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84章 不能灭的鬼
  站在酒楼的雅间,澳门赌博网站:夜摇光看着坐在临窗的两个男人,又看看手中还在响个不停的掌铃不由失笑,这正是一个乌龙。不过好在她方才出手了,否则焦雀寻到了宋山长,就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看来帮助宋山长的事情得加快速度。

  她正准备进屋的时候,脚步又顿住了,低头握住手中的掌铃,掌铃是需要怨气才能够撞响,可宋山长身上不应该有怨气才对,她蹙眉进屋子,对着正要与她打招呼的宋山长道:“外面灯会已经开始,宋山长和阿湛不如去看看。”

  宋山长一怔,倒是温亭湛若有所思,他缓缓站起身:“本官邀请宋山长去看一看灯会,不知道宋山长可赏脸?”

  “大人相邀,岂敢不应。”宋山长很有眼色的站起身,“也不知内子带着孩子们走了多远,正好去寻寻他们。”

  温亭湛和宋山长就这样离开了雅间,这个雅间应该是宋山长一家订下,看到了温亭湛,才将送温亭湛给邀请上来。宋山长走了,但是掌铃一直在响,夜摇光这才松了一口气,这就意味着敲响掌铃的怨气不是来自于宋山长。

  夜摇光转了转方向,最后跟着引动掌铃的怨气沿着包房一路走到了最里面的雅间,这个房间外面有两个孔武有力家丁打扮的人守在门外。夜摇光只是略顿了顿,就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宋山长他们的雅间,她关上门,盘膝而坐,立刻元神出窍不着痕迹的飘入那房间。虽然她的元神可以凝出实质,但是她不想让人看到她的元神,凡人还是无法看到。

  一进入房间,不知道是不是元神状态的缘故,夜摇光就看到几个公子哥在饮酒,其中坐在上首的人腰间挂着一个碧绿色的貔貅,貔貅本是镇邪之物,可此时夜摇光却看得它幽绿色阴鬼的光芒一闪一闪,犹如丛林之中饥饿的狼。

  夜摇光手诀一边,一股五行之气拂开,几个人的动作一滞,好似被施了定身术一般所有的举动和表情都瞬间定格,夜摇光这才现了身,她伸手朝着那貔貅挂件抓去,拿东西却瞬间飞出去,夜摇光双臂一揽,所有的门窗瞬间关上。

  身影如闪电,那挂件每跑一个方向,夜摇光就先它一步,用符篆将门窗给封上,很快整个房间四方都贴着夜摇光的符篆。知道跑不掉,挂件幽绿色的光芒大放,一抹身影缓缓从挂件之中现身出来,是个男鬼。

  它双眸凶狠的盯着夜摇光:“多管闲事的女道士!”

  夜摇光直接懒得和它废话,她双手一拉,五行之气将三枚祥符通宝散开,金色的光芒散开,随着夜摇光手诀的变化,那三枚祥符通宝连成一线,横飞向男鬼,这只鬼原本面目一阵狰狞,想要迎上去,却发现夜摇光的修为非比寻常,祥符通宝散发着灼热的光,似地域的火焰,能够将它焚尽。

  它迅速的后退,却被夜摇光的铜钱逼到墙壁上,墙壁四方有着夜摇光方才阻击它贴上的符篆,夜摇光另一手手诀一掐,墙壁上的符篆金色的光芒一闪,瞬间交织成了一张铺在了墙面之上。

  唇角轻勾,夜摇光一个纵身,她的手掌萦绕着五行之气,身子横飞而起,抬掌直逼男鬼,细长的手指在祥符通宝之上一划,那铜钱一转,如三枚钉子一般将男鬼给钉在了墙上。

  这只鬼的修为并不高,夜摇光取出天麟,直接想要将它给吞噬,尽管它身上有怨气,就凭它嚣张的气焰,和沾染上人命两点,夜摇光也不想多理会它。

  就在夜摇光施法之时,那受不住天麟吞噬的男鬼惊慌的喊道:“你杀了我,就是犯下杀孽!”

  夜摇光的手一顿,她嗤笑道:“你难道还把自己当做一个人不成?”

  “我虽然已经不是人,但我的肉身尚未断生机。”

  “你说什么?”夜摇光惊愕,都已经成了鬼了,肉身还没有断生机。

  这简直是夜摇光都闻所未闻的事情,倒不是没有活着的人失魂的先例,比如雷婷婷就被吓得失魂过,但这种魂魄是保存不了多久,就会消散,否则雷婷婷也用不着她费心思补魂。而三魂两魄是不可能修炼。但人如果全部魂魄离体,那就绝无可能肉身还有生机。

  “我是被人强占了身躯。”那男鬼眼神越发的阴鸷,“我是隆县人”

  这只男鬼叫做熊诚,他是隆县一个小康之家的人,原本一家和乐融融,但是在三年前他突然得了怪病,每日他都感觉到自己好像死了一般,魂儿一直在飘,他原本以为自己这是真的距离死亡不远,死亡就是这样的状态。

  所以他将这件事告诉了爹娘,爹娘听后就觉得这是中了邪,于是花重金请了做法的人来做法,可就是这场法事彻底的要了他的小命,他被那人收走了魂魄,将魂魄镇压在这貔貅之中,而那人却又不知从何处弄了一个鬼魂野鬼放到了他的身体里,他亲眼看到他的爹娘因着那冒牌货的好转就大喜过望,家中原不是非常宽裕,但也将大笔的钱财给了那做法的人。

  原本他一直受制于这个人,但是一个多月前,这人不知道在练什么邪功,突然大黑夜天空一片明亮,这明亮光让他贪恋而又畏惧,那人在这片光中化作了灰烬,他辗转被一个商贩所捡到,将之卖了好几个人,才到了现在这个人手中。

  熊诚是遇上了邪修这肯定无疑,夜摇光蹙眉想了想:“拘留你魂魄之人又何意?除了你以外可还有其他魂魄?”

  “我不知,除了我以外再无其他魂魄。”熊诚回答。

  夜摇光重重叹了一口气,真是够倒霉,这家伙现在还真不能杀,即便他真的杀孽上身,也轮不到夜摇光来处判,他的阳寿未尽,那人拘着他的魂魄,定然是有用意,只是时机未到。也可能是不想在这个关键造杀孽,更不想熊诚到了地府报道,揭露了他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