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49章 佛子降世【2】
  “阿湛!”身子被紧紧束缚住的夜摇光,看到这一幕不由心神紧绷,眦目欲裂的高喊。

  眼看着温亭湛被抛飞的身子就要狠狠的砸在石壁之上,一道金光一闪而逝,金子纵身及时的将温亭湛拉住,拉着温亭湛一个旋身飘然落地。

  见此夜摇光才暗暗吐了一口气,然而几乎是这一瞬间,她的视线一暗,整个人都被黑色的藤条裹在了其中,周身阴冷的气流在流蹿,耳边全然是凄厉的鬼哭狼嚎。

  一股股阴气顺着她的眼耳口鼻身子是她的身下蹿入她的体内,夜摇光想要阻止,却是全然的无力,恰似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最后她只能选择运气,在孩子的四周萦绕起一股护体之气,将孩子保护住,不让入侵她身体的阴气对孩子造成伤害。

  至于她自己她相信自己命硬!

  作为母亲的夜摇光一心只想着孩子,而温亭湛却满心满眼却只有她一个人,再被金子接住落地之后,温亭湛一把挣开了金子,朝着夜摇光奔过去,却没有想到四面八方挥洒而来的细小黑藤阻断了温亭湛靠近的路。

  他几个翻飞旋身躲避开这些黑藤的攻击,脚刚刚一落地就看到了夜摇光被黑藤密密实实的裹住,顿时眼底浮选一缕血色。

  他正要不管不顾的冲上去,却被金子一把拦住:“师爹,师傅没事,你不可冲动,若是你受了伤,反而叫师傅分心,给了心魔可乘之机。”

  金子的话倒让温亭湛冷静了下来,随着金子后退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心魔要的是夜摇光腹中的胎儿,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它只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夜摇光的身上,温亭湛不靠近威胁到它的范围,它就不会攻击。

  “你适才说今儿是极阴之日,这些东西都是极阴之灵对否”刚刚和这些看似黑藤的东西近距离接触过,温亭湛体内的至阳之气受到了克制,所以他有了猜想。

  “是,这些都是极阴之物凝聚幻化而来。”金子点着头道。

  “那么极阴之灵便由极阳之物相克是否”温亭湛抿唇问道。

  “是……”金子点了一下脑袋,突然反应过来觉得不对,又想到温亭湛的阳珠,连忙解释道:“不行,师爹,师傅腹中的骨肉乃是因着阴阳双胎而来,阴阳恰好平衡,这些阴气虽则是欲侵蚀师傅腹中的骨肉,但到不了师傅腹中胎儿的平衡,可若是你的至阳之气涌入相护,若是师傅怀的是龙凤双胎,师爹你会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

  温亭湛身子一僵,他的目光凌厉的盯着金子。

  金子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道:“除非,除非师傅腹中只有一个男胎,否则……”

  阴阳双胎只是一股阴阳之气,女修炼者吞噬之后,极其容易怀孕,但也未必就是龙凤胎,这要看阴阳双胎在体内的融合,若是融合之时至阳之气占了上风那就是一个男胎,若是至阴之气占了上风,那就是个女胎。

  由于夜摇光的胎儿一直有着阴阳双胎灵气保护,金子根本看不出夜摇光所怀的到底是女是女亦或者二者皆有。别说金子看不出来,这世间任何一个人都看不出来。

  三种情况,温亭湛若是要出手,亲手杀女的几率达到了三分之二……

  温亭湛的心一阵冷沉,然而他并没有犹豫的时间,看到夜摇光被漆黑的阴气裹在里面,温亭湛的目光越发的坚定:“你告诉我,至阳之气是否可以相助摇摇,助摇摇挣脱困境”

  “有自是有相助但师傅能不能挣脱困境我也不知。”金子小心翼翼的回答。

  至阳克至阴,这自然是毋庸置疑,可这其中太多的不确定因素,比如夜摇光的毅力与能力,比如温亭湛的能力够不够等等这些都是不能预测,事关乎到了温亭湛极有可能亲手杀女,金子绝不敢保证什么。

  温亭湛自然懂其中的意思,所以他深吸一口气,毫不犹豫的取出了阳珠:“替我开路!”

  言罢,温亭湛一个纵身朝着夜摇光飞奔而去,金子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事实上它也有私心,现如今能对夜摇光有所帮助的只有温亭湛,比起夜摇光肚子里的孩子不论是在温亭湛的心中还是在它的心中,都没有夜摇光来的重要,因而它并没有尽力的去将温亭湛给拦截回来,而是顺势替温亭湛开路,将围攻温亭湛的至阴之气击散,让温亭湛顺利的跃到夜摇光的身边。

  就见温亭湛取出阳珠,反手将阳珠扣入束缚夜摇光的阴气之中,那阴气受到了攻击,立刻蔓延而上,顺着温亭湛的手攀爬,眨眼间就将他整只手臂覆盖,顺着胳膊的筋脉侵入温亭湛的心脏。

  手,顿时冰凉到了麻木,那一股阴气仿佛张着血盆大口的巨蟒似要将他整个人吞下去,好在阴气袭向他的心口之时,一股火热的气息萦绕而起,将阴冷之气隔绝在外。

  原本夜摇光和心魔的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之际,她已经有些力不从心之际,一股火热的力量蹿入她的身体,澳门赌博网站:让她整个人一震。更让夜摇光不可思议的是这一股力量竟然大量的被她即将出生的孩子所吸纳,仿佛鱼儿遇见水一般惬意与自在。

  在这一股力量注入之后,夜摇光顿时腹中一股力量奔涌而来,她感觉到孩子瞬间滑落,甚至没有任何的疼痛感。

  一声婴儿清脆的啼哭之声后,一束刺目的金光从天空之上沿着之前被灵气冲破的轨迹,如阳光将所有邪恶粉碎,那些阴气瞬间华为灰烬,就连施法的心魔也瞬间被包裹,在金色的光芒之中一寸寸的腐蚀。

  “这不可能,不可能!”看着自己被腐蚀的双手四肢,心魔完全无法置信,它试图挣扎,最后却是徒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点点的在太阳升起之下灰飞烟灭。

  海塔寺之中等待已久的源恩和益西都忍不住眼底泛起一阵激动的波澜。

  “佛子降世,天下浊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