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95章 盗走税银的真凶
  温亭湛的话说的很明白,澳门赌博网站:胡霆自然是让路:“侯爷辛苦,末将等恭送侯爷。”

  温亭湛淡淡的应了一声,就亲自扶着夜摇光上了马车,等到他们的马车离开了武昌府,夜摇光才疑惑道:“这是唱哪出?”

  “试探我们的深浅,看看若是截杀你我,须得用多少高手,付出多大的代价,有几分把握。”温亭湛摆好姿势,让夜摇光枕在他的腿上,“摇摇只管休息,他不敢再动手。”

  “他为什么要截杀我们?”夜摇光一把抓住温亭湛的手,她已经猜到了原因,但终究有些不愿意相信,“他是掳劫税银的真凶,曹弓是为了保护他!”

  “嗯。”温亭湛闭上眼睛轻轻点了点头,“可惜了……”

  夜摇光难得见到温亭湛惋惜一个人,不由问道:“事情到底是怎样?”

  微微掀开眼帘,温亭湛低声道:“曹弓是胡霆当年水灾救下之人,当年……”

  当年作为指挥佥事的胡霆,就算有新任的都指挥使压制,但是他手上仍然有一千多人可以调遣,这些事情温亭湛已经对夜摇光说过,那一场抗洪,胡霆的一千多人只剩下十多个人,但这十多个人并不全都是健健康康。

  胡霆在抗洪的时候,因为筋疲力尽也被洪水给卷走,当时同样被卷走的还有胡霆的好兄弟也姓胡,叫做胡孝。那时候他们在极深的水中,胡霆身受重伤,浑身都是伤口,如果他再泡在水里只怕活不了命。胡孝就让胡霆骑在他的脖子上,这样将胡霆顶出了水面,他们被困在一个隐蔽的水窝之中,是靠着抓住了坚韧的水藤,加之躲避得当,才没有被冲走。

  水直接淹没到胡孝的下巴,他喝了不少泥浆水,四周都是哗啦啦的水声,好几次救援的人隔得远走过,都没有听到他的呼喊,再加上胡霆昏迷不醒,而他每次一开口都会呛一大口污水,这样他们被困在了这个地方足足四日,就在胡孝已经支持不住的时候,终于救援之人再度折回来,靠近搜查,才将他们两人救了回去。

  胡霆虽然躺了半个月,但终究是没有落下病根,而长期在污水之中浸泡的胡孝却落了病根,从此不能人道,胡孝那时候已经二十好几,家中已经娶了妻子。

  这种事情对任何人都是难以启齿的事情,胡孝的自尊心让他没有向妻子开口,为了夫妻之事他们夫妻越发的感情疏离,后来胡孝的妻子也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这件事。竟然背着胡孝红杏出墙,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胡孝后来亲自就捉*奸*在*床!

  这个时代的女人,年纪轻轻死了丈夫守寡的比比皆是,胡孝没有休妻,是因为他们两有孩子,而他的妻子娘家人都死在了洪涝之中,他也担心她无家可归,虽然他不能给她性福,可是他却极力的加倍的对她好。

  这件事情发生,胡孝心中有愧,他也认了,于是他提笔写下休书,打算成全他们两,但他的妻子竟然不愿意被休妻,还嚷嚷着如果胡孝敢休了她,她就把胡孝不能人道的事情捅出去,一下子就激怒了胡孝,胡孝就将两人都给杀了。

  杀了人之后,他才清醒过来,他六神无主,这时候胡霆带着曹弓恰好登门来探望,就撞见了这一幕,无论如何胡霆都不可能让胡孝给这两人陪葬,这是胡霆第一次滥用职权,当时他风头正盛,基本没有人敢和他对着干,他亲手制造了一场盗杀案,交代了两人的死因。

  这么多年,胡霆不离开湖广,是因为当初随着他而死的一千多名兄弟的家人需要他照料,他害怕他走了,这些人就真的孤苦无依。这件事自然是被单久辞给查了出来,并且单久辞还掌握了充分的证据。

  于是单久辞就利用这件事威胁了胡霆帮助他盗走柳居旻交上来的税银,就有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这人啊,一件亏心事都不能做。”夜摇光听完之后怅然一叹,“胡霆的方法不对,以他当日在湖广的地位,他完全可以让胡孝也跟着‘死’,让胡孝带着他的儿子,一道离开远走他乡,寻一个隐蔽的地方过日子。如此就算单久辞查到了,只要单久辞没有证据证明胡孝父子的身份,那就没人能够威胁得了他。”

  夜摇光心里也是不忍一个男子为一个yin妇陪葬,知晓胡孝不能人道,接受不了大可以以此为把柄要挟也好,谈条件也罢,让胡孝休了她。只怕她也知道她如果不是胡孝的夫人,日子一定没有这样滋润。贪图了胡孝带给她的富贵,那就应该好好的做胡孝的妻子。

  “也许是关心则乱,也或许是有其他因由。”温亭湛轻叹道,“以权谋私,偷盗税银,胡霆的罪不小。”

  “阿湛,你不能放他一条生路么?”一个人的面相是不会欺骗人的,胡霆是个忠诚心里磊拓之人,这绝对没有错,他不是为了私心而枉害无辜,也许这两件事是他唯二做的错事,并且这两件事除了曹弓都没有造成无辜的伤亡。

  虽然偷盗税银是直接栽赃嫁祸到了他们的头上,但是夜摇光却明白,他只是一颗被逼无奈的棋子,就算没有他,单久辞也会寻别人来对付她和温亭湛,而且胡霆恐怕还不知道税银是单久辞利用他给他们挖的坑,至于城楼的事……

  夜摇光不想深想下去,毕竟他们也没事,得饶人处且饶人。

  “摇摇,想给他一条生路?”温亭湛低下头看着夜摇光。

  “阿湛,他的功大于过。”如果当年洪灾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湖广的美丽风貌,会有更多人的丧生在洪涝之中,“而且我相信,给他一个机会,将他唯一的弱点抹去,他将会是最爱湖广之人,他会给湖广的百姓带来更多的安宁与祥和,这是后福。”

  除了这件事以外,胡霆真的是一个刚正的好官,否则不会让曹弓用生命去保护他。

  “我给他设了一个考验,如果他通过了,我便应允摇摇让他平安无事的接着守护湖广的山川江河。”温亭湛轻轻一笑,在夜摇光的唇角落下一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