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35章 先天之魔
  温亭湛先让小乖乖传信给乾阳,澳门赌博网站:再让小乖乖传信给陌钦。然而,二天之后,陌钦已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乾阳却依然还没有回信。

  “小阳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黄彦柏担心的问道,他现在因着是温亭湛的徒弟,在辈分上和乾阳一样,两人倒是打成了一片。

  “他是天运之人,不会有事。”夜摇光心里也是有些担忧,不过是担忧乾阳遇上了什么麻烦,但是她坚信乾阳不会有生命危险,“小乖乖没有寻到他,最大的可能是他陷入了小乖乖无法破解的阵法之中,亦或是结界之内。”

  且乾阳的身上还有她这个做师傅所绘制的本命符篆,若是乾阳有生命危险,她早就感应到,还有乾兑那边,夜摇光不信他没有在精神上和乾阳建立某种联系。

  “待我们从日月山回来,若是小阳还未归,我们便去一趟嶓冢山。”陌钦也适时的开口道。

  夜摇光点头,然后伸手摸了摸温亭湛的脸:“我这就和陌大哥去一趟日月山,我会快去快回,你在家中要仔细自己的身子。我会保护好自己,和我们的孩子。”

  古灸也是今早接到了他父亲的回信,信上古灸的父亲提及古灸一位叔叔病故,虽然夜摇光知晓这并不是因果还报,因为最先出事的应该是和古灸血缘牵绊最深的人,由深到浅。但到底让古灸心中自责而不安,夜摇光只好立刻带着他亲自去一趟日月山,争取三五日就将这件事给解决,大家都能够安心的度过新年。

  温亭湛也知道这件事刻不容缓,为了让夜摇光走的安心,他执起夜摇光的双手,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亲,什么话都没有说,漆黑幽深的眼眸揉碎了一片融融暖光,安静的看着她。

  眼中的含义,他们彼此都了然,夜摇光也不顾这么多人还在,踮起脚尖,就在他的唇角边落下一吻,然后毫不留恋的推开了他,带着金子虽则陌钦一道离开。

  这件事始作俑者乃是古灸,必然要将当事人给带去,古灸跟着陌钦,而夜摇光这边则是由金子出力,都是御空而行。日月山本就在西宁府内,只不过一刻钟他们就到了目的地,大雪纷飞,抬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这日月山,原是集日月精华而得名,按理说应当是纯净无暇,灵气萦绕才是,可为何气息如此复杂?”陌钦站在山中,感受着山中的气息,有些不解。

  他们原本是打算直接飞入古灸摘花的地方,可古灸却忘了路,而他们行到这里,仿佛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流竟然将他们的五行之气给挡住,无奈之下只好在这里落地。

  “金子,可有感到什么不妥之物?”夜摇光现在感知力实在是太弱,她听了陌钦的话之后,就侧首问金子。

  金子很仔细的去感应,然而除了一点混杂的气息,它竟然也是什么都没有感应到:“师傅,这山有些怪异,也许山中生长出了魔物。”

  “魔物?”夜摇光蹙眉,“难道是这魔物对龙脉起了窥觊之心,因为重创了龙脉?”

  人类的修炼者,都不会轻易对龙脉出手。当初夜摇光遇到的那一个,乃是因为碰上了千年难遇的孤山,这一座孤山牵扯到的生灵并不多,因此那人利用了连山,就算连山一人不足以抵命,也祸及不到背后之人的亲族,顶多是他自己也赔上性命,但富贵险中求,他自然是要赌一把。

  可日月山的龙脉,乃是一条大龙脉。毁去这样的龙脉,殃及的生灵何止千万,甭管是主谋还是帮凶,那都是付出极深的代价,她还一直纳闷,好好的龙脉,又不曾招惹凡人,这人就当真为了这一点利益,连性命和亲族都不顾了么?

  却原来竟然是魔。

  夜摇光面色凝重看向陌钦:“应当是先天之魔,陌大哥,我们当心些。”

  魔分为先天之魔,和后天之魔。先天,就是有神识开始它就是魔,是天生的魔;后天,则是魔修,原本他们可能是人、是妖、是修炼者更甚是佛修沦为魔道

  两者相比较,前者要比后者强盛难对付千百倍,因为先天的魔也许是无形的存在,比如只出现在人的梦中的梦魔,以蚕食人的梦境为修炼,再比如以人的精神力和生命力为修炼的病魔或是祸害天下的瘟魔等等,这些魔一旦成灵,就格外的难以对付,因为它们不但无处不在,且无形无色更加无根。

  后天之魔,纵使兑入了魔道,也不会玩刺激到要去动龙脉,因为它们深知龙脉被动的后果。而先天的魔,它就是龙脉的克星,因为它们也是一种灵,只不过是邪恶之灵罢了,它们动了龙脉,是极大可能的逃过天谴。它们的诞生就是一种逆天,不为天道所容,它们每一分的成长都是在和老天斗法。既然如此,它们自然也不惧怕多一条让天道灭了它们的理由。

  “摇光,你和金子随古公子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探探路。”陌钦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摇头不允:“陌大哥,此时此刻,我们不能分开,我们尚且不知到底这只魔是什么来历,敌暗我明,若是我们分离,只怕极其容易被它各个击破。”

  这一趟,因为这只未知的魔物,危险会比他们所想的更大,夜摇光不能放任陌钦打头阵。

  “摇光……”

  “陌大哥,我不会答应,你莫要再劝我。”夜摇光直接不再给陌钦说服她的机会。

  “都是我的过错,惹了如此大一个麻烦,劳你们为着我冒险。”古灸心里万分的愧疚,“还将路也忘了。”

  “之南,你无须自责。”夜摇光笑着摇头,“这世间没有几个人一生不经历些天灾,你这也是无妄之灾,你是被这只魔给算计,它想让你成为它的替罪羊,亦或是借了你之手,助它吞噬龙脉。因而你才能够闯入龙脉的领地,你会忘记路,这是你无可抗拒的事情,因为它干扰了你的神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