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32章 一举数得
  “我这是近墨者黑!”夜摇光毫不嘴软的反驳他一句。

  温亭湛是精心剪裁的剑眉一挑:“摇摇,澳门赌博网站:为何不是近朱者赤?”

  “因为你比谁都腹黑。”夜摇光理所当然的说道。

  温亭湛无奈而又宠溺的笑了笑:“我只当夫人这是在赞美我便是。”

  “黄坚已经出手了,这件事恐怕不好善了。”夜摇光没有和温亭湛接着磨嘴皮子,而是正色道。

  这件事既然真的是黄坚在背后主导,温亭湛要查明真相就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公道,好在温亭湛做事秉承原则,换了个人,若是因为发生在平常百姓之间就不重视,顺水推舟将格来认作凶手草草结了案,那就是一脚踩入了黄坚的陷阱之中。

  只怕温亭湛前脚才结案,后脚黄坚就让人将事情的真相给掀出来,让整个西宁的人看看,看看温亭湛是多么的不将藏民的命不放在眼中。经此一事,日后温亭湛再做什么有利于藏民之策,那都是在假惺惺,藏民是不会再相信他,而西宁的汉人也会认为温亭湛表里不一,更会让才去书院座讲过的温亭湛沦为一场笑话。

  他在书院的行为,更是虚伪至极。

  “一举数得啊!”夜摇光轻叹一声,“黄坚找了两个百姓来入手,也算是颇费了心思。”

  寻常百姓,一则不容易留下太多的马脚;二则不容易引起温亭湛的警觉性,黄坚以一个知府的角度想过,涉及汉藏之间的矛盾,牵扯的又不是大人物,只怕十个有九个都会乐得糊涂,顺水推舟。三则,百姓才是最关心百姓事儿的人,只是许多为官的人本末倒置,不把百姓当回事儿,一心着眼于官场。

  想到这里,夜摇光面色变得有些慎重,她仰头看着温亭湛:“也许,他这只是一个试探,试探你的为人,试探你到底要如何治理西宁,试探你的底线。”

  夜摇光的话让温亭湛笑而不语,他淡淡的说道:“这些事情,夫人便无需操心,有我在即可。我和黄坚对上是迟早之事,原以为他老谋深算,应当沉得住气,却没有想到,不过四个月就已经按耐不住,如此急于给我添堵,我自然要好生回敬他一番。”

  “我便是想要为你操心,也是有心无力,这些东西你比我在行,我有那心思为你担忧,不如好好的养胎。”夜摇光耸了耸肩,恰好这个时候阿尼娅亲自带着人端着饭菜走了进来,夜摇光连忙岔开话题,“先吃些东西,都这个时候,差不多都是晚膳,你权当晚膳,等我们回府之后,再让田嫂子做些宵夜,陪着我吃。”

  温亭湛笑着点头,夜摇光静默的双手撑着下巴,看着他静静的用膳。

  他们在阁楼之中,桌子正对着打开的窗轩,窗轩外有正盛开的腊梅在绽放,一两枝艳红色在十二月灰沉沉的天空之中显的格外的艳丽,而温亭湛今日着了一袭淡墨色的外袍,从夜摇光的角度看过去,他与外面的天地仿佛融为了一幅泼墨画,而那唯一有一抹亮色的腊梅,不但没有被凸显,反而更加的衬托了他。

  那一种属于浓墨浅笔勾勒出来的磅礴大气,稳如泰山的沉静,与难以描摹的清雅雍容,夜摇光不由看痴了。她发现,有一种人,不关乎他的举止,任何时候他都可以融为一幅精美的画。

  冷风吹拂而来,夹杂的浅淡寒梅冷冽之香,却在飘过他之后变得冷且淡,让夜摇光只嗅到了属于他独特的清幽怡人的气息。

  “古人言,秀色可餐。”温亭湛吃完饭之后,看到夜摇光依然单手撑着下巴,眉眼弯弯,一双潋滟的桃花目尽是华光的看着他,不由凑近夜摇光,声音轻柔的问道,“夫人,可看饱了?”

  “越看越饿,可如何是好?”夜摇光语气带着一点轻佻的说道。

  “为夫说过,夫人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温亭湛做出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夜摇光瞥了他一眼,就抓起他的手:“吃饱了,我们就先回府。”

  腐园的事情,有幼离和阿尼娅在,已经足够,夜摇光将宜宁和宜薇都带了回去,这次来青海,除了当初怀孕在身,现如今已经产下一女的宜芳以外,夜摇光带了所有的人来。

  夜摇光和温亭湛刚刚回到府中,就在门口碰到了古灸,古灸自从跟他们一道来了青海之后,就在名山景点游玩,也不带人,只有温亭湛暗中派的暗卫。

  看着满脸青茬的古灸,夜摇光一愣,险些没有认出来。

  古灸也知道他这副不修边幅的模样估计吓到了夜摇光,于是有些讪然的解释道:“人走在外,难免有些随意,失礼之处,弟妹见谅。”

  夜摇光摇了摇头:“我明白。”

  古灸是那种痴迷于作画的人,当一个人沉浸在一种情绪之中,废寝忘食都有可能,更遑论是打理自己。

  “允禾,我这次出去,弄了一样好东西回来,正要与你分享。”古灸立刻兴致勃勃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莞尔,扶着夜摇光和古灸一道进了屋子里,让古灸先不急,沐浴洗漱之后他们再来说话,古灸纵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温亭湛分享好东西,但碍于夜摇光在,也不好如此邋遢,于是压下心中的急切,先去洗漱打理了一番。

  似乎是要故意磨砺古灸的耐心,等古灸沐浴整顿之后拿着东西兴致勃勃的赶来,温亭湛又慢条斯理的建议他用些吃食,急性的古灸碰上慢条斯理的温亭湛,注定是被温亭湛影响,于是他又耐着性子吃了东西,才将他的东西递给温亭湛。

  是一个装朱砂的小盘:“这是我在日月山上,无意中发现的一种花,我将之采摘研制成了颜料,这颜料很是独特。”

  怎么个独特法,古灸直接展开了一幅画,画的是一种夜摇光不认识的红色花,着色格外的有层次感,宛如一簇繁花盛开在眼前。

  “之南的画技又精进了。”就连温亭湛都不由感叹。

  古灸摇头:“并非我画技精进,这色我是一笔而成,这花提炼出来的颜料,天生就有层次。”

  古灸说着,就将装着颜料的小盘打开,顿时一丝浅淡的灵气从小盘之中溢出,夜摇光的目光一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