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37章 被自己所伤
  千机真君将九眼天珠给拔出来,而后抬起另一只手将病魔从九眼天珠之中剥离,眼看着那一团蓝紫色的光被扯出来,就在这时候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强劲力量直接从天而降,将夜摇光给生生撞开,直击千机真君而去。

  “师叔!”

  夜摇光的惊呼声未落,就看到那一股力量没入了千机真君的身体,而后千机真君手中的病魔瞬间挣脱,夜摇光反应迅速手臂一甩,神丝长绫朝着病魔裹去,先一步将想要奔出去的病魔给困住,手腕一收,病魔就在夜摇光的神丝长绫之中不断的翻转,裹出一个球体,带着巨大的力量不断的乱窜,企图从夜摇光的手中挣脱。

  夜摇光费了好大的劲儿,运足了全身的五行之气,才抓住神丝长绫。

  然而,夜摇光的修为到底是不够,没有一会儿她就被病魔拖着在地面上划出深深的痕迹,神丝长绫将她的手掌都勒出了鲜血,而那病魔依然不放弃想要挣脱。

  “弟弟,你守在外面不让我们进去,这是为何?”就在这样紧要的关头,王帐外面传来了一道声音,应该是克松的亲兄长。

  “不是弟弟不让大哥进去,是父汗要歇息,不让人打扰。”克松应对自如。

  “真是笑话,父汗就是要歇息,也不会让最心疼的儿子在这里给他守帐!”又是另外一道声音讥诮的响起来。

  “二哥有所不知,是弟弟惹恼了父汗,父汗这才罚弟弟在这里站着,哪儿也不准去。”克松略带一点沮丧的说道。

  外面两人倒是安静了几息的时间,旋即克松的大哥开口:“你进去把卡蒙叫出来。”

  应该是吩咐自己的下人去将大汗身边的人叫出来,却被克松给拦下:“大哥,有什么事如此着急,父汗可是严令我一定要看好王帐,大哥若是派人进去,这打扰了父汗,岂不是让弟弟受罚?”

  “我们在这里说了这会儿话,也不见卡蒙出来,克松啊,二哥觉得有些不对劲。”克松的二哥也开口意味深长的说道。

  “二哥觉得何处不对?难道弟弟还能光天化日之下谋害父汗,再傻傻的站在这里,由着几位哥哥来抓把柄?”克松直白的将他们心思说出来。

  “摇摇,你快看看师叔!”这时候,温亭湛压低声音轻喊了一声。

  夜摇光看过去,就见到千机真君的身子透明化,很快就化作了一缕缕烟尘消失不见,就是这一个分神的工夫,病魔分出一小部分朝着夜摇光如利剑般沿着神丝长绫袭来,夜摇光一个偏身让开,被束缚的病魔就瞬间一拧挣脱了神丝长绫,一个眨眼就消失不见,夜摇光旋身将分出来的那一小部分给用长绫紧紧的束缚!

  这一小点还逃不出夜摇光的手掌心,她迅速上前,拿起因为千机真君消失不见而掉在地上的九眼天珠,而后将凝聚着五行之气的两指在蒙古大汗眉心一点,迅速的翻动着蒙古大汗的记忆,在他的记忆上做了手脚。

  “让开!”这个时候,外面克松已经拦不住他的二哥,王帐被掀开,夜摇光迅速的一拂袖,将所有人给解开,来不及管他们的记忆,拽着温亭湛浑身五行之气包裹,直接从掀开的王帐撞开二台吉就奔了出去。

  二台吉被一股刚猛的风撞得险些摔倒在地,好在被他的护卫搀扶住,这一个插曲已经让王帐内突然醒过来有些纳闷的下人都醒过神,克松跟了进来,很有眼色的走到幽幽转醒的大汗身边,扶着他:“父汗,克松有罪,没有拦住哥哥们,打扰了父汗。”

  “你们俩的父亲,还没死,你们两就迫不及待了么?”被夜摇光做了手脚的记忆,蒙古大汗目光犀利的看着两个大儿子。

  克松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边发生什么,夜摇光并不关心,她带着温亭湛,甚至来不及对克松告别,就直接飞往缘生观,千机真君是元神出窍而来,方才那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人趁着千机师叔元神出窍的时候,重伤了千机师叔的身躯。

  夜摇光赶到的时候,就看到长延在千机真君闭关的洞府外面,焦急的踱着步。

  看到夜摇光,长延眉头深锁连忙迎上来:“师妹,师傅到底是去了何处,怎会受了重伤?”

  “师叔不是元神受伤,而是身体受损!”对于长延竟然不知道有人偷袭了千机真君的身体夜摇光感觉到非常的害怕。

  这是缘生观的地盘,有人偷袭了千机师叔,作为打理观内一切,并且修为已经到了大乘期的长延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师傅是被伤了身体!”一旁的长建更是错愕不已,他们都没有感应到。

  “是,我在西域地下古城受困,请了师叔来救我”夜摇光将事情简述一遍,“师叔正在剥离病魔,恰好将病魔从九眼天珠剥离下来,这时候一股力量直冲着师叔而来,师叔根本避让不开,以师叔的修为,只能是身体受创,否则根本不可能避不开。”

  长延和长建面色凝重的对视一眼。他们竟然完全没有感觉到有外敌入侵,若非有守在洞府外的弟子,感觉到了洞府内的气息大乱,他们都不知道师傅受了伤,他们一直以为师傅是神魂受了伤。

  “长廷师兄呢?”她这个二师兄她极少见到,“不是一直由长廷师兄陪着师叔闭关么?”

  “二师弟两个月前就被师傅派下山去。”长延解释道。

  就在这时,紧闭洞府被打开,脸色有些苍白的千机真君走了出来。

  “师叔,你可还好?”夜摇光连忙紧张的将千机真君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对着夜摇光投去一个安抚的眼神,千机才对着长延道:“你们莫要多想,我并非被人所伤,而是被自己所伤。”

  “啊?”夜摇光三人都是不可置信的看着千机。

  元神都不在身躯里,还能够自己把自己给弄伤,夜摇光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