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03章 套路百官
  “这有何不妥?”有人反问,这样转一圈就洗清了嫌疑。

  “税银被盗走,查无取向,我想任何一位大人去查,都会查到柳家头上,毕竟除了柳家,没有人能够天时地利人和。”温亭湛淡声说道,“我想问问柳家盗取税银的目的为何?”

  这一问,倒是让人噎住了。柳家缺钱?钱谁都缺,但是柳家有柳居旻和柳居晏在,要捞钱的手段多得是,既然能够抓住曹弓的把柄,威胁曹弓,证明柳居旻不蠢,那不蠢又怎么会去动税银?

  他们都是为官,设身处地的想,除非是他们脑子被驴踢了,否则打什么银子的注意都不可能打税银的注意,还一查就立刻查到自己头上。

  “既然柳大人是清白,为何他在发现税银之后,不上交正名?”这下又有人反驳。

  温亭湛看向这人:“石大人,若是换做你,你是将一半税银上交,还是想办法查到另一半税银之后再上交?”

  “那自然是……”查到另一半税银。

  不然这样交上去,不但证明不了清白,反而会被告私吞了一半,且税银怎么会在自己的手上,自己也说不清,天下最难堵的就是悠悠之口。没有充足的证据,一半的税银栽赃到了自己手上,那定然是有人在对自己不利,谁都会这般想。这个时候挺身而出,岂不是自讨没趣?

  “柳大人所作所为不过是人之常情。”温亭湛收回目光回道,“不过柳大人因我之故,选择了一条铤而走险之路。”

  “铤而走险?”所有人几乎是一时间想明白了柳居旻要干嘛。

  “温大人有何证据?”

  “我自然是有证据,柳大人私下联络造银之人已经被我所擒获。”温亭湛从袖口之中抽出一卷纸,递给了内侍,“这是双方所签订的契条,上面有柳大人的手印和私人印鉴,陛下明鉴。”

  兴华帝看到契条的时候,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柳居旻好大的胆子。”

  “陛下息怒。”温亭湛不急不缓道,“这契条至少证明一点,那就是柳大人的确非盗取税银的主谋。”

  “他都要融银重造,还不是主谋!”有人跳出来道。

  “若是柳大人是主谋,早有重造之心,没有必要把税银融一半,留一半藏起来,这不啻于一把悬在脖子上的屠刀。”温亭湛轻笑道,“亦或是冯大人会如此行事?”

  那人脸瞬间涨红,悻悻的退下。

  “好,便是如此证明柳居旻非盗取税银的主谋。那你如何笃定另外一半税银在柳老太爷的棺材之中?”吏部尚书问温亭湛。

  “既然柳大人非盗取税银的主谋,那这税银被人盗了放在柳家,定然是要陷害柳家。”温亭湛慢条斯理的偷换了一个概念,将盗取税银的目的理所当然的扣在了针对柳家而为,“想必这背后之人应当没有必要用一批税银来陷害两家人,那另外一半税银定然还是在柳家,不知诸位大人可认同我如此推断?”

  大家面面相觑之后,纷纷点头。

  得到满意的答案,温亭湛才又道:“既然这税银尚在柳家,我派人查探了整个柳家也没有查到税银,因而有了一个大胆的推测,于是我便让去了柳家的人查了查柳老太爷的棺木在何处所定……”

  说完,温亭湛又从袖中抽出一个纸卷,递给了内侍:“陛下请看,这是柳老太爷的棺椁从质地到大小重量,微臣向帝都所有棺材铺的老匠人请教过,这里有他们的供词,按照他们多年来的经验,柳老太爷的棺椁都比正常的这般大小这样材质的棺椁重了不少。”

  呈上去的数据,有柳市荏的棺材打造之后店铺里的人的供词。之所以会有这些数据,这里面有个巧合。

  棺材其实是老早就要准备,有些家里有了老人家,遇上了好材料也会提前准备,而柳市荏的棺材也是早早的备下,但是他的棺材不符合单久辞的要求,因而单久辞就把柳市荏原本的棺材给毁了。

  但是那段时日柳市荏吃了温亭湛给他备下的药,精神越来越好,他认为棺材被毁是个好兆头,证明他寿数还长,也就不急着再备一副。以至于单久辞给他备下的棺材空置了许久,直到他体内毒发,死的极其匆忙,死前他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算计温亭湛,棺材这类事就没有亲自过问,全部交给了得力的孙子和管事。

  这个时候,单久辞就将棺材顺理成章的送到了柳家,这棺材送的急,棺材铺的东家在送的当日就觉得这棺材重了不少,但是柳家催促,他只是简单的检查了一遍,就没有再多想。

  所以,就有了这个东家的供词,棺材在锻造之初和送到柳家之前重了不少,他也不知道是何故。而这一份供词,足以证明棺材里面有猫腻。再加上温亭湛其他的佐证,看了这些东西的文武百官,都被温亭湛套进去,产生了一种直觉,那就是银子肯定在棺材里。

  这下,再也没有人反驳温亭湛的推论。

  大殿静默了好一会儿,有人站出来了:“温大人,虽然一切推论合情合理,但开棺是对死者不敬,若是温大人猜错,那棺椁是因其他缘由而重了,那温大人要如何向柳家交代。若是陛下应允温大人,陛下又如何向天下人交代?”

  “昨日陛下也问过本官。”温亭湛看着这个单久辞的人,“本官愿立下生死状,若是本官在柳老太爷的棺椁之中寻不出另一半税银,本官辜负陛下信任,连累陛下圣明,愿以死谢罪。”

  “明睿侯慎言。”户部尚书傅老爷子不赞同的看着温亭湛。

  温亭湛唇角噙着一抹浅笑,对兴华帝躬身:“恳请陛下恩准。”

  兴华帝也觉得温亭湛有些一意孤行,将话说得太满,他相信税银在柳市荏的棺椁里面,但是他觉得事情不会这般的简单,就如此将银子放在那里等着温亭湛来立功。

  “温爱卿想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