在温亭湛给她洗背按摩经络的时候就睡着了,最后还是温亭湛轻手轻脚的给她擦干头发,将她抱上床榻,给她点了凝神的香。

  夜摇光足足睡了一天一夜,她是在马车的摇摇晃晃之中醒来,睁开惺忪的眼睛,夜摇光感觉有些不对劲,猛然坐起身,拉住下滑的毯子,看向坐在马车里眼神的温亭湛:“我怎么会在马车上,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去余杭。”温亭湛挪身到夜摇光的身边,从她的身后将她圈入怀中。

  “去余杭,你也去?”夜摇光的确是打算解决完宋山长的事情,就去余杭看看能不能救了单久辞,但是却没有打算温亭湛也和她一道。

  “明儿就是中秋,我休沐七日。”温亭湛动作轻柔的将夜摇光身上的毛毯拉上来给她裹紧,在夜摇光耳边轻声道。

  本朝除了年假以外,官宦有四个长假,国忌日,清明,中秋和冬至,另外就是每七日休沐一日的短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本朝的官员约莫有九十天的休息。但却不是历朝历代最多,另外,如遇有急事不能回官署办公时可告急假,急假每月不能超过五日,一年不能超过四十日,假期满后要到衙门销假,是谓报到,否则,就要扣发一个月的俸禄,甚至于罢官。

  另外就是,父母住在三千里外,每隔三年有三十日的定省假不包括旅程。父母在五百里外,每隔五年有十五日的定省假儿女行婚礼时,有九天假期,不包括旅程。其他近亲行婚礼,则分别为五天、三天、一天的假期,视情况而定。

  和历朝历代相比起来,本朝的假日算是非常的人性化,大多沿袭了唐朝,但又在唐朝上加以束缚,这其中很多假期并不是不用去工作,只不过是不像正常工作的时日那样大部分时间在处理公务而已。官员放假,主要是不让政事影响民间的庆典活动,或者说与民同乐就是他们那天的政事。

  “你早就想好与我一道去余杭?”夜摇光皱眉看着温亭湛,如何温亭湛早就做了这个打算,那他不应该还请陌钦来。

  “原本摇摇是打算中秋节为宋明续魂不是么?”温亭湛解释道,“若是那般,我自然是无法陪着摇摇去余杭。”

  宋明中秋节休假,他也是中秋节休假,自然是不能任性。但是夜摇光在中秋节之前把宋明的事情给解决了,那他正好在假日之中,当然是要亲自陪着夜摇光去。

  “七日的时间未必够。”夜摇光隐隐觉得这件事不简单,而且同一事三月之内不能够占二卦,这才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夜摇光要找单久辞得全凭感觉。

  “十二日如何?”

  夜摇光瞪着温亭湛:“你四月的时候报了五日急假,又报了半个月的病假!”

  温亭湛虽则夜摇光去了地下城,就报了五日的急假,因为从豫章郡扫墓回来在路上耽搁,但回来之后又一病不起,这样将他的行踪给掩饰过去。主要是西宁府在这段时间没有出什么岔子,不然就不会这么安生,这才过了三个月,他又要如法炮制。

  “旁人家的夫人,恨不得自家老爷一年休足了四十日急假,就我家夫人恨不得我一日都不休。”温亭湛颇有些哀怨的感叹。

  “少装可怜。”夜摇光白了他一眼,“我哪里是希望你一日不休,这不是心里发虚,毕竟我们不是真的休假,你刚刚得罪了黄坚,又在暗搓搓的对南久王下手,到时候被他们抓住把柄可不好。”

  “夫人放心,他们俩要有这道行,只怕早已经谋朝篡位,大事已成。”温亭湛语气轻松的对夜摇光道,见夜摇光目光不善,才连连保证,“我这次就陪夫人去十二日,绝不报病假,若是十二日还未寻到单久辞,夫人便让小阳将我送回。”

  “小阳?”夜摇光一把掀开车帘子,前前后后的看了一眼,才发现他们浩浩荡荡好几辆马车,坐回车里询问的看着温亭湛。

  “中秋佳节,难得休沐,我自然是携带妻儿一家出游。”温亭湛笑着对夜摇光道。

  “去何处?”夜摇光肯定不信,温亭湛会光明正大的打着去杭州的旗号,而且从西宁到杭州四千里路,行马车就温亭湛这点假日,也就够个来回,这家伙肯定又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雍州。”温亭湛莞尔。

  雍州也就是甘肃,与青海比邻,路程上也算是合情合理。

  “狡猾的狐狸。”夜摇光嘀咕一句,温亭湛这样大张旗鼓的走了一日,明眼人都看到他进入了雍州,至于去了雍州哪里,那肯定不会让人给寻到,“好了,我这也醒了,节省些时间,你快让他们找个地方歇脚,吃顿散伙饭,你安排的人接着往雍州,我们早点赶到杭州,去蚊子家里过个中秋。”

  “正有此意。”温亭湛点了点头之后,就对着外面喊了一声,“卫荆。”

  马车很快就停了下来,掀开马车帘就是一家客栈,这次温亭湛带了乾阳和宣开阳,甚至还有雷婷婷和单凝绾,就连陌钦现在也和他们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