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26章 誓约
  “好,只要你信我,我便证明给你看。”禾也一口应下。

  “你先说你要用什么办法来证明?”夜摇光怎么可能去信一个,在她看来就和神经病已经没有两样的人?

  “用你的神魂,注入公主的身体,只有轮回转世的神魂才能够贴合。”禾也饱含期待的看着夜摇光,恨不得下一刻就将夜摇光的神魂放入鄯善公主的神魂之中,然后他倾慕已久的公主就能够复活。

  “若我不是鄯善公主,岂不是将自己的神魂都交到你的手中?”夜摇光冷笑,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你没有选择。”禾也抬手一挥,一片幽蓝色的星光汇聚波动出环境之外的画面。

  温亭湛不知道怎么倒在了棺椁旁,他的面色极其的痛苦,浑身冷汗如雨下,似乎在极力的挣扎。

  夜摇光当即抬手一掌就好留情的击在禾也的肩膀上,禾也竟然完全没有反抗,也没有躲闪,结结实实的挨了夜摇光一掌,依然含笑凝望着她。

  夜摇光更是恼怒,她手中天麟飞出,握着刀柄,反手就架到了禾也的脖子上:“你对他做了什么,你放了他!”

  “你

  不会杀了我。”禾也就是那样自信的看着夜摇光,“你杀了我,就等于杀了他。”

  夜摇光的刀柄逼近几寸,禾也的脖子已经被天麟的阴气隔出一条血痕:“如果在选择眼睁睁看着他被你折磨而死,我宁愿给他一个痛快,再随他而去。”

  禾也的面色一冷。

  “哪怕是以生命为代价,他也不愿我受制于人。”夜摇光语气决绝,“温亭湛和夜摇光,不接受任何人的威胁。”

  禾也的身体立刻幽蓝色的力量狂飙而起。

  但是他还没有动,夜摇光冷冷的看着他:“我不是你的对手,你想拿下我很容易,可你要想要阻拦我死那就看你有几分把握。不用对我说,他还活着,我舍不得死。他是我的夫君,我相信宁可干脆果断的死去,也不愿屈辱的活着!”

  说完,夜摇光就收了天麟,后退几步,与禾也拉开距离,傲然的看着他。

  “呵呵呵”禾也低低的笑出声,他幽深的眼眸散开零碎的冷光,“你的依仗是什么?”

  夜摇光一怔。

  禾也上前一步:“你一边否认你是我的公主,一边却又在利用我唯恐你是公主,不敢对你下杀手,才如此有恃无恐的威胁我。”

  对此,夜摇光分毫不愧疚:“我夫君曾教会我,能够对付敌人的办法就是好办法,我不信与你信并不相冲,你送到我手上的依仗和把柄我都不用,我岂不是傻?”

  “没错,是我送到你手上的依仗。”禾也点了点,“那我们现在就去证实一下,这个依仗到底能够支持你多级。”

  “我说过,士可杀不可辱,我不愿意,你有本事就将我的神魂剥离。”夜摇光冷笑不语。

  “那你便要如此于我僵持么?”禾也反问,“亦或是你现在就自尽,结束你们俩被我要挟的痛苦?”

  夜摇光被禾也反将一军也不急,既然是谈条件,自然是要双方满意才能成交,澳门赌博网站:各自都有筹码,也不用担心底气不足:“我可以陪你证实一次,但我要你发誓,若不是公主的转世,你不能伤害我们三人,必须将我们三人送离,若你反悔,你所最在意的将会永生失去,你所最珍视的将永世无法得到。”

  禾也目光静静的看着夜摇光,那眼底透着一丝伤痛。誓言对于修炼之人,比一般人还来得快和迅猛,他一旦发誓,那就是上天作证,是会结下术印,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不用拿这样的目光透过我看着别人。”夜摇光分毫不让,“在我看来这世间从来没有所谓最恶毒的誓言,有的只是不遵守誓言的人。既然做不到那就不要起誓,既然起誓又出尔反尔,那接受惩罚难道不是理所当然么?为何觉得你违背了誓言,受到这样残忍的诅咒是委屈和受伤呢?”

  夜摇光犀利的言辞让禾也的目光微微一变,他认认真真的看了夜摇光好一会儿:“这一刻,我倒是有些怀疑自己的判断。”

  “你看,连你都怀疑我了,我难道不应该给自己多一层保障?”夜摇光摊手,“如果我不是,这不折腾都是死路一条,我为何还要陪你折腾一番,不如早些殊死一战,死也死而无憾,至少我尽了全力,技不如人只能认命。可若是将神魂交到了你的手中,到头来发现我并不是鄯善公主,那岂不是死的冤枉和没有价值?”

  “好,既然这是你的条件,我依你便是。”

  禾也话音一落,他的双手抬起,细长的手指翻动,结出一个美丽而绚烂的手印,如一面镜子一般竖在了他和夜摇光中间,他划破了手指,冒着鲜血的手印在了印中心,血色沿着那冰蓝色的线将整个印都染成了红色。

  “我,禾也,在此立誓。若你”

  “夜摇光。”

  “我,禾也,在此立誓。若夜摇光非若说寻之人,我自然将他们三人平安送离地宫,若有违誓言。”禾也顿了顿,在手印的转动之中接着道,“我所最在意的将会永生失去,我所最珍视的将永世无法得到。”

  禾也的誓言停下,那手印顿时光芒大放,夜摇光看着眼前旋转的手印图案,似乎有种力量在等待着她开启。

  “这是我们巫师最神圣的誓约,我是向你立誓,只要你的血滴在印图之上,你便是这个誓言的接收者。”禾也对夜摇光说道。

  虽然夜摇光不太懂巫术和禁咒之术,但是夜摇光却能够感觉到这是一个誓约,她没有多做考虑,也划破了指尖,冒着血珠的手伸过去,在半空之中与禾也指尖相碰,那印图瞬间收敛,凝聚成为两个光点,分别同时飞入了禾也和夜摇光的眉心之中,夜摇光立刻有了灵魂上的感应。

  “你现在可以随我去证实了么?”禾也想要去抓夜摇光的手,却被夜摇光迅速的撤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