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43章 第四十卦解卦
  “六爻分别是阳爻阳爻阴爻阳爻阴爻阳爻。”夜摇光从温亭湛手中递上来的笔墨纸,对着他的贴心报之一笑,才低头给单凝绾画起来,“这是六十四卦之中第四十卦解卦。”

  单凝绾点了点头。

  夜摇光对单凝绾道:“解卦之象为春雨行雨之卦,忧散喜生之象,此卦主吉。”

  闻言,单凝绾不由目光散发光彩。

  不理会单凝绾的神色变化,夜摇光接着道:“六爻应在六三,此爻:负且乘,致寇至。也就是说你小叔得到一个很重要之物,引来了祸患。此卦若是占卜远行之人,则是欲归不归,似有灾。若是占寻人,则是你去寻找会有阻拦,须得求助于人。”

  “夫人”单凝绾央求的叫了一声,她所求的不就是夜摇光么?

  “至少有个讯息可以确定,你小叔现在还活着。”夜摇光就知道祸害遗千年,单久辞那样的大祸害哪有这么容易死。

  不过单久辞不是遇上了妖魔鬼怪,而是在官场里被人逼到了这个地步,夜摇光可真是好奇不已,除了温亭湛还有谁有这样大的本事。

  “多谢夫人。”单凝绾只要确定单久辞现在还安然无恙,她就满足了。

  “你就现在这里和婷姐儿一起住着,阿湛轻易不能擅离职守。”夜摇光对单凝绾,温亭湛四月间才消失一个月,而且这件事牵扯到江南,温亭湛如果这个时候又消失,还是去了江南,那只怕到时候就算是为皇帝解忧,皇帝也保不了他,夜摇光最先考虑的自然是温亭湛,“我这里八月的时候有个事儿已经与人约好,澳门赌博网站:等到我将他的事儿办完,我亲自去一趟杭州,保准帮你把你小叔给捞出来。”

  “多谢夫人。”除了感觉,单凝绾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也别担心,先去歇息吧,我已经派人给彦柏去信,那小子一准明儿就飞奔过来。”夜摇光笑道。

  黄彦柏半个月回去给母亲祝寿,他娘就是前日的生辰。单凝绾被夜摇光打趣的红着脸离开。

  “蚊子正好在余杭,我已经传信给他,让他先打听些。”等到单凝绾走了之后,温亭湛才对夜摇光道。

  “你提醒蚊子当心些,单久辞那么一个狠角色,都栽了跟头。”夜摇光皱眉。

  “放心吧,蚊子不是小六。”温亭湛对闻游倒是很有信息,“他这个人就是在情分上有些婆婆妈妈,碰上没有情分的人,他可不比单久辞手软?”

  说完,温亭湛就在夜摇光的额头上落下一吻,然后就去衙门。

  夜摇光立刻去信给宋山长,让他看看有没有可能提前几日来,她最好是在中秋前把这事儿给解决了,然后早些去余杭,毕竟收了这么大的好处。

  看了看手中的铜钱,夜摇光我这手去寻盯着小小修炼的乾阳。

  “师傅,师傅,怎么疯丫头没有来?”一看到夜摇光,乾阳就凑上来问。

  昨天他就知道单凝绾和雷婷婷来了,他想念疯丫头了,可是疯丫头为什么不来看他呢?

  “你以为人家是宗门之人么?”夜摇光估摸着褚绯颖不是不想来,应该是上次褚绯颖偷跑的历史让褚家对她盯的更紧,才没有跑出来。

  “那师傅你什么时候去帮我提亲?”乾阳一脸委屈。

  “怎么?你现在想娶人家姑娘了?”夜摇光乐了,“你当初是怎么嫌弃人家?人家眼巴巴的要嫁给你,你可是一口拒绝。”

  “那那,那是徒儿还不知道她的好”乾阳辩解。

  “你想娶,也得看人家姑娘愿不愿嫁你!”说着,夜摇光一把将乾阳抓到身后。

  “师傅。”小小经过半年的教导,现在看到夜摇光再没有了紧张,只有敬意。口齿也变得清晰起来。

  “这个给你,拜师礼。”夜摇光将三枚皇宋通宝九叠篆放到小小的手上,当初小小拜师,夜摇光给的就是一个随身携带的法器,实在是没有特别像样的东西,就说过以后有了就给她补,“你等再多识一些字,师傅就叫你卜卦,且这三枚铜钱也可以当做抓鬼除妖的兵器。”

  “是,师傅。”小小激动的接下。

  “师傅”乾阳眼馋的看着小小肉嘟嘟的手心上的三枚铜钱,幽怨的说道,“徒儿也没有这么好的占卜法器”

  “你当铜钱法器是大白菜,满街都是么?”夜摇光伸手给乾阳一个爆栗,“你要是想要这铜钱,可以啊,把当年师傅给你的罗盘拿出来和你师妹交换吧。”

  乾阳赶紧捂紧挂在身上的布袋,袋子里有他的罗盘。虽然这三枚铜钱很贵重,比他的罗盘还要贵重,他也很向往像师傅那样刷刷刷扔出三枚铜钱,就把鬼怪定住,但是法器这东西要用顺手才是好东西,这个罗盘他都用了七八年了,哪里舍得换?

  “师傅,我要用着抓抓鬼啊?”倒是小反应有些迟钝,她吞了吞口水,举着三枚铜钱,苦着脸看着夜摇光。

  “我门下的徒弟没有怕鬼的。”夜摇光冷哼,然后不满的扫向乾阳,“让你教导师妹,你怕是连师门干什么的都没有传授,今晚去找两个温驯的出来给你师妹玩玩。”

  “那师傅你把阴珠借我!”乾阳趁机索要宝贝。

  “阴珠现在有用。”横了乾阳一眼,夜摇光转身就走。

  提到阴珠,夜摇光想到里面的良二姑娘,一日没有提商三少讨回公道,良二姑娘的心愿便没有了,她想要超度也是不能,不由低声道:“事儿真多。”

  到了晚上,夜摇光就直接问温亭湛隆县那边的事情如何了,什么时候可以收,她要何时才能够将良二姑娘给送走。

  “摇摇莫急,快了。”温亭湛安抚道。

  “不急不急,我急的事儿还多着呢!”夜摇光说着就一个反身,将温亭湛压在身下。

  温亭湛眸子渐深:“譬如?”

  “譬如,何时揣包子!”说着夜摇光的唇就狠狠的压下去。

  说来也是怪事,他们两已经够努力了,可都这么久了,她的肚子就是没有动静,孩子这事儿还真是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