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87章 单久辞,狠角色
  孙琳儿噙着泪水的眼眸,澳门赌博网站:呆愣愣的看着夜摇光,再也没有那一股戾气与仇视,唯有羞愧的闪躲,她低声道:“将税银交给我们的乃是指挥佥事曹弓,税银一半放在柳家大宅主院的密室,一半被偷偷送放在了柳家老头子的棺材之中,随着柳家老头子下葬。”

  夜摇光听了当真是不可思议,难怪任凭温亭湛如何寻找,就没有找到这一笔税银,原来竟然在柳老头的棺材里。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坑啊。如果温亭湛当真查明柳居旻是冤枉,按照公正的原则替柳居旻洗刷了罪名,单久辞再在柳市荏的棺材里翻出另外一半的税银,连温亭湛都成了因私废公之人,逃不了一个包庇之罪,毕竟现在整个帝都都传遍了,他是柳家的入赘子,他有充分的理由包庇柳家。

  而如果温亭湛趁着这个机会公报私仇,将原本无辜的柳居旻给弄死了,一直主导这个局面的单久辞,只怕当即就会将真正的真相掀出来。

  一道被掀出来的还有温亭湛的身世,温亭湛有充分的理由落井下石,将整个柳家碾压到尘埃之中。

  这一招,直接让温亭湛进退两难,无论怎么行事,都会让温亭湛从神坛之中跌落下来,让天下人唾弃他,从此也会沦为陛下的废棋。

  而这一招最毒的还不在这里,现如今温亭湛要去弄回这一笔税银,那就得必须将刚刚下葬还没有一个月的柳市荏的坟给挖出来!

  柳家能够同意?温亭湛凭什么说挖就挖柳市荏的坟墓?这要是挖出来,整个柳家就真的完了,百口莫辩。但这不是陛下要的结果,因为柳家是冤枉的陛下比谁都清楚,如果温亭湛只有顺势寻找一个替死鬼的能力,陛下会对温亭湛很失望。

  还有最后一个可能,那就是没有挖出来,那温亭湛公报私仇,借着查税银一案,报复柳家,挖柳家家主的坟,任由温亭湛有百种理由,只怕都堵不住天下人的讨伐。

  夜摇光倒是不怀疑孙琳儿所言,而是想到温亭湛已经说了单久辞在走下一步棋,她都怀疑柳市荏棺材里面的银子是不是被转移。

  心思百转,夜摇光已经没有了心思去理会孙琳儿和孙大嫂之间的事情,她转身吩咐卫茁立刻去寻温亭湛,都不知道温亭湛这个时候去了何处,一整日都不见人。

  而后,又吩咐了卫荆快马加鞭先去豫章郡,守住柳市荏的坟。

  孙琳儿死了,她不是自杀。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让孙大嫂泄愤,亦或是想让自己的良心得到最后一丝安宁,她恳求了孙大嫂杀了她。

  孙大嫂也没有手下留情,孙琳儿本来就是妖物,又不是活人,而且是造下了杀孽的妖物,杀了无罪反而有功德。

  “我有一事想求夫人。”杀了孙琳儿的孙大嫂跪在了夜摇光的面前。

  “有什么事你只管直言。”夜摇光亲自将孙大嫂搀扶起来。

  “我想将它们两带走。”孙大嫂有些惭愧的看着夜摇光。

  夜摇光知道孙大嫂指的是孙琳儿和树妖,夜摇光看了看乾兑,毕竟他们两杀了乾兑的弟子,都已经死了,乾兑摆出无所谓的表情。

  “乾大师去看看吧,若是无碍,就让孙大嫂将它们带走。”夜摇光对乾兑说道。

  虽然是被神木所杀,但妖和人到底不同,夜摇光可不想再横生枝节。

  乾兑也没有推辞,他也是不希望这两只妖还有死灰复燃的机会,于是他亲自去看了,还不放心的封了一张符篆,便允许孙大嫂将人带走。

  夜摇光派宜宁去雇了一辆马车,让人安全的将孙大嫂送到她要去的地方。她自己在家里等着温亭湛,温亭湛到了晚间才回来。

  “阿湛,你去做什么了?”夜摇光连忙迎上去。

  “曹弓死了。”温亭湛低声对夜摇光道。

  “你不是说单久辞不会如此大动作,他还真的敢派人将掳劫税银的人杀了?”夜摇光瞪大眼睛。

  “不是他杀,是服毒自尽。”温亭湛敛眉,“心甘情愿的服毒自尽。”

  “这曹弓是单久辞的人?”这会不会太忠心了,事情才刚刚败露,他就服毒自尽了,“他是孤家寡人么?”

  “不是,家中有老母,有妻儿,最小的孩子不过四岁。”温亭湛摇头道。

  “那他这个壮士断腕会不会太决绝,单久辞对他到底有什么恩情,值得他这般狠绝的连家里的老小都不顾。”夜摇光完全想不明白,这已经违背了人之常情。

  “我今日之所以这般晚才回来,是因为我去查了曹弓这个人,他甚至不是单久辞的人。”温亭湛轻声一叹,“是我怀疑错了人,才又失了一步先机。”

  他想到今日孙大嫂被送来,单久辞知晓他一定能够撬开孙琳儿的嘴,定然是会有行动,所以一早就出去盯着,但是他一直盯着的乃是胡霆,胡霆一整日都与往常无异,在他察觉不对之时,追到曹弓家中,曹弓已经服毒自尽。

  现如今,孙琳儿是个妖,并且已经死了的妖。可即便孙琳儿活着也无用,虽然陛下相信这世间有妖魔鬼怪,但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不能宣扬,会造成百姓的恐慌,扰乱民心,所以孙琳儿的供词不能呈堂。

  而孙琳儿供出来的人是曹弓,曹弓又死了。他若是这样来结案,别说陛下和世人,就连他自己都觉得牵强。这不摆明查不出来什么,所以来个死无对证,将脏水泼在死人的身上么?

  夜摇光眉头一蹙:“阿湛,孙琳儿招了,另外一半税银在柳老头子的棺材里。”

  温亭湛听后,眼中划过一丝激赏:“果然是单久辞,果不愧是单久辞!”

  “你这个时候还有心情赞扬他。”夜摇光白了温亭湛一眼,“我们现在就得赌一赌,这税银到底在不在柳老头子棺材里。赌对了,我们就赢了,若是赌错了,你就等着身败名裂吧!”

  原本曹弓死了,若是全部税银追回来,温亭湛自然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税银在谁也不能反驳他,可现在税银在不在柳老头子的棺材里还是个未知!

  单久辞,果然是个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