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34章 最后的付出
  “禾也!”夜摇光忍不住惊声,她看着那个投身火焰之中的人,带着一丝绝然,那是用夙靡的骨灰催动出来的善恶之火印,夜摇光想不明白禾也到底被夙靡伤害了什么,让他要用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要知道若是夙靡没有伤害过禾也,这火焰是不可能燃烧禾也才对。

  “这世间,情伤莫过于是心上最深的伤。”缓缓握住夜摇光的手,温亭湛轻声在她耳边说道,“不论是亲情,友情亦或是男女之情,情就是这世间最沉重的伤害。”

  禾也这一身的情伤不是来自于鄯善公主,因为鄯善公主连死都不希望禾也代替她,让她的心背负沉重的枷锁,她从一开始就很干脆的绝了禾也的念想。他的一身的情伤来自于夙靡,尽管这是偏激的认知,但禾也是这样想的。他想要用这样的办法,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彻彻底底的和鄯善公主与夙靡两个人斩断一切。

  若有来生,他不再纠缠,不再插足他们之间,这算是他对他们最好的释然。

  夜摇光听了之后,也只有一声叹息。她看着那一圈火焰在禾也的神魂投入进去之后,仿佛加了油一般熊熊燃烧起来,轰然一声,火光冲天而起,那强劲的力量逼得夜摇光等人都不得不迅速的后退,还是千机在他们面前广袖轻拂,一股凉气才将那灼热的气扑散。

  就看到一个火球从鄯善公主的遗体上似日出一般腾升而起,它萦绕着包裹着神秘的力量,在半空之中留恋的飞旋了一圈,最后朝着夜摇光他们的身后而去。

  千机瞬间撤回自己堵住大门外面奔涌邪气的力量,那火红的球在门口滞了滞,就好似头也不回的飞了出去。而后夜摇光就惊奇地看到,它没入邪气之中,将之一点点的焚尽,它所飞过去的地方,断裂的墙壁重新凝固,倾塌的城楼重新林立。如一缕春风拂过枯荣的大地,所有的颓萎与衰败都重新获得了生机

  这样的场面,就连夜摇光这个修炼者都看得目瞪口呆。虽然修炼者本身就是一种违背自然发展的存在,但是夜摇光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违背自然的行为。

  “在远古之时,巫师是和神魔并肩的存在。”千机看着夜摇光错愕的神色,带着点笑意和崇敬的对夜摇光道,澳门赌博网站:“不过是现在已经没落。”

  夜摇光若有所思的点头:“师叔,这个地下城与禾也法师其实有着神魂的牵连,所以元国师的人闯入进来才会离开将禾也法师惊醒,而也正因为这一缕神魂牵连,他现在是用生命为代价斩断这牵绊,从而用他所有的生机融入城楼之中。”

  才会出现这样的奇迹。

  千机对着夜摇光点头。

  “这是法师仅能够为鄯善公主最后的付出。”温亭湛轻声一叹,保护她的家园。

  “法师其实是个痴情的人,他并不是不懂如何去珍爱一个人。”夜摇光看着那越行越远,越来越微弱的光晕,“否则,当初他也不会在鄯善公主献出灵魂之前,带着鄯善公主去寻夙靡王子,只不过是中间的波折,令他生了执念。”

  “不是不爱,亦不是不懂何为爱,而是太过于深爱。”克松也不禁感叹。

  就是因为太爱,才会痛惜她的付出,心疼她的不值,才会想要为她扭转,才会想要让她重生。只不过他被大巫欺骗禁锢在了这个城楼之中,没有别的办法去让鄯善获得新生而已。

  “一切皆有因果。”夜摇光喟叹,“大巫想要将禾也法师困在这里,希望他长久的陪伴鄯善公主的同时消磨心中的恨意,也许突破了这一层心境,他就可以更上一层楼,从而摆脱桎梏,可惜法师没有如大巫所期望的那般突破心魔。”

  温亭湛蓦然抬起头,看着千机道:“师叔,这里一个传送阵,方才被破坏,师叔可否将之修复?”

  “阿湛?”夜摇光不解的看着温亭湛,千机师叔和益西长老既然来了,自然是有办法带他们出去,而且禾也用生机清楚了整个地下城不干净的东西,他们也可以原路返回,温亭湛为何要执着于一个被毁坏的传送阵?还让千机师叔消耗修为去修复。

  千机倒是爱屋及乌,全把温亭湛当做夜摇光一眼宠着,负着手大步就朝着阵法之处走去,虽然阵法被毁,但阵型还在,依然完好无缺,只是无法再启动。

  “摇摇,你不觉得奇怪么?”温亭湛向夜摇光解释,“这个传送阵出现的不合常理。”

  经过温亭湛的提醒,夜摇光仔细的想,既然大巫是以欺骗的方式将禾也禁锢在这里,已经用这座地下城将禾也给拴住,就没有道理再弄个传送阵出来,因为禾也只要能够突破心魔,不需要传送阵也可以来去自如。反倒是多个传送阵,只会让禾也不能沉下心来修炼。

  “可是这个阵法在鄯善公主的棺椁之下。”如果不是禾也或者大巫所造,怎么会在鄯善公主的棺椁下面?

  “不然摇摇以为迫切想要有人替自己寻到鄯善公主转世灵魂的禾也,为何宁肯多等近三百年,也要将那一批闯入者全部诛灭?”温亭湛笑问道。

  因为他们动了鄯善公主的棺椁,这在禾也看来是绝不能原谅的罪过。因此,禾也宁可苦守,也不愿放过这些人,夜摇光得出了结论:“所以,这阵法其实是元国师的人所布下?”

  温亭湛睿智的目光扫过传送阵:“元国师既然派人来寻九眼天珠,应当是派了得力的下属,修为绝不可能低,又是这般多的人,但他们却无声无息的死去,并不是禾也法师能够对付,即便禾也法师当时并利用病魔也未必能行,一路行来的尸骨数十人,禾也法师偷袭也不能够做到悄无声息,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禾也法师在潜伏,元国师的人合力在这里弄了一个传送阵,消耗了大量的修为,他才下手。”夜摇光瞬间明白温亭湛的言外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