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61章 设宴款待
  “阿湛,澳门赌博网站:陈岩一家和黄坚到底是怎样的纠葛?”听了温亭湛的话,夜摇光觉得陈岩仿佛一个被害者,死于黄坚的权欲之心。可既然温亭湛选择将错就错,不把黄彦柏给扯出来,要帮助黄坚除去黄三太太,那么夜摇光相信温亭湛不是那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让忠良喊冤,并且再残害黄三太太这个无辜之人。

  所以,夜摇光很好奇,陈岩和黄坚之间的龃龉。

  “摇摇。”温亭湛轻唤了一声,他骨节分明有力的双手包裹着夜摇光的手,珍珠般的眼眸认真的看着她,“身在官场,有些事有些行为,原就是没有对与错,好与坏,所处的位置不同,看待一件事的善恶也就有了区别。而作为局外之人,在我看来黄坚和陈岩不过是一场成王败寇。”

  夜摇光扬眉,也就是两个都想往上爬的人,角逐之间陈岩成了阶下囚。青海的都统和其他地方的一把手不一样,它因为掌握军政大权,所以提拔起来文武官都可以,虽然为了抵御彪悍的蒙古铁骑,大多会选择武官,但元朝这二三百年来,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会武的文官任青海都统的先例,陈岩恰好就是会武的文官。

  温亭湛也是会武的文官,所以黄坚看到温亭湛就看到威胁。

  “那黄三太太……”夜摇光并不是优柔寡断,黄三太太和他们算是无冤无仇,既然陈岩败在黄坚的手中是技不如人,但黄三太太报仇也无可厚非,她对他们却没有妨害,她不能因为黄三太太关系到黄彦柏就去枉害她的性命。

  “凡是总有个得与失。”温亭湛轻笑道,“就看黄三太太自己如何选择。”

  夜摇光并没有听懂温亭湛这句话到底隐含着多少深意,看着有些迷糊的妻子,温亭湛低低的从胸腔之中发出轻柔的笑声,细长的手指微曲,刮了刮她的鼻翼:“既是累了,那便好生歇息片刻,该知晓的很快你便能够知晓。”

  听了这话,夜摇光毫不犹豫一把将温亭湛从榻沿推开,一个利落的翻身就躺上了榻,然后动作一气呵成的盖上被子,等到温亭湛被夜摇光推了转了一个圈,转身看过来时,已经看到夜摇光宛如熟睡了好久一般,安静的躺在床榻上。

  温和而又宠溺的笑了笑,温亭湛转身出了内室,也去沐浴换了身衣裳,然后陪着夜摇光睡了个午觉。毕竟不是自己家里,夫妻两都只是小睡了两刻钟,养养神去一去疲乏,而后就起身出了卧房。

  早有打扮体面,一看就是小管事模样的人候在院子里,见到洗漱穿戴整齐的温亭湛和夜摇光,便连忙躬身迎了上来:“侯爷,夫人,我家老爷在朝霞园设宴,对诸位远道而来贺喜的大人聊表谢意,若是侯爷与夫人没有旁的事儿,请随小人来。”

  “既是都统大人一片盛情,岂有让大人与诸位同僚久等之理,带路吧。”温亭湛温和的说道。

  “侯爷,夫人,这边请。”那人连忙带路。

  夜摇光这才一路欣赏着都统府的建造,都统府带有很厚重的西北特色,没有精致的格局,甚至可以说有些地方建造的有些粗狂,但是却看着格外的大气。都统府的下人,也和帝都高管之中的不同,他们没有那么一丝不苟挑不出错来,但该有的礼数一样不缺,往来之间,仿佛能够让人感受到似从大漠吹来的风,惬意潇洒而自在,没有恁多的拘束。

  撇开黄坚这个人不说,夜摇光还很喜欢黄坚的宅子,观其居所可观一个人,黄坚是个有心胸不拘小节,同样是个有野心的人,都统府的占地面积约有两个五进宅院合起来大小。

  所谓的朝霞园,建造的很是独特,待客的地方更是三层楼阁,露天景观,据说站在这里可以看到不逊于丹霞魔鬼城的日落,不逊于黑马河的日出,故而取名为朝霞园,朝是日出,霞则是夕阳霞光,这个地方可不是黄坚所建造,乃是黄坚的前任都统所建造,建成之后当时的大画家还特意上门请求住宿朝霞园几日,为的就是能够细致的画出最美的日出与日落。

  从而轰动一时的《朝霞图》便诞生了,这幅画格外的不一样,它是一幅画,但却可以看成两幅画,竖着看它犹如从海中升起,倒着看它却好似日落山峰。画师将倒影在河面上的山峦画的格外的清晰,水面却是浅淡的几笔。竖着看能够看出是水波,而倒着看却仿佛成了山峦暮霭萦绕的烟岚。

  “如今是初春,夕阳恐怕并没有多美,之南这次只怕要失望而归。”到了朝霞园的门口遇上了古灸,温亭湛不由笑道,“不过这世间,日出日落之美者并非青海独得,令祖既然已经在此画出了《朝霞图》,之南不如去泰山看日出,再择一日落最美之处一饱眼福,或许能够画出比《朝霞图》更惊艳世人的画作。”

  “《朝霞图》是之南的祖父所画?”夜摇光这才知道,她第一次听说《朝霞图》乃是在白鹿书院,那时候地理先生曾经提到过,不过她上课都在神游太空,所以根本没有认真的听。

  “是祖父所绘。”提到这个,古灸很是骄傲。古家以画作闻明,擅长绘画其实并不是从他的祖父开始,他算是第五代,只不过在祖父之前都没有掀起大波澜,直到祖父的《朝霞图》问世,古家彻底挤入画坛,成为世代书画之家。

  古灸谦虚的对着温亭湛道:“我此次想随允禾一道而来,不过是为了站在祖父昔日作画之地,身临其境的感受一番祖父绘画之前的心境,从未想过再绘日出亦或是日落图。”

  “《朝霞图》在何处,我可否一观?”夜摇光对这个比较感兴趣。

  “祖父的手稿在宫内,祖父献给了先皇。不过这都统府应当有一份临摹之画。”这是古灸的祖父感谢当年的青海都统让他在都统府潜心绘画的照拂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