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55章 摇摇的选择
  心情一下子开朗的夜摇光,和百里绮梦并没有聊多久,一是不想打扰他们夫妻和仲寒琪团聚的时光;二是她也有些迫不及待的去看温亭湛,这几日肯定是让他担忧了。

  当她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就看到温亭湛侧身坐在软榻上,摇着拨浪鼓逗着儿子,这拨浪鼓是仲尧凡带来,可小家伙似乎对这东西并不感兴趣。睁着眼睛,偶尔会吐泡泡,可爱至极,这会儿看着这一幕,夜摇光的心也没有那么酸涩。

  她唇角绽开一抹轻柔的笑,缓步走上前,与温亭湛一左一右坐在软榻上,从温亭湛的手中抽走儿子不感兴趣的拨浪鼓,在手中摇了摇:“阿湛,我们把儿子送到永安寺吧。”

  这样坦然的语气,让温亭湛审视的看了夜摇光一会儿,就怕她是故作逞强的镇定,好一会儿发现她是真的想明白了,温亭湛才开口道:“我见了源恩大师和益西长老……”

  温亭湛将二人对他说得话一字不漏的告诉夜摇光,包括源恩和益西各自的条件。

  夜摇光其实之前是没有心思想其他,这会儿不纠结儿子的事情之后,她瞬间就没有源恩和益西这两个不同佛教的代表人物齐聚缘生观的因由,为着她的儿子来。藏传教和中国传教是不同,对外的时候他们自然是同气连枝,但不是对外,影响到各自利益的时候,也是有冲突,比如这一次,关系到藏传教和中土佛教的兴盛。

  “阿湛,你是如何作想?”夜摇光抬眼看向温亭湛。

  温亭湛目光柔暖,冲着夜摇光莞尔:“我都听你的。”

  夜摇光笑了笑低下头,垂着长翘的睫毛去逗弄儿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母子连心,明明温亭湛摇着拨浪鼓,小家伙无动于衷,仿佛听不到看不见。而夜摇光一凑近,小家伙就咯吱咯吱的笑了起来。

  “小没良心。”见此,温亭湛不由笑骂了一声。

  夫妻两就围着小家伙玩乐了起来,一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既然已经决定放开儿子的手,夜摇光就让千机师叔将益西长老和源恩大师迎接进来,纵使佛道不同宗,但益西长老和源恩大师在各自的领域地位并不比千机师叔低,这样一直冷着他们也不好。

  “老和尚,益西长老,先前多有怠慢,万望见谅。”将源恩和益西请进来之后,夜摇光先赔礼,但不论是益西还是源恩都不着痕迹的避让开。倒不是他们为了佛子而巴结夜摇光,而是夜摇光从诞下佛子的那一瞬间起,她的身份就变了。

  不论夜摇光是不是道修之人,只要她将佛子送入佛门,她就是佛母。

  夜摇光并没有想到这些,只是当做源恩和益西修养好,于是她站起身子,澳门赌博网站:看向二人,她站在正中间,益西和源恩站在她的左右前方,她抱着孩子略顿了顿走向益西长老,她的脚步很是缓慢,但每一步都牵动着每一个人的神经。

  即便是修为高深,已经到了心如止水忘我境地的源恩和益西也是忍不住心潮起伏,只见夜摇光停在了益西长老的面前,她语气充满着感激:“益西长老,不论是当年长老的帮扶之情,亦或是今日长老愿意给我们母子行如此大的方便,都让我感激不尽。”说着,夜摇光的目光落在睁着黑溜溜眼睛的孩子,脸上是一片慈爱之情,“若是可以,这世间只怕没有任何一个母亲愿意和孩子斩断亲缘。”

  “夜居士是如何决断?”益西面色不变,眼无波澜。

  “我是修道之人,我信奉天道轮回,益西长老佛法高深,定然知晓我们夫妻与源恩大师的渊源。”夜摇光的目光划过温亭湛,对他轻轻一笑,才对上益西古井无波的眼睛,“骨肉分离之痛,我不愿再承受一次。因而,我只能多谢益西长老的厚爱,我儿与长老缺了些师徒之缘。”

  夜摇光的抉择显而易见,她选择了源恩,即便明知道将孩子交给源恩,从此他就是佛门子弟,从此他不得不斩断七情六欲,为了不影响他的修行,她日后甚至不能轻易的去探望他,她的不克制将会毁了他,这就是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身在这个圈子里,就必须遵守规则。

  但,她知晓若是今日她因为一时的私心,将孩子交给了益西,和源恩那一段渊源斩不断,迟早会再度应验,届时只怕她还要为她的私心付出更惨痛的代价。

  “夜居士的选择,我知晓了。”益西长老虽然有些失落,但他依然态度未变,他的目光越过夜摇光落在温亭湛的身上,“我知晓侯爷在大力融合蔵汉二族,这是大功德,此后数年我都会在海塔寺潜心修炼,若是侯爷有所求,可入海塔寺。”

  夜摇光感激的看着益西长老,高僧的心胸和气度从来不可估量。益西在青海的影响力绝对不逊于青海都统黄坚,甚至在某方面威望更高,温亭湛要融合汉藏两族,如果有益西的帮助,那将会事半功倍。其实,益西可以在当初劝谏温亭湛的时候就将这个当做条件说出来,但益西没有,这就是高僧的胸怀。

  “多谢长老。”温亭湛自然不会推辞,对着益西行礼。

  “恭贺大师。”益西也不忘对源恩大师报以最真诚的祝贺。

  “阿弥陀佛,多谢长老。”源恩大师也是很尊敬的回礼。

  之后,益西便没有再多言,而是与千机道别之后,转身潇洒从容的离开。

  等到益西长老离开之后,夜摇光低头闭眼在孩子的额头上落下深深的一吻,不再犹豫的将孩子递给了源恩,纵然她想开了,想透了,但依然心痛的无法呼吸。

  源恩伸手郑重将夜摇光的孩子接过,将他抱在怀里,素来慈悲平静的眼眸多了一分愧疚。

  温亭湛上前将妻子揽入怀中,用自己的胸膛给她温暖,让自己的肩膀成为她的依靠。

  “智慧清静,道德圆明。真如性海,寂照普通。心源广续,本觉昌隆。能仁圣果,常演宽宏。惟传法印,正悟会融。坚持戒定,永继祖宗。”源恩对二人念了一句,“此乃我佛僧普,孩子排在老衲之后,应是广字被,小友可为他取法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