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12章 这只是一个开始
  “欢迎之至。”

  “求之不得。”

  夫妻两几乎是同时开口,而后三人对视,齐齐笑了起来,这个中秋节,他们很愉快的度过。翌日,陌钦依然来去匆匆的离开,因为他的事情只是告了一个段落,并没有完全做完。

  夜摇光他们也即刻动身回了帝都,乾阳已经取了五行之水回来,夜摇光有些迫不及待的用五行之水混合出五行之土的淤泥来养小荷花。

  八月二十日夜摇光和温亭湛回到了帝都,这几日他们虽然在路上,可是所有的消息都源源不断地送到了他们的手上。

  首先是,兴华帝对温亭湛破开税银案,并且一分不少的追回了税银下旨称赞,赏赐了不少东西,外放温亭湛为西宁知府。元朝有史以来,初放的官员,温亭湛创了新高,基本外放的人都是从知县,还有不少是县丞,最高的也就是从五品的通判,正四品的初放温亭湛是第一人。

  但是税银案的功绩在,想要弹劾的御史也是弹劾无门。除了温亭湛以外,闻游、陆永恬与何定远都被外放。闻游去了杭州一个小县做了知县,陆永恬被派到了西宁做了正六品的门千总。

  门千总就是统领城门,掌握一府城的门禁。

  “小六这职位,是你有意而为吧?”夜摇光听了之后,立刻就觉得这世间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如果不是温亭湛运作,陆永恬怎么可能就被外放到了他们眼皮子底下。

  “南久王和黄坚私谋,我们此去指不定要动兵马,肥水不流外人田,摆着的功劳,何故便宜旁人?”温亭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对夜摇光道,“门千总是个好职位。”

  “能不好么?”虽然只有六品,但却独立领兵,虽然兵不多,但真要是顽强抵抗,门千总还能够将总督关在城外呢。运用得当,那绝对是天大的功劳,她狐疑的看着温亭湛,“其实他们几个,你最护的不是士睿,而是小六。”

  “小六心思单纯。”温亭湛婉转的默认,“士睿和小六不同,澳门赌博网站:小六我可以护他一生,但士睿却不能,他终有一日要登上九五之位。为君者,若是名存实亡,并非百姓之福。”

  “你这就是在锻炼他独当一面的能力了。”夜摇光叹一声。

  萧士睿要被册立为皇太孙的旨意也已经下达,有了之前国忌日祭祖的征兆,这一道圣旨下的也不算突兀,加上几位王爷也都保持了缄默,倒是没有什么扫兴的声音,让兴华帝不愉。

  但萧士睿才刚刚要被册封,温亭湛自己要去外放就算了,竟然把所有人都给指派出去,把萧士睿独自一人留在了帝都。

  “这并不是我一人的意思。”温亭湛笑着微微摇头。

  夜摇光沉思,除了温亭湛还有谁想要磨砺萧士睿?

  “是陛下。”

  “嗯。”温亭湛颔首,“一个人是无法创建盛世王朝,君主可以不精明,但却不能拖后腿,臣子可以不卓越,但必须忠诚,上下须得一心。陛下想在这几年让小六他们分散各地,各自在领域之中手握重权,为士睿筑起一方坚实的后盾,但也得教会士睿如何用。”

  “陛下也是煞费苦心。”夜摇光轻叹一声。

  萧士睿的政治能力其实并不强。

  这话温亭湛没有接,夜摇光也没有再多言,她去将五行之水取来,用之将五行之土化开,融合出了淤泥,这土的颜色很是纯净,看着没有任何杂色,化开的泥也非常的细腻,将之倒入花盆之中,又装上多余的五行之水,就见到小荷花的花瓣似乎又松了不少。

  “娘,您看这颗莲子也变成了金色。”宣开阳指着一颗原本是绿色的莲子说道。

  金色并不纯正,只是表皮泛着一点金色,都快九月了,其实莲子应该快没有,但这莲蓬里的几颗莲子始终没有任何变化,今日其中一颗因为水土的原因竟然又染上了金色,不知道其他莲子日后得了灵源会不会变化。

  还有这金莲子除了能够净化妖气以外是否还有其他功效,成熟的时候会不会气息外散给她招来麻烦,夜摇光觉得这种佛门的圣物,她得寻到源恩之后,好生问一问。

  不去想这些烦忧的事情,夜摇光伸手捏了捏宣开阳的小脸:“放心,娘亲定然会好好的给你把媳妇养出来。”

  把宣开阳逗得小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时间就在母子两的闲适中划过,温亭湛迅速的将要交代的事情安排下去。西宁知府已经卸任,将所有的事物都整理出来,在西宁府等待温亭湛交接,如今已是深秋,大多地方交接都落实,温亭湛回到帝都之后就没有多耽搁,他就在帝都停了三日,便决定去西宁府。

  临行前的夜里,萧士睿等人全部都齐聚在侯府,他们一道畅饮,怀念过去的时光,并且憧憬飞翔出去的未来,一直到深夜才各自散去。

  八月二十五日一大早,温亭湛他们启程去了西宁,在城门口他们遇上了早已经候在那里的单久辞。

  夜摇光掀开帘子,想到前头去豫章郡时单久辞的话,不由笑着问道:“单公子不会是对阿湛如何治理西宁也颇有兴趣,故而想随我们一道去西宁吧?”

  仿佛没有听出夜摇光话中的刺儿,单久辞容色轻缓对夜摇光道:“不,单某今日来,是特意来送侯爷与温夫人一程。”

  随同单久辞而来的还有单凝绾,她立刻蹦到黄彦柏身边,要分开的小两口都是心中不舍,但也不知道单凝绾悄悄的在黄彦柏的耳边说了些什么,黄彦柏立刻就满眼期待,然后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看着他这副模样,夜摇光真的是怀疑他曾经是活了两千年的魔。

  好在时间有限,很快温亭湛便吩咐启程,两人才分开。

  在温亭湛翻身上马之后,单久辞对温亭湛道:“侯爷,税银案只是一个开始,还望侯爷珍重。”

  “单公子也珍重。”温亭湛浅笑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