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403章 矛盾的气场
  蒙古王庭,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前世就看到了遗址,真正的蒙古王庭,却又格外的有一番与众不同的气势,没有中原皇宫那样的雕梁画柱,精致的亭台楼阁,更没有奢华的白玉台阶。蒙古大汗所住的也是大帐,但是大帐外有魁伟精神抖擞的侍卫把守,从进入部落起,夜摇光就感觉到了和皇宫五步一哨,十步一岗截然不同的浩然之气。

  克松是正大光明的带着他们进入了蒙古的领地,为了不给克松招来麻烦,温亭湛特意贴上了两撇胡子,可把夜摇光笑了好一会儿,夜摇光就比较随意,她扮起男人来驾轻就熟,又有五行之气作弊,想让旁人看到多少就是多少。

  克松在蒙古大汗的心里地位应该不一般,他们才刚刚到来,蒙古大汗便亲自召见,这是夜摇光第一次见到蒙古大汗,他应该五旬上下,身材和夜摇光所想的一样魁梧,穿着土褐色的蒙古服,双眸炯炯有神,坐在上方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他的目光犹如雄鹰一般犀利,大手一挥:“坐吧。”

  蒙古大汗说的是汉语,而且汉语还不差,夜摇光还有些诧异。当时她却皱着眉陷入了沉思,也许是隔得太近,她感觉到了蒙古大汗的身上有一股诡异的磁场,但是什么地方诡异夜摇光竟然说不出来,明明蒙古汗王身上有着一股邪恶的力量,但却又有一股精纯的力量,很是矛盾,就好比正邪都是他。

  温亭湛倒是一点也不例外:“多谢大汗。”

  落座以后,大汗让人上了马奶酒,这是蒙古招待贵客用的饮品,夜摇光都感叹克松在蒙古大汗的心中地位比她想的可能还要高。

  “听说你们救了克松和曹布德?”冷不丁的蒙古大汗开口问道。

  温亭湛有礼的回答:“当时并不知道克松台吉与曹布德郡主乃是蒙古的王孙贵族,只是在下恰巧遇上台吉与郡主被困,不过是为台吉送了一封口信,并没有出多大的力,不敢居功。”

  “我们蒙古人不喜欢你们那弯弯绕绕的一套。”蒙古大汗抬掌,“既然你帮助了克松和曹布德,那就是我们孛儿只斤氏的贵客,听闻你此次是路过漠北,因为你的一批货物被马贼掳劫,才寻上克松相助。”

  “家中一直是往来西域贩卖,原本在下不应该行这条路,想起与克松台吉的约定,越是边想着顺道来看看台吉,因着未曾走过这条路,不太懂规矩,才会不慎丢失货物。”温亭湛略带这一点小心的回答。

  “你放心,不出一日,本王定然会让人帮你们将货物追回来。”蒙古大汗颇为豪气。

  夜摇光心里吐槽,还说拖五日,这下好了一日都不成。

  “多谢汗王。”温亭湛却是面露感激之色。

  蒙古大汗点了点头:“既然你们来了这里,就多游玩几日,让克松陪着你们。”

  温亭湛和夜摇光自然优势一番深表谢意,而后大汗有问了他们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就将他们遣退,夜摇光算了算时间,他们呆了一刻钟。他们现在的身份不过是一个普通倒卖的商贾,蒙古的大汗能够见他们十五分钟,换了真正的商贩,只怕要受宠若惊。

  “你父汗对你倒是疼爱。”夜摇光不由对克松道。

  这一点克松倒是没有半点否认,唇角扬起了笑意:“我带你们去看看我母妃。”

  克松的母亲,那位十几岁就被嫁到蒙古王庭做大妃的郡主,夜摇光这她一袭蒙古后妃的精致妆容,第一印象这就是这个端庄娴雅,颇有母仪天下之范的女人。

  “见过大妃。”夜摇光和温亭湛向她行礼。

  “别多礼,我知晓你们救了克松,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若非有你们,只怕我得白发人送黑发人,克松说过今日要带你们来见过,我便早早准备了酒菜,若是你们不介意,便留下吃上一顿薄酒。”大妃的声音很温柔,很令人舒服。

  “正好饿了,能够得大妃赐宴,是我们的荣幸。”夜摇光连忙道。

  吃饭期间,大妃向他们打听了不少中原的事情,夜摇光可以看出她其实很思念家乡,于是就挑着好的趣事儿说给她听。吃完饭之后,天色都不早了,克松辞别了母亲,带着他们去了他的地盘,他们的毡帐就在克松旁边。

  在蒙古王庭这两日,克松都是陪着他们,也不避讳着温亭湛的身份,就连演练将士的场地也带着温亭湛和夜摇光去参观,夜摇光彻底的体验了一把真身的蒙古风情,还去了蒙古最美的湖泊,最大的草原骑马狂奔。

  玩了两日,夜摇光才愁眉苦脸的对温亭湛道:“我后悔没有带金子来。”

  因为金子太扎眼,而且金子太嘴馋,夜摇光没有预测过这里的风险,这一次不论是温亭湛和克松都是担着极大的风险,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夜摇光把金子留在家里镇宅,就她和温亭湛两人来。

  但是这两日,她不论是近距离,还是远距离,就连冒险在蒙古大汗熟睡之后夜探,所有的手段都试过了,可最终夜摇光还是什么端倪都没有看出来。若非当时蒙古大汗召见他们之时,她感觉到了短暂的不正常,她都快怀疑克松的话,蒙古大汗根本就是一个正常人。

  将苦水倒给温亭湛,夜摇光皱着小脸。

  “摇摇别急,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温亭湛听后陷入了沉思。

  温亭湛不急,但是克松着急,夜里抽了空来寻他们夫妻:“夫人,不知你可知晓我父汗到底是被邪物所控,亦或是其他?”

  他知晓夜摇光昨天夜里,有夜探王帐,他还暗中做了手脚打掩护。

  夜摇光轻叹一口气,无声的摇了摇头:“就在你父汗召见我们的那一日,我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波动,之后我也刻意靠近他,但再也没有察觉。若是我没有猜错,他在召见我之前,用过他身体里不属于他的力量,我才能够感受到残留的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