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58章 他的保护方式
  温亭湛没有说话,总觉得千言万语都无法形容他此刻拨开云雾一般明朗的心,他将夜摇光揽入怀中,用他的体温来表达他此刻的澎湃的内心。

  香雾缭绕,氤氲着他们相拥的画面。窗外细碎的雪花飘落,漫开一地银色。

  在温亭湛怀里的夜摇光转了下头,不经意间扫到了案几上的一封鎏金红底的请帖,微微敞开的请帖上印了一个金黄色的黄字,夜摇光心思一动,伸手将之拿了起来:“黄坚老头子请我们去青海黄家做客?”

  到目前为止,夜摇光都还不知道黄坚和他们除了黄彦柏以及敌对关系以外的渊源,所以看到这封请帖,夜摇光只觉是鸿门宴。毕竟温亭湛和黄坚之间的关系有些复杂,温亭湛有着侯爵在身,又是兴华帝的宠臣,黄坚见面理应行礼。但温亭湛又是西宁知府,黄坚乃是青海都统,是温亭湛的直系上司。

  两人颇有些见面不知该如何尊位的尴尬,所以黄坚和温亭湛到现在也还没有见过面。夜摇光一直以为黄坚会撑着颜面和温亭湛直到撕破脸狭路相逢,却没有想到这个时候,黄坚竟然愿意拉下脸来邀请温亭湛。

  虽然理由充足,乃是黄坚的第一个重孙降世,正月初七摆满月酒,只怕整个青海的大小官员到时候都回去。毕竟时候选得好,都在封印放假之中。

  “我们可是欠了黄坚一个大人请。”温亭湛坐下来,将夜摇光拉入他的怀中,从夜摇光手中接过请帖:“当日你被墨轻雨利用之南的事情调走……”

  温亭湛将事情的经过一一告诉夜摇光,这一次若非有黄坚通风报信,敢在日月山,缘生观眼皮底下对夜摇光动手,可见墨轻雨是做足了充分准备,只怕等不及他们察觉,未必等得及夜摇光产子,他们母子确然是要凶多吉少。

  “黄坚这是为何?”听了温亭湛的话,夜摇光觉得她智商不够,想不透黄坚这样做的缘由,黄坚是个聪明的老狐狸,这一点从他秘密和南久王勾结这么久,就连陛下都没有察觉就可以看出来,这种老奸巨猾的人,他不会看不出温亭湛被兴华帝派到西宁来的政治用意,除非黄坚打算不战而退,所以卖好给温亭湛,以求保全,但夜摇光不信。

  任何人一个人,哪怕再聪明在看透局势,在汲汲为营了一生,眼看着就差临门一脚就能够达到目的,在他英雄迟暮之际,拼搏了一辈子的努力就这样放弃,没有能够做得到,哪怕是为了不辜负以往的付出,哪怕是为了争上那一口气,也断没有后退的道理。

  所以,温亭湛之于黄坚,那就是他雄图霸业即将开启的康庄大道之上横杀出来的程咬金,只怕现在没有比黄坚更恨温亭湛的人,自然也就没有比黄坚更想让温亭湛死无葬身之地的人。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在明知道温亭湛的软肋入了一个必死之局的情况下,竟然选择帮了温亭湛,不是夜摇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黄坚绝非如同单久辞那样有着底线的人,一个在盛世太平之下只想着谋反,自立为王,不惜挑起两族百姓矛盾战争的人,夜摇光才不信他信上写给温亭湛那一套。

  然而,不是这个理由,夜摇光是挖空脑子也想不明白黄坚这是抽了哪门子风。

  看着心爱的妻子愁皱了眉头,温亭湛的手轻轻揉了揉她的眉峰,低声带着点笑意道:“黄坚做的还远不止如此,在我未在西宁这段时日,他不但没有如叶辅沿所担忧的那般对我背后算计,还大方的出手将格来的事情处理的漂漂亮亮。”

  夜摇光就更加纳闷了,她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黄坚这是在讨好你?”

  轻抿唇瓣,温亭湛隐含着笑意摇头:“糖衣炮弹,迷惑我而已。”

  “迷惑你?”夜摇光扬了扬黛眉,她艳红的唇一勾,突然侧了身子,双手圈住温亭湛的脖子:“温大人,拖您大力宣传不由余力炫妻的福,我想整个官场怕是无人不知我这个被誉为世间最幸运的女子,于你而言到底有多重要,更遑论我还怀着你的骨肉,黄坚不会想不明白若是我有三长两短,之于你的打击有多重。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他为了迷惑你,也许放过了仅有的一次彻底将你击垮的机会,这个糖衣炮弹未免也太大了。”

  “哈哈哈哈,温夫人,你夫君值得他下血本。”温亭湛爽朗的笑出声,他手紧紧一握,握住她柔软纤细的腰肢,而后面色又严肃起来,漆黑幽深宛如黑珍珠般光华流转的眼眸深沉得令人心悸,“世人皆知你之于我,种过一切。因而,但凡有些脑子的人都不敢用你来对付我,除非他已经做好了举族为你陪葬的准备。”

  官场之中,人心复杂,多是心思狡诈。而他的妻子不到危急关头,就是一个懒得动脑子之人。人常说无欲则刚,无所求便没有弱点。温亭湛从来不敢苟同这句话,他认为除非是行尸走肉,否则活着都有所求,小心翼翼将自己的软肋藏匿亦或是残忍的将之扼杀的那些人,都是温亭湛所唾弃之人,这有无能的人,才会为自己的力所不能及找遍借口,这是温亭湛的观点。

  夜摇光于他是超越一切的存在,他爱的高调,不惧人知晓,为的就是达到今日这个目的,让所有人都知晓夜摇光是温亭湛的逆鳞,除非他们有办法踩着温亭湛的尸体,否则就莫要打夜摇光的注意,因为代价是他们不能承受的惨烈。

  这是温亭湛对夜摇光陪着他在宦海沉浮的保护方式。

  看着温亭湛眼底墨黑的旋涡飘旋的戾气,夜摇光柔软的手覆盖在他的眼睛上:“阿湛,我不想你为我成魔。”

  想到昔日在玉皇殿,夜摇光再也不想拥有那样的经历,在她心中温亭湛的完美,在乎于他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干净纯粹,她无法想象若是有朝一日,温亭湛超人的智慧用在了邪门歪道之上,这个世间将会变成怎么一番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