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26章 准备开源
  一想到凉凉爽爽的橡子豆腐,夜摇光就有些坐不住了,来到这个时代其实她是没有吃过的,甚至被属于这个时代的美食诱惑的已经忘了橡子豆腐,以往也不是没有见到过橡子,只是都没有想到这一点,今日也是温亭湛提到了橡树村的生计,夜摇光才想到了这一点。

  做橡子豆腐其实并不难,就是要做出橡子淀粉,橡子的淀粉量很高,而且橡子淀粉很容易保存,这个时节将橡子淀粉做出来,可以保存到来年,橡子豆腐凉热各有吃法,可夜摇光却喜欢夏日吃凉的。

  橡子粉的步骤也不难:

  首先,把收集起来的橡子果实晒干,当果实有裂缝时剥去外壳,再把剥开的果肉晒干,一定要晒,如果不晒干,直接洗粉,橡子粉是不会沉淀的。

  其次,把晒干后的橡子果肉浸泡在水里,浸泡两周左右,且每天换一次水,若是不勤换水,做出来的橡子粉将会有一种涩味。直到完全浸泡开橡子果肉,再把橡子果肉捞起。

  然后,磨成橡子淀粉,此时的橡子淀粉是湿的,需在容器中重复搅拌,沉淀,过滤,过滤一般三五天过滤一次,依然是为了去涩味,待浸泡的水雾出现涩味时,将淀粉沉淀上层的水除去,这里可以用草木灰吸去上层未去完全的水份。

  最后,取出橡子淀粉,此时橡子淀粉呈块状,晒干的过程中需将其弄碎呈粉末状。

  这样橡子粉就做出来了,夜摇光做出橡子粉已经是一个月之后,期间失败了一次,不过饶是如此,温亭湛依然对夜摇光信心十足,所以早早的就让人去将橡子全部收集起来,一般三斤橡子可以出一斤橡子粉,但是一斤橡子粉可以做十斤的橡子豆腐,夜摇光做了二十斤的橡子豆腐,做出来之后不但送了整个府衙的人尝了鲜,还送了些到昆仑书院给宋山长。

  “快来尝尝。”夜摇光做了一个凉拌橡子豆腐,一个辣炒橡子豆腐,一个红烧橡子豆腐,还用肉沫炒了一个橡子豆腐,这一日正午夜摇光做好了之后,就迫不及待带到府衙,给温亭湛评价。

  “你们俩也别走了,一块吃吧,我做的多,阿湛一个人也吃不完。”夜摇光见叶辅沿和卫荆打算退下,就招呼着他们。

  两人有些犹豫,还是温亭湛也开口:“今儿让你们尝尝夫人的手艺。”

  两人这才行礼之后,在温亭湛的左右两边坐了下来,宜薇递了筷子给他们。

  “夫人这是做的何物?”看着一盘盘不是棕色有些偏黑的软软东西,叶辅沿有些好奇。

  “昨日送给府衙的橡子豆腐。”夜摇光回答,“我们家里这是第一次做,我做了几种吃法,你们看看你们的偏好。”

  温亭湛先吃了凉拌的,然后吃了炒的,再吃了红烧的,吃了红烧的之后就顿住了:“这口感颇有些不同。”

  夜摇光笑眯眯的说道:“不同的做法,自然味道不同。”

  温亭湛笑看了夜摇光一眼:“非是味道,而是口感。”

  “算你嘴尖!”夜摇光满意的笑道,“这红烧的橡子豆腐,我是昨夜将之冻了一夜。”

  之所以她今日才做,昨日没有做,就是为了这一道菜。这个要夜间放在零下三到五度的地方冻,待冻透后再放到太阳下晒,将化冻时再挤出水份晒干,然后将晒干的冻橡子豆腐放入冷水中浸泡一二分钟,泡透后取出挤去水份,最后配上调料来烧,这样的烧橡子豆腐,吃起来会格外的独特,但就是工序复杂。

  “夫人这道菜,很美味。”叶辅沿和卫荆都一边吃一边点头。

  “那是自然。”

  能不美味么?现如今晚上的温度哪里能够保持到零下三到五度,夜摇光可是用了五行之气凝聚出来标准的冰,将之冻了一晚上,白日里的太阳也是化不开,她用的五行之火的热度,不说这道菜本身就好吃,又融合了灵气,自然味道奇佳。

  金子那只贪吃的猴子,可是吃了三盘才肯撒口,连她的追打都不顾。

  “侯爷是打算将这门手艺教给橡子村的人么?”吃完饭之后,叶辅沿坐在下方问温亭湛。

  “我要将之变成他们的活路。”温亭湛如是回答,“将技术教给他们,他们未必护得住,且还容易打破村子里的平和。”

  叶辅沿听了连连点头,这也是他顾虑的事情,橡树村有些复杂,因为地域不太好,土地种子不给力,所以被列为西宁府城管辖内最贫苦的一个村子之一,且藏民和汉人各占一半,还有一两户其他族人,这也是为何温亭湛要从这个村子下手的原因之一。

  如果这个时候,温亭湛将技术教给了其中一家,一个大家都很贫困的平衡就打破,这个消息不传出去也就罢了,若是传出去,身为父母官的温亭湛这就是厚此薄彼的举动,给了汉人,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以后想融合藏民和汉人就不容易,这件事会成为藏民心中的一个疙瘩,他们会认为同为汉人的温亭湛在利益考量之下,优先的还是汉人。但若是给了藏民,却时机不对,会让汉人觉得温亭湛主次不分,日后想要同化二者,也会艰难。

  “侯爷打算如何做?”叶辅沿沉吟了片刻问道。

  “你有何看法?”温亭湛不答反问。

  叶辅沿思忖了片刻才道:“侯爷请恕我直言,侯爷已经外放为官,虽则侯爷家资不薄,可要干大事,侯爷的钱财实在是不足,日后侯爷要外放之地还不少,若是遇上天灾**,侯爷总不能只寄托着朝廷的银钱,也不好每每都伸手向永福侯索要,永福侯毕竟只是太孙殿下的人,而非侯爷的人。属下愚见,侯爷也需要开源。”

  “你是要我们自己去开铺子?”夜摇光听明白了叶辅沿的意思。

  “这原本就是夫人的方子。”叶辅沿说的理所当然,“我们可以高价收取橡子,若是夫人和侯爷还是觉着不够,也可以雇佣橡树村的人来做橡子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