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11章 单久辞与温亭湛联手
  因为温亭湛敢的,他单久辞不敢!

  就冲着这一个理由,单久辞就没有拒绝的权利。有些气哪怕是以生命为代价,以生死为前提,也得去争这一口气!

  单久辞目光激赏的看着温亭湛,这一刻他对自己的敌人生出一股子豪情,这是他亲手布置的局面,温亭湛却能够让他亲手来破这个死局。这世间,可还有比这样的手段更让敌人叹服的方式么?

  偏偏这样的时刻,他没有退后拒绝的权利。

  “明睿侯看得上单某,信得过单某,单某岂敢不应?”单久辞大步上前,走到古灸的身边,将手伸向古灸,“古公子。”

  古灸看了温亭湛一眼,就站起身将刀刃递给单久辞。

  单久辞握着刀,看着上方的刻度,不由抬眸轻笑的看着温亭湛:“不曾想,你我有朝一日,还有携手协作之时。”

  “身在同一片天地,我相信我和单公子协作这是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温亭湛回以意味深长的一笑。

  “哪还等什么,温公子请吧。”单久辞蹲下身,他毫不犹豫的将刀刃狠狠的沿着边缘一扎,那手起刀落的迅猛,让柳家的人心都提到嗓子眼,有些人直接迅速的后退,他们都觉得单久辞是疯了。

  唯有站的近的温亭湛,看到刀锋划过,单久辞伸手稳稳的抓住刀柄,而那一条黑色的刻度线恰好还露在外面,他唇角轻勾,蹲下身看了单久辞一眼,就继续用刀一点点的往后划。

  两人似乎在赌气,又似乎在暗中较劲,一个比一个快,一个比一个干净利落,直直的好似都没有看刻度就那么一刀呼啦的往身后一拉。两人是相反的方向,很快他们就到了棺椁相隔最长的两端,两人的手都停在了边缘,他们甚至没有去看手中的东西,隔着月色目光深沉的看着对方,几乎是同一时间,就见他们的手干脆果断的一划。

  这一刀划过,飞扬的袖袍在月色之中仿佛还带着残留的利刃锐光,柳家的人都是大气不敢出,他们都觉得照着他们两这样疯狂的划开,底下的火龙油十有**已经被划破。

  时间过得很慢,然而一息过去,两息过去,三息过去,最终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底板已经完全划开,已经有空气溢进去,如果火龙油任一一袋被划破,早已经燃烧起来,一袋燃起来,其他也会跟着燃烧而起。

  这就意味着,他们两成功了!

  夜摇光紧绷的背脊也放松了下去。

  “单公子好胆色。”温亭湛不吝夸赞。

  “侯爷好身手。”单久辞也同样赞叹。

  两人相视一笑,垂眸将底板给掀开,果然是一袋袋完好的火龙油,宁安王见此连忙一招手,他身后的侍卫就抬着一个个木桶,木桶里全是沙子,这是要处理火龙油,就见这些侍卫小心翼翼的伸手将一袋袋火龙油给放入木桶之中,等到火龙油被取走,白花花的银子就在月色下格外的恍人眼球。因为是背面朝上,上面的印记已经很明显的表示着它们出自于何处。

  “取下面一层银子之时要小心,还有一层火龙油。”温亭湛对着来取银子的人提醒。

  原本一把抓的人顿时身子一颤,立刻变得轻手轻脚起来。

  税银就这样安全的取了出来,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就连宁安王在清点完银子的数量,核对无误之后也是露出了笑容,他这趟差事算是办完,可以回去交差了,将火龙油和税银分别处理好之后,宁安王就带着银子离开了柳家。

  夜摇光和温亭湛也没有在柳家逗留,他们回了冠云街,至于单久辞并没有随他们一道,之后直到回到帝都前,夜摇光和温亭湛都再也没有见到单久辞,不过他原本就是自由之身,没有任何人能够干涉他的来去。

  第二日,宁安王押着全部的税银启程回京,温亭湛和夜摇光并没有一道同行,而是带着夜摇光实现了夜摇光的承诺,在中秋节于源味楼设宴,宴请了白鹿书院的山长与曾经对他们授过课的先生。

  顺便等着已经让古摩尔与阿尼娅送来的宣开阳,等着他们吃了晚膳,散席尚早,大家都想回家再团聚,所以都没有过多的交谈,等到夜摇光和温亭湛回到家中之后,就看到宣开阳已经和古摩尔的长子古科巴在院子里追逐。

  夜摇光看到这一幕,目光不由柔和,中秋佳节他们真的算是团圆了。下人准备了月饼,就在他们坐在院子里吃月饼赏月,温亭湛让宣开阳作诗来咏月之际,陌钦竟然寻上来。

  夜摇光和温亭湛都是惊喜不已,两人亲自去将陌钦迎进来。

  “陌大哥怎么寻到了这里?”夜摇光一边招待着陌钦,一边问道。

  “我原本是打算直接去帝都,幸得临行前传信问了问允禾,知晓你们在这里,因而便赶在中秋来此,我还从未在俗世度过中秋节。”陌钦笑道,“这便是凑上来,体味一番中秋佳节的滋味。”

  “那陌大哥应当早些告诉我,你会来与我们一同过节,我好亲手准备月饼招待陌大哥。”夜摇光有些过意不去,不但没有月饼,就连一道吃饭都没有。

  “你这月份也大了,仔细身子。今年不行,来年再赶上。”陌钦笑着,手腕一翻,一个四四方方的盒子就在他的掌心,将之递给夜摇光,“这个是你要的五行之土,便当做中秋节礼赠给你。至于阴阳鱼,我已经让人在留心,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

  “我就知道寻陌大哥准没错。”夜摇光高兴的接过来,感谢的话也就没有再多说,正如陌钦所说,他们算是一家人,不用那般客套。

  陌钦唇角的笑意加深,他看向温亭湛问道:“你是不是要外放?”

  “嗯,月底应当就要启程。”温亭湛颔首。

  “何处?”陌钦问道。

  “西宁。”

  “是个好地方,就在缘生观跟前。”陌钦点头道,“你只怕少则三年呆在西宁,我若无事便去西宁寻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