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67章 你是不是不行了
  温亭湛的高风亮节,大义仁善,就这样深入了在场每一个人心中,就连黄仞在听到大夫和藏医说出这粒丹药可能世间难寻第二粒之后,也是心神巨震。

  在场的人可以说没有人不明白温亭湛和黄坚的对立是注定,可以说温亭湛来西宁做知府那就是来向黄坚索命的,从陛下派温亭湛来的那一刻起,就对黄坚发出了一个讯号,那就是不想再让他手握青海军政大权,识趣的就赶紧自觉上缴。

  但黄坚很明显是不甘心,换了谁都不甘心。因而于温亭湛而言,黄坚死了不好么?温亭湛竟然在这样紧要的生死关头,送上这样弥足珍贵的解毒丹。设身处地的想,莫说是自己的政敌,就算是皇帝中毒病危,他们这些人拥有这样可谓独一无二的解毒丹,也未必舍得拿出来。

  可温亭湛就舍得,而且是这样毫不犹豫,仿佛那人人渴求的解毒丹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随手可弃之物,就连身为黄坚接班人的黄仞也没有想明白。在看到自己的父亲服下解毒丹,发黑的面色很快得到缓解之后,黄仞也只能感叹:“世有君子,明明如美玉,皎皎似皓月,温允禾也。”

  “那一枚解毒丹……”黄坚的毒解了,身子也得到了缓解,其他人自然是各自散去,温亭湛和夜摇光相携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她不由凝眉问道,“那枚解毒丹,没有旁的用意?”

  “有没有,得看日后黄坚的所作所为。”温亭湛意味深长的说道。

  “蔫坏!”夜摇光不由吐槽,她就知道温亭湛的东西是那么好得的?这粒解毒丹虽则于温亭湛而言,不像其他人那么独一无二,但也觉得是珍贵的。

  温亭湛一把就将夜摇光揽入怀中,俯身在她耳边,温热的气息夹杂着他浑身特有清冽之香扑鼻而来:“摇摇,我何处坏了?嗯?”

  那拖长尾音的一个嗯,让夜摇光觉得听了耳朵都会怀孕一般魅惑人心,她觉得一股电流蹿入了心中,让她浑身一麻,身体里的力量都好似被他具有魔力的声音给抽走一般,整个身子都在发软,她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温亭湛只需要轻轻的一撩拨,就能够让她软在他的怀里。

  娇香软玉在怀,温亭湛眸子渐深,有灼热的光从墨渊的深处翻腾着,握着她腰肢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俯身就含住了她气吐如兰的双唇,轻轻的温柔的除了动作没有初次吻她的生疏,小心翼翼的仿佛他们是初吻一般缱绻。

  算起来,自从广明有了七个月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亲热过,为了不擦枪走火,两人都难受,温亭湛甚少和她亲密,距离现在也都快半年了。这久违的温情,温亭湛没有如同她所渴望的那样狂风暴雨,反而如此温柔缠绵,让夜摇光越发的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道在夜摇光的唇上啃咬了多久,直到那两片艳红的唇瓣红肿起来,温亭湛才放开她,两人的唇瓣分离还拉出一根暧昧的银丝,双手扣住夜摇光的脑袋,捧起她的脸,温亭湛用额头抵着夜摇光的额头,粗喘着气。

  夜摇光闭着眼睛,等待着温亭湛下一步动作,可却感觉到温亭湛的呼吸渐稳。睁开依然有些迷离的眼睛,湿漉漉的看着温亭湛,眼底有些茫然有些疑惑。

  她这副可爱的模样着实戳中了温亭湛的萌点,蹲身就将夜摇光打横抱起来进入了内室,已经备好了热水,亲自给夜摇光洗了澡,揩了不少油,最后将被他弄得迷迷糊糊的夜摇光抱到榻上,原本在温亭湛越发高超的手段之下她已经彻底沦陷,可这会儿后背一沾上床榻上,夜摇光顿时又清醒了。

  她一把抓住要离身的温亭湛,瞬间恢复清明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温亭湛,不满的话脱口而出:“你是不是不行了!”

  说完,夜摇光就一囧,她绝对没有欲求不满的意思,她纯粹是因为今天被温亭湛撩拨了一个多时辰,却总是没有动真格,虽然她也的确在得到了愉悦,但她不懂温亭湛这是唱哪出,若不是确实感受到了温亭湛的**,她都要怀疑她对温亭湛已经没有任何吸引力,这才不经大脑的爆发了一句。

  气氛瞬间一滞,温亭湛浑身冷气一阵萦绕,他清亮却深不见底的黑眸变得更加墨色翻滚,喉结动了动,颇具侵略性的看着夜摇光:“摇摇,我会记下你今日的话。”

  夜摇光蓦然一个激灵,舌头都在打结,好半晌都没有找到声音,有些恼怒有些羞窘,夜摇光乌龟般一掀被子将自己给蒙住。直到感觉身边的气息远去,她才悄悄的掀开被子露出一双眼睛,确认温亭湛不在,又听到了水声,才懊恼的咬了咬唇,后悔死方才的冲动之言,恨不得想撞头,她都不知道温亭湛会不会认为她是个饥渴的女人!

  自己洗漱完毕,担心小妻子已经睡着,害怕打扰她的温亭湛放轻自己的气息,缓步走进来,就看到自己妻子一幅挫败的模样,虽然在察觉到他进来,已经迅速的收敛,但温亭湛还是看在了眼里,顿时误会了夜摇光的想法,轻叹一口气,翻身上榻,将别扭的夜摇光揽入怀中,下巴轻轻捧着她的头顶:“摇摇,你还在月子里,我便是再想也对你做不出禽兽之举。”

  夜摇光一愣,因为她是修炼之人,且生的是灵胎,所以几乎几日就已经恢复如初,她这不是大冷的天从西宁跑到了海西么?心里虽然还是会记挂儿子,但她都已经忘了自己其实算起来还没有出月子。

  但是他却记得,心里一股暖流涌进来,将她那点不顺的气驱走,夜摇光伸手环住温亭湛,往他温暖的怀里钻了钻,她没有说话,而是安静的闭上了眼睛,享受着他给的所有美好。其实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不能用正常的女子来度量,但这一刻,他们不需要性,只需要那经久不变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