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89章 重回书院
  温亭湛便是想到了这一点,澳门赌博网站:所以由始至终不想让夜摇光去动阴宅。凡人不懂无心的破坏,温亭湛不知道是不是有罪孽。但是懂得阴宅的人,若是破坏了阴宅,不论是无心也好,有心也罢,那都是业障。

  夜摇光翻过身,非常豪放的面对着温亭湛跨坐在他的腿上,双手圈着他的脖子,明媚的桃花眼之中闪过一丝狡黠:“岳书意到了何处?”

  夜摇光相信温亭湛和岳书意私下一定有联系,所以直接开口问。

  “我让他沿着云贵一方而去,上次传信给我之时已经在贵州。”温亭湛虽然没有想明白夜摇光为何突然问起岳书意来,但还是如实回答。

  “你现在传信给连山,让小乖乖将金钱鼠带回来。”夜摇光笑眯眯的说道,“到时候我带着金子和金钱鼠,就知道棺材里面有没有税银。”

  金钱鼠可以和金子沟通,金子可以和她沟通,让金钱鼠下去翻一翻,里面有没有税银一目了然。

  “你让金钱鼠下去?”温亭湛拧眉,“金钱鼠虽则体型小,可是一旦它深入地底,你如何控制它不破坏阴宅里面的风水?”

  夜摇光没有说话,而是掏出了紫灵珠,在温亭湛的面前晃了晃:“只要柳老头子的坟地没有深入地下三十丈,我就能够利用紫灵珠看到里面的构造,也不怕单久辞请了厉害的地师布局。”

  看着紫光熠熠透着星芒的紫灵珠,温亭湛包裹着夜摇光的手:“你现在的修为还不曾恢复鼎盛时期。”

  温亭湛可是记得当初夜摇光还是在练虚期的时候,如此催动紫灵珠都是极其的费力,莫说她现在修为不够,而且还身怀有孕。

  “可我现在多了它啊。”夜摇光晃了晃手腕上的水晶手串,“虽然我的修为没有昔日高,但我可以无穷无尽的补足五行之气,惊涛骇浪能够击碎巨石,细水长流一样可以滴水穿石。没有把握,我不会轻举妄动。”

  “你当真要去?”温亭湛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夜摇光。

  “当真要去。”夜摇光语气笃定,“我想为你分担所有力所能及之事。”

  温亭湛不再多言,一把将夜摇光抱起来,朝着内间走去。

  夜摇光被吓了一跳,伸手捶了他的胸口一下:“你做什么!”

  “既然夫人如此狠心,决意撇下我独自一人远去,我自然要在夫人走前给自己讨点好处。”

  “你唔……”

  不等夜摇光再说什么,温亭湛就堵住了她的小嘴,将她压在床榻之上,密密麻麻的吻就如雨点一般遍布夜摇光的全身……

  一夜**至天明,温亭湛看着夜摇光将他的衣物必备品全部取出来,一样样细心的给他分好,然后才亲了亲他,跟他道别:“我在家里等你回来接我。”

  “三日之内我定然将此间事了结去寻你。”温亭湛捧着她的双手,轻轻的吻了吻她的指尖:“照顾好自己。”

  “你也是。”

  夫妻俩依依惜别之后,夜摇光就带着金子和宣开阳让金子驾着天麟飞掠向豫章郡,她连宜宁都没有带回去,豫章郡是他们的家乡,阿尼娅和古摩尔夫妻还守在他们的老宅,老宅有的是能够照顾她的人。而她乍然离开,担心没有一个细心的人照顾温亭湛。

  从武昌府到豫章郡,金子的速度不过半日就到了他们的老宅,对于她突然回来,古摩尔和阿尼娅都是非常惊喜,连忙吩咐厨房的人做夜摇光喜爱的菜色,阿尼娅的长子已经十岁,有着深邃的五官,身板非常的壮实,一下子就和宣开阳打成了一片。

  阿尼娅和古摩尔还有两个女儿,一个六岁,一个才两岁,两个姑娘遗传了古摩尔的血统比较多,五官充满了异域风情。

  “夫人这次回来,会带着我们一块走么?”等到夜摇光沐浴更衣出来之后,在用午膳之际,阿尼娅突然开口问道。

  “再过一个月我和阿湛就要去青海,你们夫妻可以准备,等过了中秋节,就去西宁和幼离他们汇合。”夜摇光笑着说道,古摩尔和阿尼娅一直想要跟着温亭湛和夜摇光身边,想做到尽护卫的职责,虽然温亭湛有事情都会吩咐古摩尔,但是由于古摩尔的面孔识别太高,温亭湛用的也极少,这就导致两夫妻一直有些不安。

  “那真是太好了。”阿尼娅欢呼道,“这些年因为夫人和侯爷,我和相公过得极其顺心,总想做些什么来报答夫人和侯爷。”

  “别这般想,你和古摩尔当年既然选择定居高山之上,自然是想要远离尘嚣,我们身边的人足够用,这里更适合你们。”将阿尼娅张口欲言,夜摇光抬手打断,“你莫要以为你们留在这里就是享福,这里是我和阿湛的根,必须让足够信任的人镇守,自从幼离跟着我去了帝都,这几年各地的秋收,豫章郡的人情往来都是你在操持,你已经做了很多,不一定是要跟在我和阿湛身侧才是付出。”

  “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夫人和侯爷,曲夫子重病,大夫说恐怕大限将至。”夜摇光一提到人情往来,阿尼娅就想到了这件今日才知晓的事情。

  “我正要去府城,原本还想歇息一日,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启程。”夜摇光搁下碗筷,把宣开阳留在了老宅,和金子一块用了一个时辰到了冠云街她的府宅。

  然后从冠云街驾着马车去了白鹿书院,这是离开书院六年之后,夜摇光第一次回来,站在书院的大门口她竟然有些近乡情怯。

  曲夫子便是他们的史学夫子,那个老以为她和温亭湛有断袖之癖,害怕她把温亭湛掰弯的老人家,也是当初对她有了少女情怀的陈臻儿的姨夫,没有想到才六年的光阴,身子骨明明建朗的曲夫子就病入膏肓。

  夜摇光递了温亭湛的名帖,很快禾山长竟然亲自来迎接她,一晃六年,禾山长的两鬓也多了不少白发。

  “明睿侯夫人。”禾山长对夜摇光行礼。

  夜摇光连忙一让,亲自扶着禾山长:“山长,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您永远是我和阿湛的长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