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06章 前往西域
  “无妨,我早已经做了打算,若是我晚归,自然有古灸和叶辅沿在。”这就是温亭湛没有带着古灸来这里的原因,必要时让古灸乔装成他,他只需要传个信回去,温亭湛就会快马加鞭从豫章郡赶回来,不过夜摇光还要继续在永安寺潜心礼佛。

  “我也随你们一道去。”克松下定决心道。

  “克松台吉,西域沙漠,非常人可以忍受。”夜摇光内心是不愿意带着克松去,觉得是一种负累。

  “侯爷,夫人,并非克松不信二位,而是有些事情,若不亲身体验其中的绝望,是无法做出决断。”克松深吸一口气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还要劝,温亭湛却先一步道:“摇摇,让他和我们一道吧。”

  温亭湛明白,克松是要亲身和夜摇光和温亭湛一起见证之后,如果真的无法救他的父汗,那么为了整个蒙古他才能够下定决心想办法弑父。

  夜摇光永远不会去反驳温亭湛,既然温亭湛都开了口,她自然是应诺。

  三人都立刻回去做准备,以防万一,夜摇光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写了一封信传到缘生观,想到九眼天珠乃是藏传佛教的至高圣物,夜摇光也不忘拉上益西长老,也顺带拖长延师兄,带一封信给益西长老。

  而温亭湛则是传信回去给叶辅沿和古灸,克松回去对蒙古大汗提出,温亭湛和夜摇光不堪受辱,在此被人猜疑,也不想留下挑动他与兄弟不和,所以决定明日启程离开,前往西域。克松心中有些愧疚,也觉得哥哥弟弟们对他误会很深,他想要出去散散心,就随他们一道去西域。

  蒙古大汗很是反对克松的做法,但最终还是没有拗过儿子,由着第二日克松和温亭湛他们的商队一道出发,好在他们早早的就言明是要去西域。走出了蒙古族的领地,夜摇光就不想耽搁时间,她将天麟放大,直接载上温亭湛和克松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多了一个人的缘故,就两千里路,愣是花了两个半时辰。

  到了西域,他们直接有着克松带着,投宿在了当初救了蒙古大汗的那户人家。

  从他们的口中打听到了救到蒙古大汗的确切的位置,然后购置了几匹骆驼,夜摇光发现若是御空而行,在茫茫一望无尽,几乎没多少标志性东西的沙漠,她竟然会迷失方向,除非是直接飞出沙漠。

  所以,他们选择骑着骆驼跟着沙漠之中行走的商队。

  烈日炎炎,烘烤着大地,入目的除了一望无际的沙漠之外再无他物。行走在这样一片广阔无垠的沙漠里,若是没有充足的食物和水份补给,任你再如何的神通广大飞天遁地都难逃升天。

  况且沙漠的天气异常恶劣,说变就变。

  “摇摇,喝水。”温亭湛坐在夜瑶光的身后,两人同骑一只骆驼,眯着眼看了一下头顶散发着熊熊热量的火球,夜瑶光侧首接过自家夫君递过来的水壶,对方还体贴地拧开了瓶口,一脸宠溺地看着她理所当然地张唇仰首喝下一小口。

  她并不渴,只是润润唇。虽然五行之气让她的身体肌理不缺水分,但是风沙里走了这么久,夜摇光的唇瓣依然有些发干。前世夜摇光也没有这样深入沙漠,这会儿夜摇光总算明白了,怎么就没有修炼者往沙漠里钻。

  克松也骑着骆驼,落在他们身后几步,看着这对夫妻羡煞旁人的腻歪恩爱,他极有自知之明的避开,不想被膈应。

  随着越发地深入,人迹也越来越少,从一开始的还能搭伙聊天到如今茫茫沙漠之中只有他们一行三人。

  这已经是进入沙漠的第三天。

  克松也拧开水囊喝水,沉沉叹了一口气,行走在如此干燥恶劣的环境里,虽然一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这也超出了克松的预料。

  仰头见,看着那明晃晃的太阳,刺得他眼睛都发晕。

  见克松在骆驼上晃了晃,夜瑶光手指微微一曲,一层微弱的五行之气在指尖萦绕,指尖轻轻一弹,朝着克松的身体里直直飞去,立时他就觉一股清凉之气灌入身体内,燥热之气顿时散开,浑身都没有那么难受了,昏昏沉沉的脑子清醒了过来,说不出的舒爽惬意。

  他知道这是夜瑶光的功劳,朝她感激地一笑:“多谢夫人。”

  夜瑶光点点头,却觉得后脑勺有两道深沉的目光,果然回头望去,就见到温亭湛那张俊美得颠倒众生的面容上露出似笑非笑地表情,温亭湛微微趴伏上来,几乎是靠在她的耳畔,险些含住她的耳垂:“夫人,你如此关怀外人,澳门赌博网站:为夫也干热的厉害。”

  “干热?”她唇角微微上扬,提着水囊猛然灌了一口水,狠狠的印上他的唇,完全不顾克松还在场,直接用这样的方式给他喂水,弯着一双桃花眼看着他,“凉快了么?”

  意犹未尽的舔了舔湿漉漉的唇,温亭湛心满意足的将搂在她腰间的手收紧力,犹如黑色宝石般神秘幽深的眼瞳,眼底释放的温暖柔波足以溺毙世间任何女子。

  “凉快,再没有比此刻更凉快的时候。”温亭湛愉悦的说道。

  克松真没有看到这样相处模式的夫妻,能够把人间地狱过的好似繁花似锦。似乎这世间任何境地,只要身旁有着这个人,那都是人间仙境。

  他是出生于奔放的蒙古马背上成长的民族,见识和心胸和中原也不同,反而更加广阔,但到底英雄梦红颜冢,活在这尘世里,再坚硬的心肠都有一处柔软的地方,这一刻,看着这一对相依偎的夫妇,克松也对男女之情生出了向往之情。

  突然,身下的骆驼躁动不安起来,纷纷猛烈跪在沙堆里,大有要将背上的人抖落下来的架势,夜瑶光黛眉一蹙,骆驼在沙漠之中,只有感应到了危险才会如此。她眯着眼睛,看向前方,灼热的阳光将沙丘晒得刺目,却依然平静无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