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301章 立生死状
  温亭湛入宫之时,兴华帝恰好用了午膳,正在勤政殿批阅奏章,萧士睿也在,置了一个小案在另一侧,他的面前也有不少奏疏,看到温亭湛进来,他只是抬了抬头,然后又低头认真的看奏折。

  “微臣参见陛下。”温亭湛端端正正的行礼。

  “起吧。”兴华帝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句。

  温亭湛站起身,对着萧士睿躬身:“淳王殿下。”

  “温大人不必多礼。”萧士睿也回了一句。

  温亭湛便眼观鼻鼻观心的静默站在一侧,一时间大殿内只有窗外风吹过珠帘,珠玉相击的清脆声。

  好一会儿兴华帝才开口道:“税银一案,朕已经看了你的奏折,这事儿你做的很好,胡霆是个栋梁之才。”

  胡霆知晓这件事并且默许,温亭湛没有隐瞒兴华帝,也瞒不住,今日若是隐瞒了兴华帝,那么日后单久辞掌握了证据,那他就罪责难逃。兴华帝是个心里装着天下百姓的明君,有时候做君王的就要睁一眼闭一眼。

  就好比胡霆这件事,温亭湛自然是把大多的错推在了曹弓的身上,事实上一切事情也的确是由曹弓经手,而胡霆不过是被动。

  “是陛下皇恩浩荡,微臣不敢居功。”温亭湛谦逊的说道。

  “这曹弓已死,税银胡霆又不知去向?这桩案子并未了,你可有查到税银的去向?”兴华帝搁下朱砂笔,抬眼看向温亭湛。

  “回禀陛下,税银在豫章郡柳家。”温亭湛躬身道。

  “柳家?”兴华帝扬眉,“因何在柳家?”

  “回禀陛下,此事说来是胡霆之功。”温亭湛对兴华帝道,“曹弓受人胁迫盗取税银,胡霆是事后才得知,在知晓之前他立刻下令封锁了湖广所有出入府城城门,因此大批的税银无法运出,恰逢前湖广布政司柳居旻柳大人举家回豫章郡丁忧,曹弓便以送柳大人土产为由,送了柳大人一车东西,这银子就在箱子的隔层。”

  曹弓的确在柳居旻走前送了柳居晏一车东西,只不过这是例行人情往来,的确是一些土产,是代表胡霆和整个湖广与柳居旻共事数年一道送给柳居旻,这一点有据可查,至于当初装土产的箱子早已经被温亭湛做了手脚。

  “柳居旻到如今还不曾发现税银?”兴华帝来了兴致。

  “柳大人早已发现,但柳大人不敢上交。”温亭湛平静的回复。

  “为何?”

  “百口莫辩。”

  “他这是不信朕会给他一个公道?”兴华帝沉声道。

  “不,柳大人并非不信陛下,而是不信微臣,陛下若非派微臣去查税银,想必柳大人已经将税银上缴。”温亭湛回道。

  “他因何不信你?”兴华帝想了想道,“外面不都在传,你是柳家的入赘子,乃是柳家人,他竟然还不信你?”

  “由此可见,坊间传言不可信。若是微臣真如柳老太爷所言,乃是柳家人,想必柳老太爷应当叮嘱柳大人与微臣守望相助。”温亭湛顺势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未必不是柳居旻心胸狭隘,怕你回了柳家分了他的权。”兴华帝忽而笑道,“既然已经查到税银在柳家,那你便去将税银给朕取回来。”

  “微臣便是请陛下恩准微臣开柳老太爷的棺木。”温亭湛便道。

  “开柳市荏的棺?”兴华帝是真的惊愕了,但也只是片刻恢复了常态,“你莫要告诉朕,税银被柳居旻藏在了柳市荏的棺木之中!”

  “正是。”

  兴华帝顿时沉默了,就连萧士睿都惊讶的抬起了头。历来哪里有君主下令在过世的朝臣尸骨未寒之际下令开棺?这足够史官口诛笔伐,当年兴华帝最想的就是开寇家的棺,但是刚刚扳倒寇家,湖广就是大水患,那个时候兴华帝憋闷得不行,但不得不一举一动谨慎。

  等到洪水治退已经二三年之后,兴华帝再来翻旧账已经没有了理由,以至于到现在兴华帝都没有在寇家出了一口气。连寇家都没有,更遑论是到现在还没有多少大罪的柳市荏,最大的罪也不过是欲毁了温亭湛,死前的欺君之罪,但兴华帝也不至于为此将死人从棺材里拉出来。

  “你有几成把握,税银在柳市荏的棺木之中?”兴华帝目光盯着温亭湛问道。

  温亭湛低眉顺眼:“臣有十成的把握,税银就在柳老太爷的棺中。”

  “你可知此举背后的牵扯甚大?”兴华帝的声音渐冷。

  “微臣明白。”

  “你若是开了棺,却拿不出税银……”

  “微臣愿以死赔罪。”温亭湛语气平淡,彷佛说的不是生与死。

  兴华帝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温亭湛沉默了许久,才道:“你先退下,回去好生想一想,朕再给你一夜的时间,明日早朝之后再议。”

  “微臣告退。”

  温亭湛躬着身子退出了勤政殿。才刚刚走下白玉阶梯,萧士睿便追了上来:“允禾,你等等我。”

  温亭湛停下脚步,看着追到近前的萧士睿。

  “那银子当真是被藏在柳市荏的棺木之中?”萧士睿压低声音问道。

  “自然。”温亭湛淡笑道。

  “恐怕不这么简单。”萧士睿已经从兴华帝的口中知晓了这是单久辞所为,是兴华帝授意,他直觉单久辞不会这样好对付。

  “自然是不简单,那棺椁底部的银子都被火龙油上下夹着。”温亭湛也不隐瞒萧士睿。

  萧士睿的眼睛瞪大:“这要如何取出银子?”

  火龙油啊,他们都知道是什么,从前朝起王公贵族都喜欢用火龙油覆盖在墓顶以此防止被穷凶极恶之人贪图陪葬品而盗墓。那玩意儿一见光就燃,且烧伤力之大令人心惊肉跳,若是棺椁底部铺了一层,那么一旦撬开底层,那么多的火龙油别说是银子,只怕开棺的人都别想活。

  届时,银子被烧得一干二净,温亭湛就算不搭上命都不行。

  “你竟然敢立生死状!”萧士睿大急。

  “我自然是有开棺之策。”温亭湛对他轻轻一笑,就转身往宫门口而去,“摇摇还在宫门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