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19章 为你而更谨慎
  可想而知,得知真相的宋凛是多么的痛心疾首,他不但错失了他至爱之人,还到如今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更是不知道儿子的去向。宋凛费了无数的力都寻不到周简。也因此,他完全没有了再为父母官的心,连家中父母他尚且做不好,如何为一县百姓的父母?

  于是他辞了官,专心去寻了儿子,一走就是三年。不但他没有寻到儿子,更是错失了一对儿女成长的过程,妻子明知道他是为何,却从不曾抱怨他一句,无论他走多远多久都在家中为他孝顺爹娘教导儿女,他心中有愧,遂放弃亲自寻找周简的下落。一直派人和托亲朋好友打听,去了昆仑书院做了教书先生,这一做就是十年。

  不过是刚刚到了四十不惑之年,正被朝廷任命为昆仑书院山长,是男儿功成名就之时,他便因为心中郁结难舒,身子每况愈下,在弥留之际,竟然遇上了这只鬼,一个是寂寞了数年的孤魂野鬼,一个是即将大限的人,也不知为何宋凛竟然能够看到他,两人又都是从事教育工作,因而一人一鬼还颇有些相逢恨晚,畅聊彼此的人生,宋凛白日里都是神志不清,到了夜间却有精气神,他们常常抵足而眠。

  它会知晓宋凛的一切并不是因为吞噬了宋凛的灵魂,而是宋凛亲口告诉他,在宋凛过世的前一晚,宋凛突然发现它能够附着自己的身体,想到自己还漂泊在外的孩子,以及愧对了这么多年的妻儿,他心中万分不忍,于是就在彻底去世之前,将它拽入了自己的身体里。

  说完之后,宋山长从怀里取出了一块佛牌递给了夜摇光:“我句句属实,温夫人,这是宋凛去世前,请他夫人去海塔寺为我所求。据说是宋凛生前曾相助过海塔寺的僧人,因而这佛牌乃是海塔寺益西长老亲自开光,只要我携带在身上,便可保我平安。”

  夜摇光看着萦绕着淡淡凡人看不见的佛光的佛牌,她没有伸手去触摸,这种东西不论是不是修炼,沾染的气息多了,佛光就会减弱。但是这个佛牌足够证明,宋山长句句属实。

  “这佛牌的佛光可定魂,让修炼之人看不透你的无根之魂。”夜摇光凝眉道,“但你已经用了五年之久,佛光已经开始消散,待到它的佛力被你耗尽之后,稍有一些修为之人都能够一眼将你看穿。”

  夜摇光说完之后,宋山长苦笑:“其实今年我也已经有所察觉。”

  去年他就有些感觉,但今年偶尔夜间他竟然会出现魂游征兆,他知道他在这具身体里的时日恐怕不多,但是他尚且未寻到宋山长的长子。

  “照我推论,不出三年你必将无法再寄住于这幅皮囊。”夜摇光定论道。

  “多谢温夫人相告,看来我得加紧完成宋凛的遗愿。”宋山长很诚恳的向夜摇光表达谢意。

  见此,夜摇光的目光落在了温亭湛的身上,温亭湛漆黑看似含笑的眼眸之中点着些许阻挠之意,见夜摇光读懂没有多言,他便开口问道:“不知你前生姓甚名谁?”

  “说来也巧,学生也姓宋,单字一个明,学生乃是光佑四十六年的举子,猝于兴华七年,祖籍襄阳。”宋山长如实相告。

  温亭湛点了点头:“宋山长且回去,今日之事我们夫妻二人定然会守口如瓶,宋山长的邀约,本官定然会如期而至。”

  “下官替昆仑书院的学子多谢侯爷。”宋山长有些激动。

  现如今温亭湛就是一块活字招牌,他毕业于白鹿书院,由于此刻不实行地域志考试,只实行书院制考试,也就是你在何处就读,就拥有该书院秋闱的考取资格,但是你要跨越省份到其他省份书院求学,这并不容易,基本都只有解元才会万无一失,否则被所求的书院拒绝,你祖籍的书院也会因此心里不舒坦而舍弃里

  所以,现如今白鹿书院因为温亭湛的缘故已经俨然成了书院之首,不少学子万里奔波求学白鹿书院,看得其他知名书院都是眼红不已。作为昆仑书院的山长,宋山长自然也是希望昆仑书院名声更响,广纳更多贤才,到不仅仅是为了虚名,而是为了学子。越多不同地域的学子融合,就能够为书院引入越多的新文化,也能够让书院的学子广交天下有学之士,对于他们日后出仕也是极有帮助。

  如果温亭湛肯去昆仑书院坐讲一次,恰好明年就是招生之际,一定能够让昆仑书院也名声大响,不求别的,只求后年文赛,昆仑书院也能够在参选之列,这样就更能够促进昆仑书院学子的学习动力。

  等到宋山长高兴的离开之后,温亭湛当即让卫荆去调查宋明这个人。

  “我觉得,他所言非虚。”夜摇光看着小乖乖飞出去,站在阁楼的栏杆前对夜摇光道,“虽则我已经无法看他的面相,但凭直觉,他应当是个可帮之人。你为西宁知府,昆仑书院若是后年秋闱能够多出几个优秀的举人,也是你的政绩之一,他也算是在为你效力。我助他一臂之力并无不可,更遑论你还要借他之手在昆仑书院兴起藏语,将汉藏两族治理得更加的融洽。”

  “我也看出他实在是一个有学且有品之人。”温亭湛含笑道。

  “那你为何方才给我使眼色?”方才若非温亭湛制止,澳门赌博网站:她就会直接开口说能够帮助宋明在宋凛的身体里扎根。

  “因为这是你所为之事。”温亭湛轻轻的执起夜摇光的手,“我不得不慎重。刚正之人未必没有过失之举,前头我们遇上的胡霆不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若是他也有,我便要视情况而定,用相同之事试探他一番,看一看他可有悔过之心。”

  温亭湛不希望他的疏忽,让夜摇光帮了一个日后会连累她的人。并不是品行没有问题的人,就没有私心,有些人品行极好,但私心也极重,再触及到自己执着的利益之后也会剑走偏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