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40章 夫妻相处
  “温亭湛,澳门赌博网站:你这是几个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儿子明年考不上?还得下一次补考?”夜摇光顿时不乐意了,女人最听不得别人贬低自己的儿子,尤其是贬低儿子还是自己的男人,瞪着温亭湛,冷哼一声,夜摇光将他的外衫扔给他就走了。

  温亭湛抱着丢过来的衣裳,还来不及阻止,夜摇光已经出了屋子。

  金子赶快遁,它已经修炼出眼色来了,这个时候留下来准会被小气的男人殃及。谁让它看到了他吃鳖呢,哦呵呵呵

  好在吃饭的时候,夜摇光还是对温亭湛和宣开阳一样的照顾,没有给温亭湛脸色,待到用了晚膳,温亭湛又要去忙积压的公务。夜摇光拿着给广明做的小衣裳,在一旁陪着做功课的宣开阳。

  直到宣开阳做好功课,洗漱上榻休息之后,夜摇光才离开屋子,其实天色还早,她把东西给了宜薇,就独自一个人去了书房。

  看到夜摇光来了,温亭湛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目光询问的投向夜摇光。

  “阿湛,你生气了是不是?”夜摇光上前,双手撑着下巴,隔着案桌看着他。

  温亭湛的眼睛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没有说话。

  看到他这别扭的小模样,夜摇光不由一乐,旋即绕过案几,从他身后圈住他的肩膀,下巴搁在他的另一边肩头:“开阳他只因为太想念我,才会一时情不自禁。我呢,曾经生活的世界,是个和这里完全不同的世界。”

  难得夜摇光主动提及曾经,温亭湛顿时认真的聆听。

  “在我那儿啊,十岁还真的是个很小很小的孩子,孩子要到了十八岁才算长大”夜摇光轻声细语的对着温亭湛将那些过往说来,这个时代是不通的,温亭湛心里不舒服,绝对不是占有欲的缘故。

  在这个十五岁可以成婚的时代,十岁已经算是青年的位置。男女八岁不同席,八岁就有男女大防,所以宣开阳亲了她一下,温亭湛才会这样的介意。夜摇光不会因为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就理直气壮的觉得没有错,不顾及温亭湛的感受,因此,她才会认认真真的来向温亭湛解释。

  “因着这个缘故,我平日里也是是不是亲亲开阳的小脸,他才耳目渲染的将这个习惯学了去。我现在知晓这不好,但你也不要苛责他,我以后改正,他也一定会跟着我改正的。十岁的少年,他的心正是茫然不知方向的时候,若是我们做父母的没有正确的引导,就会导致他成长的过程某一方面变得偏执。”夜摇光半是撒娇半是商议的口吻,“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如此了。”

  “摇摇”温亭湛执起她的手,轻轻的落下一吻,漆黑的眼眸愉悦的看着她。

  温亭湛的心里这一瞬是真的很开心,很多人不理解他和夜摇光十年如一的蜜里调油,很多人都认为他娶了夜摇光,一直在为她劳心劳力劳神,就连萧士睿私下都曾经问他累不累。

  但他真的一点不勉强,他是不累的。人活着需要所有坚持和执着,才会充实。看似他因为夜摇光的缘故卷入了不少是是非非之中,但夜摇光又何尝不是因为他的事情来回奔波?比如这一次的漠北之行,也是因为他着眼蒙古的缘故。

  夫妻之间若都不能相互扶持,那将是多么可悲的事情?

  可真正让他不累的是夜摇光的性格,她不会死不认错,不会不顾及他的感受,不会仗着他对她的包容和深情而有恃无恐。她也用着心对待着他。他的心从来没有在夜摇光这里累过,得到的永远是温暖、惊喜和欢乐。

  “是不是很感动啊?你取了我这么善解人意的妻子?”夜摇光一扬下巴。

  温亭湛点着头:“嗯,感动。”

  “快去干活吧你,我去沐浴更衣,等你来伺候我!”夜摇光很傲气的甩下一句话就走了。

  看着妻子远去的背影,温亭湛莞尔一笑,他觉得枯燥的公务处理起来也是蛮有意思,速度也越发的快,这就是他家小妻子口中爱的力量吧。

  宣开阳明年下场考试的事情就这样揭过,温亭湛没有提及,因为夜摇光那一番真切的恳谈,他倒不完全是吃醋,而是夜摇光的行为可以理解,毕竟是上辈子二十多年的影响,并非这辈子十年就可以改变。但宣开阳生活在这个时代,就要适应这个时代的规矩,否则日后吃亏的还是他自己。温亭湛不忍心苛责妻子,又不能在妻子面前指责儿子,才想到这个办法。

  但既然夜摇光意识到自己的不妥,并且担保要改,温亭湛自然也不想让她连宣开阳都不能相伴,这样她恐怕心会更孤独。看来他是该努力,让他家小妻子再生个孩子,到时候宣开阳也正好要去书院。

  夜摇光对于温亭湛一到晚上就格外的生龙活虎没有多想,只当是温亭湛答应她,他们要准备生二胎,她的日子过得很惬意。她已经将蓇蓉和育灵花准备好,温亭湛也在六月的时候将她需要的续魂香炼制出来。

  现在就可以给宋山长续魂,但是续魂是个比较繁琐的过程,不需要宋山长连续十日沉睡,才能够将他的三魂七魄给虚好,夜摇光趁着一个休沐日请了宋山长来,商议之后决定在中秋书院放长假的时候给宋山长续魂。

  在七月末的时候,夜摇光没有想到单凝绾和雷婷婷会相携而来。

  “你们两胆子倒不竟然连信都不传给我一封就上路,若是在路上出了事,可如何是好?”夜摇光看着两个灰头土脸的姑娘,恼怒的呵斥。

  “夫人,我被小叔的人看着,若是我传信,他定然就知晓”

  “你小叔不是不讲理之人。”夜摇光不等她说完,就不耐的挥了挥手,“先去沐浴,晚些在与你们两计较。”

  等到两人洗漱换了新衣裳,又狼吞虎咽的吃了东西之后,夜摇光才冷着脸问道:“说吧,是何事让你们两这样偷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