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92章 一星照格局
  小乖乖的速度很快,夜摇光只是歇了一宿,小乖乖就载着金钱鼠飞到了她这里,她早间是被小乖乖的叫声给惊醒,天还蒙蒙亮。

  她披衣下榻,伸手抚摸了小乖乖洁白的羽毛,小乖乖和她同时出发,应该是一直没有间歇,才会这么快的从武昌府到了贵州,又从贵州飞到了豫章郡,五行之气输入小乖乖的身体里,夜摇光不由赞道:“真是勤快。”

  “哼。”趴在夜摇光的被子上的金子,自然是夜摇光一醒它就跟着醒了,这会儿见夜摇光夸赞小乖乖,心里不乐意。

  师傅就从来没有夸赞过它,对它这样温柔过!

  夜摇光瞥了它一眼,收回手就盘膝而坐开始修炼。原本她是打算在老宅歇息一日,试试老宅的九重五行大阵这些年凝聚的五行之气能不能承受得住黄彦柏的功法,奈何她急着赶到书院看曲夫子。

  但是这么早起了床,她也没有睡意,不如盘膝而坐开始修炼。金子见夜摇光修炼,就不打扰她,它伸手将见到它就想缩的金钱鼠拎起来,拽着它细长的尾巴,就将它倒挂着拎了出来。

  好无聊,玩老鼠!

  等夜摇光修炼好,洗漱完毕打开房门,就看到金子也不知道怎么玩的,直接将金钱鼠给玩晕过去了,夜摇光顿时面色不善的拧着金子的耳朵:“你当谁都和你一样皮粗肉厚么?你不知道我现在正是要用它的时候么?”

  “疼疼疼……”金子连忙求饶,解救下自己的耳朵,然后如同犯错的小孩子一般低着头,“我就是把它扔到野猫堆里,哪知它都开始开灵智了,还怕普通的野猫……”

  “也不知当初是谁被一只普通的老虎吓得在树枝上瑟瑟发抖!”夜摇光毫不留情面的翻金子的黑历史。

  金子顿时语塞,然后默默的把头低得更低。夜摇光指着院子的白墙:“去,面壁思过!”

  说完,就抱着金钱鼠走了,扔到野猫堆里也不知道会不会惹上跳蚤,夜摇光先给金钱鼠洗了澡,然后才用五行之气给它疏离了身体,看着金钱鼠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也不想这么急着带着它去看柳家的坟,状态不好,到时候出了岔子可是大麻烦。

  所以,夜摇光决定等到夜深人静的晚上再行动。这一日,夜摇光就没有出家门,在家里用了早膳,然后将小荷花拿出来,捧到花园晒太阳,中午的时候叫了源味楼的大餐,让金子站在一旁看着她吃,睡了午觉到了晚间,金子很诚恳的认错之后,一主一仆就又跑到源味楼大快朵颐。

  吃到一半的时候,卫荆寻了上来,原本他就早了一日被夜摇光派到豫章郡,快马加鞭三日的时间也正好可以赶过来,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模样,夜摇光不由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别讲究,先填饱肚子。”

  卫荆无声的对夜摇光行了行礼,才坐下来,夜摇光又让重新上了几道菜,卫荆看着旁边一盘被啃得干干净净的的螃蟹壳,不由瞪大眼睛看着夜摇光:“夫人……”

  夜摇光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立马威胁道:“记住,你什么也没有看到!你要是敢向阿湛告状,去西宁我就把宜宁留在帝都!”

  卫荆连忙默默的移开视线,然后垂下头,静默不语。

  夜摇光觉得无趣,也不知道温亭湛是怎么栽培卫荆和卫茁,两兄弟一个比一个沉默寡言,都快成了两块行走的冰山。

  等到新的饭菜上来,卫荆开始用饭,夜摇光窥了窥天色,澳门赌博网站:站起身道:“你吃完之后,就回冠云街,我去看一看柳老头子的坟。”见卫荆摆下碗筷,一副要跟着她的模样,夜摇光按了按手,“坐下吧,我今儿不会行动,就是去看看而已,不论结果如何,我等阿湛来了之后再决定。”

  卫荆这才又老老实实的坐回去。

  夜摇光带着金子和金钱鼠,直接去了柳老头的坟头,柳家是豫章郡的大世家,他们家的丧事可以说是轰动整个豫章郡,老家主的丧事自然是有身份的人都会来祭拜,夜摇光派人打听柳市荏的坟地很容易。

  “师傅,这是个好地方!”一站到柳市荏的坟地,金子就叫起来。

  “我看不出来么?”夜摇光白了它一眼,“阴阳冲合,五土四备。单久辞倒是费了心,这么个好地方便宜了柳市荏。”

  所谓阴阳冲合,便是阴阳之气达到了一个极其平衡的状态,孤阳不生,独阴不成,阴阳若是不平衡那就会万物不生,寸草难成。但这世间阴阳真的冲合的地方极其稀少,大多数的地方不过偏颇的不严重,所以没有发生灾难。

  夜摇光围绕着柳市荏的坟头走了一圈,迅速的退后仰头一看,她将罗盘取出来,可惜她的罗盘不是星盘,预测并不精准,但依然看出了这个格局:“一星照耀的格局。”

  “一星照耀格局?”金子懵懂脸。

  别看它知道很多东西,但是那都是关于修炼一途的,真正的关于风水这一方面它也是眼盲。

  “天有一星,地有一穴,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葬得其所,则天星垂光而下照,地德柔顺而上载也。”夜摇光对将罗盘收好,对金子道,“这是借助天星福泽,护佑阴宅的风水。柳市荏这阴宅,虽则不是王侯之墓,但却是长顺延祚子孙,这个阴宅的风水不变,可护佑柳氏在他之下至少五代子孙仕途一帆风顺。”

  “那这坟是不是动不得?”金子眨了眨眼睛。

  “难得你也聪明了一回。”夜摇光瞥了金子一眼,“这坟还当真不能动,一旦动了就再无法拥有。一个人一颗本命星,柳市荏的坟也休想再重新布出这个格局。”

  想必给柳市荏看风水的人定然和柳居旻说过这个,所以如果温亭湛要刨柳市荏的棺材那真是不太可能。柳居旻只怕要和温亭湛拼命,到时候柳居旻就是被逼跳墙的狗,会发疯的一般咬着温亭湛不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