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96章 选择原谅
  良三姑娘瞪大了一双眼睛,澳门赌博网站:她一直不知道母亲去世的真相,每次她问起来,府中都只是简略的说一声她娘是病逝。每次她看到姐姐霸占着父亲的疼宠,她就想如果母亲在,她一定不会被忽略至此,却没有想到母亲是因为自己去世。

  “这不怪你,是为父的错。”良祈闭了闭眼,“是为父一身医术,却不知你天生与旁人不同,给你用了药浴。才导致你母亲早逝,你母亲临终前,求着我要照顾好你,让你无忧无虑的长大成人,看着你嫁人生子,可我却把你教导成这般模样”

  “爹爹”

  “我不让你学医,是因为你不但不能碰药材,甚至不能长时间待在药气太浓之处,我把你安排在独立一隅的院子,也是不想药气熏染到你,我不常常去看你,是因为我每每深夜归家,都是一身药味,待我沐浴之后,你已经歇下”良祈的眼中划下两行清泪,“你母亲去世之时,你二姐才五岁,她从小护着你宠着你让着你,这些你是不是都已经忆不起?你二姐九岁之后便跟着我漫山遍野的跑,这世间再也没有我这般狠心的父亲,把娇嫩的女儿带着风吹日晒,你二姐跟着我在孤山上险些跌落悬崖摔得粉身碎骨在深山老林被毒物所咬,整张脸红肿的眼口鼻都看不见,这些时候你在闺中受着最好的先生教你琴棋书画,你爹爹这辈子罪对不住女人有两个,一个是你娘,一个就是你二姐”

  “爹爹”三姑娘小脸苍白,她眼中有着深深的无法描述的恐惧。她泪水滚落,看着无力伸开的双手,上面红迹斑斑,明明火辣辣的痒,但是她却感觉不到,她的心一阵阵绞着疼痛。

  “而你,这辈子最对不住的不是你娘,而是你二姐!”良祈痛心疾首的看着三姑娘,“她一辈子把你当做最疼的人,最信任的人,她把什么事情都告知你,你却毁了她的名声还不够,还要将她害死你才甘心?”

  说着良祈就拔出了一把藏在袖中的匕首,寒芒划过,除了三姑娘被吓得连连后退,就连夜摇光都以为良祈要弑女,要动手阻止之际,温亭湛抓住她的手臂。

  就见良祈将匕刃一转,对准了自己的胸膛:“养不教,父之过。为父愧对你的母亲,唯有一死赴黄泉,向她请罪!”

  “不要!”那一瞬间,三姑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扑了上去,双手握住匕刃,锋利的刀划过她柔嫩的双手,割出了深深的血痕,在刀尖就差一步刺入心口之际,被三姑娘硬生生的给拽住,她顾不上疼痛,泪水朦胧着双眼,带着哀求哭喊着:“爹爹,对不住,对不住,不是你的错,是女儿,是女儿一时鬼迷心窍,是我害死了二姐,该偿命的是我!”

  良祈的手一松,他的身子也仿佛被抽干了力气滑倒下去,跌落在地上,四十多岁的男子哭的像个茫然无助的孩子,绝望仿佛被抛弃寻不到回家的方向。

  冲口而出承认了罪行的三姑娘也一瞬间呆滞住了,旋即她再也没有哭出声,扑通一声跪在父亲的面前,眼泪止不住的奔涌下来,她微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

  夜摇光感觉到前方悲伤绝望的气氛越重,却感觉到手中的熏香球的怨气一瞬间散尽,她松了对熏香球的束缚,良二姑娘从里面飘出来,对着夜摇光无声的行了一个大礼。

  夜摇光指尖一弹,屋子里一下灯火全灭,窗户被吹开,月华照射下来,为屋子镀上一层轻纱的光,在这光中,泪眼朦胧的三姑娘就看到了二姑娘缓缓走来,她吓得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知道她的姐姐蹲在她的身边。

  她看到姐姐苍白的脸,空洞冰冷的眼,却感觉不到她的恨与怨,即便姐姐的靠近冷得让她忍不住颤抖,但她心里却依然感觉到一股暖流,这种感觉很熟悉,她突然忆起,五岁那年她不慎跌入荷花塘,是只有八岁的姐姐想都不想随着她跳下去,一直在下面将她往水面上托。

  “三妹,你及笄之时,姐姐就说过,无论往后做了什么,姐姐都不会责怪你。”鬼魅的声音原本就阴冷,但二姑娘的话却让人听出了呵护的柔和,“你会犯错,是姐姐没有教好你,父亲是男子,你长大了他则不便多对你管束,我却疏忽了你日益深重的心思,是姐姐的失职。”

  “不是的,不是的二姐”三姑娘无力而又愧疚的摇着头,她想要如同往日一样扑入姐姐的怀里,却穿透了她的身体,她才僵硬着身子转过身,痛苦的看着自己的姐姐。

  “姐姐要走了,三妹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父亲现在只有你,还有我的孩子,也不能没有人照料他长大成人。姐姐现在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替我好好孝顺爹爹,看着我们良家,以往是姐姐狭隘了,总想着你不能碰药材,总不愿让你知晓你与旁人不一样,但姐姐相信你这般聪明,便是不能碰药,也一定能够想出法子,将爹爹的衣钵传下去。”

  “二丫头”

  二姑娘对着良祈笑了笑,那种虽然阴诡,但却能够看出释然的笑容。

  “姐姐,你等等!”就在二姑娘准备离去之际,三姑娘突然抹了眼泪,喊住了她:“姐姐,三公子他,他死了”

  “你说什么!”二姑娘声音变得阴冷无比。

  “我不知道三公子是怎么死的,但是你们回来没有多久,我亲耳听到商家二公子在酒楼里伶仃大醉,说是二姐害死了他弟弟,他们商家绝对不会罢休。”三姑娘低声道。

  “他死了,他死了”原本已经平和下来的二姑娘身上,顿时阴厉之气顿时狂飙而起,还不等夜摇光阻止,二姑娘便夺门而出,直奔商家。

  “快追!”夜摇光一甩袖,将金子扔出去,才转手拉着温亭湛,一个纵身追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