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91章 夫人不能得罪
  夜摇光瞬间心领神会,澳门赌博网站:那就是为了黄坚。这药军队大量采购,想必应该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可以节省下这笔银钱,对于黄坚来说可以干很多其他的事儿。

  “呵,手真长。”夜摇光冷笑。

  “若他只是手长,也就罢了。”温亭湛眸光渐冷。

  “不止手长?”夜摇光伸手在温亭湛面前晃了晃。

  “不止手长。”温亭湛握住夜摇光伸出的手,按在了她的心口上,“还心大。”

  “心大?”

  “是心大。”温亭湛笑着,目光方远,“这药可是连帝都都供应着,更遑论是各地,年前岳书意还给我传信,说是南久王在云南可是屯了不少杂乱的药材,这些药材单独放出来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药材,既不能害人,单独屯着也不能组成药方救人。我一直纳闷到这会儿,才明白。”

  “他是要把伤药做手脚,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废了帝都的大军乃至各地的大军!”夜摇光顿时心惊肉跳起来,这若是真的让他们成功了,那么等到他们动手的时候岂不是事半功倍?只怕要一路从这里杀入帝都就不难。

  各路大军都瘫着,就他们两方的军马生龙活虎。

  “只怕他们是存着这个心思。”温亭湛点头认同。

  “果然是心够大。”夜摇光都佩服这两个人的谋划,不过真得要深究起来,还未必是异想天开,要是落实的好,没准就这样给他们成了,“难怪陛下如此迫切的要将你派到西宁来。”

  这青海都快被黄坚给称霸了,若是温亭湛再晚点来,这事儿只怕也已经完成一半,指不定已经多少军营遭了灾祸,这两人真够狠,也不担心他们这样做给旁人做了嫁衣,漠北还有虎视眈眈的蒙古铁骑,西域也越发的张狂。

  再一联想到克松说的话,只怕这两人也会成为蒙古铁骑的垫脚石。

  “好在克松不知这件事,否则只怕没有这般容易向你投诚。”在里面推波助澜一把,到时候就能够坐收渔翁之利。

  “这点摇摇倒是看错了克松台吉。”温亭湛却是轻摇头道,“除非蒙古汗王还是原本的蒙古汗王,否则克松台吉也不愿为一个蛊惑他父王不知何物的妖孽效劳。”

  “你倒是对他越发欣赏。”这男人的友谊来的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克松台吉是个有能耐心怀和平之人,他做蒙古大汗,绝对是中原和蒙古之幸。”温亭湛对这一点完全没有任何保留的说出口,倒是没有纠结这个温亭湛,而是揽着夜摇光的腰身,“对了,熊诚之事你是否已经交给了焦铃儿?”

  “你让我甩锅啊,我一个妇道人家,怎能不听夫君的话呢?”夜摇光微微一垂头,故作低眉顺眼的说道。

  温亭湛无奈的宠溺一笑:“交了便交了,我们再想旁的法子去隆县。”

  “你想去夜探隆县县令的府邸,寻找他们意欲为祸朝廷的证据?”

  “药材都没有运进来,便是有证据也不足让南久王伤筋动骨。”温亭湛抿着唇道,“我要亲自去给南久王打通路子,让他安心的将药材给送进来,再让他们顺利的将药制出来,送到陛下的手里,这才是实打实的证据。”

  “你这才刚刚重挫了黄坚,又要让南久王头破血流,你仔细把他们两逼得狗急跳墙,你自个儿可是在他们两人的夹击之中。”夜摇光不得不提醒。

  温亭湛轻轻偏头,靠在夜摇光的怀里:“我有能够上天入地的夫人在身侧,我还怕他们两恼羞成怒对我不利么?”

  看着这个窝在她的怀里,宛如一个孩子般撒娇的男人,夜摇光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不知道还真以为这家伙是个吃软饭的小白兔呢。

  “好了,你不饿么。”夜摇光将仿佛没有骨头的人推开。

  谁知道温亭湛又倒了过来:“我的确有点饿”

  听着他带着蛊惑意味深长的话,夜摇光瞬间就想歪了,脸一红。

  还不等夜摇光炸毛,温亭湛就迅速一本正经的站起身:“走吧,我们去饭堂。”

  夜摇光怒,这家伙又逗她,一脚踩在他脚背上,不顾他的哀嚎,转身就走。

  吃了晚膳之后,后知后觉的乾阳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情,他的目光落在夜摇光的小腹上:“师傅你生了?是师弟还是师妹?他还何处?”

  温亭湛顿时脸色不好,倒是夜摇光先一步温和一笑:“是个师弟。他生下来就有佛缘,让老和尚给抢走当徒弟去了。”

  “啊?老和尚实在是太过分了,师傅,我去帮你把师弟抢回来”

  “小阳,你去洛阳把你开阳接回来。”不等义愤填膺的乾阳说完,温亭湛就沉声吩咐。

  惊觉温亭湛从未有过的情绪,乾阳有些发憷,于是乖乖的点头,都不管外面夜色正浓,一溜烟儿就朝着洛阳的方向飞奔而去。

  “走吧,我们去消消食。”没有给夜摇光开口的机会,温亭湛立刻又换了一副脸,对着夜摇光如沐春风般温暖的笑着。

  夜摇光跟着温亭湛走在花园里,好一会儿她才拉住温亭湛轻声开口道:“阿湛,等从隆县回来,我们去漠北之前,陪我看一看广明可好?”

  她的声音很平静,面色很镇定,说的很清楚。

  “好,我们到时候就去看看他。”温亭湛应下。

  “阿湛,我会思念他,是因为他是我的骨肉,但我是真的放得开,往后你也莫要避讳着在我面前提及他,逃避才是最大的伤害,他是我们的孩子,光明正大的孩子,不需要掖着藏着。”夜摇光极其认真的对温亭湛第一次这么严肃的说话。

  将夜摇光揽入怀中,温亭湛也诚恳的认错:“是我想左了,往后不会在如此。”

  “既然错了,那就认罚。”夜摇光眯着眼睛看着温亭湛。

  “任凭夫人处置。”温亭湛十分乖巧。

  却对上了夜摇光不怀好意的笑容,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直到他被撩拨得险些焚身,但却被夫人一脚无情的踢出房门,吹着冷风,才知道他家夫人果然不能得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