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09章 遇上一个怪物
  “诅咒”克松面色一紧。

  夜摇光眯着眼看着前方的古城,微微颔首“楼兰的诅咒他们是一座沉睡的古堡,远离凡俗的喧嚣,谁若是将他们的安宁侵扰,祖祖辈辈都会被魔鬼缠绕。”

  “这诅咒是真是假”跟着夜摇光经历了千奇百怪,想到含若的诅咒,想到古灸那画中的诅咒,温亭湛也不得不重视。

  “没有人知道真假。”夜摇光摇头。

  “那,我们可还要下去”克松也有些迟疑,祖祖辈辈这个代价太沉重。

  “要揭开你父汗那颗九眼天珠之谜,必须得下去。”

  方才的风沙之中有一股诡异的力量,这股力量的气息和蒙古大汗身上的极其相似,夜摇光没有猜错,蒙古大汗是来过这座古城。

  “而且”夜摇光回头看着一片荒芜,四周仿佛都一个模样的平摊沙丘,他们是被风沙卷来这里,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手上的罗盘也已经失控,既然蒙古大汗能够从古城走出去,那他们也能从里面找到出路。

  再则,所谓的诅咒在夜摇光看来无非是古城内有极其多的毒物,为的就是防止被盗墓罢了。即便当真有,此时他们也没有退路。

  夜摇光将利弊分析出来,最后三人一直决定下去看看,在城楼的一旁就有一个通道,一条东西走向的路,穿城而过的古渠道,可能就是古楼兰城居民直接取水的水源,里面的水还没有枯竭,夜摇光用五行之气过滤之后,填充了水囊,继续往前,在城内还发现大量的厚陶缸片、石磨盘断片、残破的木桶和各种钱币、戒指、耳环和汉文木简残片,这些种种迹象,越发的印证这就是古楼兰城。

  一路走来所见之景,虽然已经残败不堪,可还是能从这些物件身上想象出当时的楼兰的繁华欣荣景象。

  天色渐晚,沙漠上的落日犹为壮观,熔金似的火球散发的热量也弱了许多,远方的天空仿佛铺染了一层染料,此情此景,令人不由地想到王维那一句流传千古脍炙人口的名句:“大漠孤烟直,澳门赌博网站:长河落日圆。”

  “我们得找个地方落脚。”才经历了一番艰险,又行了一段不短的路程,三人眉目间都有些疲惫倦色,况且沙漠的温度昼夜温差大,非常危险,不能冒险行动。

  很快,三个人齐心合力,很幸运的在附近找到了一个落脚之地,一座顶部坍塌四面土墙还完好的房屋。

  温亭湛和克松出去寻找干柴,回来的时候天边暮色正好合拢,夜摇光也将这简陋的房间简单收拾了一下。

  两堆木头不少,气温随着暗淡的天幕也骤然降下,夜摇光用五行之气将木材点燃,昏黄的光色照在每个人的脸上,他们从夜摇光手中取出干粮,安静地吃起来。

  “克松台吉,你能长时间地忍受太阳的灼灼照射吗?”夜瑶光看向对面的克松,他咀嚼食物的动作很快,却不粗鲁,反而有些豪放不羁的气息流淌出来。

  “短期还可以,长时间我也无法忍受。”对上夜瑶光的视线,克松咽下口中的食物,实话实说。

  温亭湛和克松都是普通人的体质,长时间立在太阳光底下暴晒后果可想而知,可他们的装备都被吹走。虽说沙漠夜晚温度较低,危险重重,很多掩埋在沙子底下的动物都是昼伏夜出,可白昼日光的直射热量也不容小聚。看来,他们只能沿着遗迹,早些寻到地下古城。

  简单用了一些干粮,夜瑶光在屋子周围布置了一个阵法,若有危险降临或者其他生物靠近,她也能第一时间感知。

  让温亭湛和克松休息,养精蓄锐,她需要调息身体。当即盘膝而坐,从手串之中吸取五行之气,将身体里的亏空弥补上。

  不知何时,远处的动静越来越来越大,地面一阵颤动,仿佛有一群庞然大物朝着这边奔来,昏昏欲睡的克松也警觉的第一时间醒来,那睁开的眼睛里哪里还有半分睡意,只余一片清明。

  暖和的光亮随着颤动也摇曳不休,倒映在土墙墙面上,犹如张牙舞爪的鬼怪魑魅魍魉。

  夜摇光恰好修炼完毕睁开眼睛,当先朝着声源奔去,几个起落,就落在了引起“地震”的罪魁祸首面前。

  浓浓的血腥味随风而走,距离越近气味愈发浓郁,刺鼻的气味扑鼻而来,夜瑶光蹙着眉看去。

  迎着当空不算明亮的月色,浓烟滚滚之中,她看到那团烟雾里一双比两个铜铃都要大的眼睛,那眼睛泛着幽绿的光,相当诡异,而刚才还动荡的地面也恢复平静,而在浓烟的下方是七零八落的断臂残肢,皮肉都被撕得干干净净,森然的白骨堆积一地,说明着方才这里曾经经历过一场惨烈的厮杀。

  而让夜摇光忌惮的是这一团不知什么形成的东西只有一双大的奇异的眼睛露出来,且这一团怪烟萦绕着一股很熟悉却也诡异的力量,和蒙古可汗身上的力量很相似。

  这时紧随其后的温亭湛和克松也赶到了,温亭湛一步跨到夜摇光身边,克松瞪大了眼瞳,显然对眼前的一切相当惊疑。

  那一双碧绿的大眼睛直直地看着夜摇光,一眨不眨,若是普通人怕是早已吓得昏过去,克松在一旁都看的头皮发麻。

  而夜瑶光却是不闪不避,冷然地立在温亭湛身边,温亭湛握着她的手,温暖的触感随着身体传向心脏,夜摇光感觉到他的关心,暖暖一笑。

  这笑容,比漫天飘飞簌簌抖落的桃花花瓣还要炫目明艳几分,落在对面那团怪物眼里,它突然发出“桀桀”的怪笑声,如此难听的声音笑声令人恨不得堵上耳朵不去理会。

  “你是什么东西?”对面那些已经死绝的动物尸骨,夜瑶光看都不看一眼,眼底波澜不惊,询问的语调也没有一点波澜。

  她的话音一落,烟雾散去,露出这团怪物的庐山真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