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94章 被害而亡
  “夫,夫人,您、您这是何意?”纵使心中已经有了猜测,但是亲耳听到夜摇光说出口,良祈依然心口猝紧,浑身渗出一层冷汗。

  “对于自家女儿,良大夫何惧有之?”夜摇光的唇角微勾,“且她盘旋在府上已经不是一两日。”

  瞥了因为有点消化不了这个事实而有石化趋势的良大夫,夜摇光提步就朝着内院而去,温亭湛略微顿了顿,毕竟是人家的后院,他一个外男还是有些不妥,于是开口道:“良大夫,不愿去看看么?”

  “啊,哦。”良祈依然有些反应不过来,但他还是立刻提着衣摆追上夜摇光,温亭湛自然而然的跟着良祈。

  寻着那一股阴气,夜摇光很轻易的就找到了良二姑娘的卧房,房间依然打扫的很干净,但窗台上的花儿已经枯萎,后跟上来的良祈,目光顺着夜摇光落在了窗台上的花盆上,心里一咯噔。

  这花是早间才摆进屋子里,夜摇光方才问他府中有没有发什么怪事,若真是论起来,他府中唯一的怪事,只怕就是女儿的闺房,自他女儿过世之后,每日放到屋子里的花草就会一日枯萎,他也曾怀疑这是女儿心中有怨,但他从来没有往鬼魂方面想,一心想着寻商家报仇,替女儿讨回公道就好,毕竟他的府邸一直平平安安。

  想到这里,见夜摇光要推门而入,良大夫不由上前挡在夜摇光的面前:“夫人且慢”

  可是拦下了夜摇光的路,良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夜摇光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良大夫,人鬼殊途,令嫒已经与你阴阳两隔,这死了的人终究不能盘恒在阳间,今日是我遇上,我愿意让你们父女见上一面,已经是极大的宽容。你倒是可以将我劝退,但日后令嫒再遇上旁的人,未必有我这般好说话。”

  这种事情,她遇上了,遵循她的职业道德插手,可人家的家人不愿,她也不是真爱管闲事,她自然是掉头就走,至于以后良二姑娘会如何与她也没有关系。

  良祈挣扎了许久,最终还是默默的让开:“是草民冒犯,夫人请进。”

  夜摇光一进入房间,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阴冷之气,又以良祈感受最深,以往他也曾深夜到女儿的房间内缅怀,也觉得冰冷,但那时心中伤感,且春寒料峭,这下心里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再吹着这一股子凉风,才惊觉这冷不是在于皮表。

  站在大门口,夜摇光的目光瞬间一扫,缓步走到了良二姑娘的卧房离间,温亭湛止步于此,良祈倒是跟了上去,就见到夜摇光停伫在了床榻之边。

  夜摇光的目光落在垂在床帐边的香熏球之上,这香熏球做的很精致,竟然是用纯银打造,而后用药香浸泡,让整个香熏球药香不散。

  “这东西是小女自个儿敲到出来之物。”良祈带着悲痛的眼眸也落在香熏球之上,他正要伸手去那。

  夜摇光抬手将他阻拦,瞬间两指并拢,凝聚着五行之气的指尖在香熏球之上一绕,就看到那香熏球不断的震动起来,企图挣脱夜摇光的束缚,但良二姑娘那点修为,莫说是夜摇光,就算是一个稍有修为的人它都逃不了。

  夜摇光反手一扣,就将香熏球抓在手中,就见她另外一手轻轻一绕,点在香熏球之上,而后似乎要从香熏球里面拉出什么,往外一拉,良祈是看不到,但夜摇光却看得了良二姑娘的鬼魂。

  原本面目凶色的良二姑娘,看到站在夜摇光身边的良祈,顿时就变了:“你是何人?”

  “送你去轮回之人。”

  “你是我爹请来超度我?”良二姑娘冷冷的问道。

  不等夜摇光回答,听到夜摇光说话,却完全看不到良二姑娘的良祈,忽而就老泪纵横:“二丫头”

  良二姑娘魂魄一颤,她看向良祈,缓缓的凝出了形态,暴露在了良祈的面前,也是颤声喊了一声:“爹”

  真的看到女儿,听到女儿的声音,尽管那声音那样的阴冷,但还是让良祈激动的泪流不止。

  “二姑娘身上有怨气。”夜摇光可没有时间给他们一鬼一人来叙旧。

  原本以为良二姑娘乃是一股执念,毕竟初为人母,孩子又是无可托付的情况,执念过深也是有的。但方才良二姑娘一现行,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就惊觉到了她身上的怨气。

  “我是被谋害而亡。”良二姑娘她的脸再度狰狞起来。

  良二姑娘可是良祈当做接班人来培养的人,她的眼界和心胸都非寻常闺阁女儿可比,虽然她对商三少的杳无音信怒极,但是她身为母亲,身为女儿,身为良家的继承人,她的人生不止男女之情,她怎么会郁郁而终。

  “谋害?”良祈顿时脸色猝变,“是谁!”

  良二姑娘摇着头:“女儿不知,父亲我产子之后,稳婆动了手脚,她在给我的养生汤里放了藏红花。”

  藏红花有活血化瘀之效,刚刚产子的产妇若是吃了,必然会血崩。

  “阿湛。”涉及到这种事情,夜摇光便将温亭湛给喊进来。

  虽然是女人的闺阁,但是人已经逝去,人的长辈也在此,温亭湛期初不进来是出于尊重,但是夜摇光唤他,而良祈没有制止,他自然是缓步进来。

  “二姑娘不是死于难产么?”温亭湛淡声问道,他在外面已经把话都听清楚。

  “小女因着未婚先孕,已经被外面人诋毁,不想她死后再沦为旁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因为就一致对外称是难产。”就想要用最简单的说法堵住旁人的嘴,也希望随着自己女儿过世,这件事能够到此为止,却没有想到女儿血崩的背后竟然有龌蹉,良祈不由愤怒,“是我的过错,便宜了凶徒。”

  “良大夫以为凶手是何人?”温亭湛听了他的话,不由问道。

  “我良家虽然不是大善之家,但也极少与人有怨,除了商家,草民实在是想不到是何人对小女会不利。”良祈理所应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