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14章 有一只鬼
  “鬼?”夜摇光果然立刻醒了神。

  没有金子速度快的温亭湛随后迈入房门,澳门赌博网站:恰好听了金子的话,便问道:“是哪一个?”

  “那个穿藏青色衣裳之人。”金子回答。

  温亭湛立刻知晓它说的是谁,折身就去将卫荆给喊出来:“你去查一查宋山长。”

  夜摇光瞪大眼睛,竟然是一个府城学院的山长!能够被温亭湛宴请的山长,必须是朝廷所授官职的山长,整个西宁府只有一座学府是被朝廷所重视,也就是所谓的公办书院——昆仑书院。

  昆仑书院虽然没有白鹿书院,瀛天书院和岳鹿书院那样的名震天下,但是在青海却是最高学府,不但囊括了整个青海顶尖的学子,还有不少吐蕃的学子。

  “书院那样浩然正气的地方,它是如何生存?”夜摇光蹙眉。

  鬼是阴气,它虽然可以靠着吸纳阳气而增长修为和存活,但它不能长期逗留在阳气极重的地方,古代的书院除非是女学,否则全是男子,好多都还是童男之身,阳气不但盛而且纯。

  “他附了那人的身。”金子对夜摇光道。

  “他是借尸还魂,还是夺舍重生?”夜摇光便连忙问道。

  两种都是鬼魂附着在人的身体上重生,夜摇光自己这种叫做借尸还魂,并且还不是出自本意的借尸还魂,所以她身上没有杀孽。但如果是夺舍重生,譬如黄彦柏那样的就是,黄彦柏是和原主通过交易而得来,这具身体第一支配权的原主允许了,黄彦柏只要将神魂扎根下去,也是不违背天意,不染杀孽。

  可若是鬼魂在遇到了一副和自己相契的身躯,不顾原主的意愿,吞噬了原主的神魂,霸占了原主的身躯,那就是罪孽。

  “我也没有看出来,他身上有法宝,将他的气息隐藏得极好。”金子摇头道,“我初时都没有察觉,若非我去厨房……”

  说道这里金子顿住了,夜摇光翻个白眼,这家伙肯定是在酒楼又发现什么好吃的,但是没有吃够,打算去厨房顺,说了它多少次不能去偷东西,可是这家伙就是改不了去厨房偷吃的坏毛病。

  金子弯着眼睛笑的一脸谄媚:“我想寻个安静的地方享受美食,就看到他出恭从茅房之中出来,走到走廊之上遇上了一只狗,那狗对着他犬吠不止,追着他不放,就恰好看到他眼睛阴光一闪,将那狗吓退。我这才跑回去,在师爹的旁边用精神力看了他的真身。”

  “你没有惊动他吧?”夜摇光担忧的问道。

  “我一直隐藏着!”金子信誓旦旦道。

  每次和温亭湛与夜摇光出去,它都是缩得极小,躺在他们的袖袍之中,而且到了它现如今的修为,它的气息不会外放,就算是修为极高者,没有看到它都感应不到它的存在。

  “那便好。”夜摇光点了点头,就将金子给打发,“快去沐浴,早些歇息。”

  等到金子离开之后,夜摇光躺了一会儿,温亭湛就已经沐浴回来,躺在她的身侧,伸手将她圈在怀里:“我已经让卫荆去查,别多想。”

  夜摇光斜了他一眼,就闭上眼睛:“我哪里有多想,我就是睡意被金子给打散了,我这刚刚酝酿了一点,又被你给破坏。别吵我,我要接着睡觉。”

  温亭湛哭笑不得的看着闭着眼睛的妻子,他没有反驳她,其实比起以前夜摇光的心态已经平和了很多。遇到妖魔鬼怪之事,也不如以往那般沉不住气,温亭湛到现在已经明白了为何夜摇光以前会那般。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存在价值,不能将之扼制与抹杀,否则那就将会是一具行尸走肉。譬如夜摇光她擅长降妖除魔抓鬼,这也算是她赖以生存的技能,体现她人生价值的特长。所以她会比一般人敏感,但其实更多的是,她只想用做这些事情来证明自己的意义和她活着。

  现如今她的改变,是因为她活着不再只是做这些她认为是修炼者义务之事才能够证明,因为她的身边有了他,有了他们的孩子,有了她在乎的人和事,温亭湛很欣慰夜摇光这样的改变。

  这证明他在一点点的将她空荡荡无所依托的心填满。

  这一日早晨,夜摇光醒来的方式格外的独特,她不是被生物钟给叫醒,而是被腹中孩子的踢打所惊醒,猛然睁开眼睛,天色还灰蒙蒙一片。她掀开被子,撩起她的衣衫,看到她的肚皮在动。

  那种感觉夜摇光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但是她有种欣喜想哭的冲动。

  很快,温亭湛也幽幽转醒,就看到妻子盯着雪白的肚皮,不由抓过被子给她盖上:“深秋寒凉,你便是修炼之人,也得当心。”

  夜摇光将温亭湛的手,隔着被子按在她的肚子上:“阿湛,他在动。”

  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母亲的声音,那小家伙果然又动了一下,这是温亭湛第一次体验到胎动,他虽然懂医理,知晓这是怎么回事儿,但是第一次感受,还是觉得这种感觉很微妙很神奇。

  两夫妻都这样被胎动给弄得没有一点睡意,一直非常无良的在折腾着他们的孩子,就是想要他动起来满足一下他们两的好奇心,等到天微微亮的时候,温亭湛就依依不舍的起身穿衣洗漱去练武。

  练武完了,用了早膳,都穿好官服还折回来,亲了亲夜摇光,然后摸着夜摇光的肚子:“乖孩子,快快睡,等爹爹下衙回来再陪你玩。”

  夜摇光顿时不干了:“凭什么等你回来陪你玩,我才是他娘,他呆在我肚子里,就应该陪我玩!”

  末了,忍不住吃味的抱怨一句:“还说你心中我最重要,以往也没有见你为了我折回来。”

  听了这话,温亭湛哪敢再说别的,连忙讨饶:“是为夫的错,夫人快带着他再歇会儿,醒了就可以陪他说说话。”

  夜摇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你快走吧,别吵着我和儿子睡觉!”

  “夫人怎知是儿子……”

  夜摇光闭上眼睛,拒绝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