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77章 忽略了妖
  但是金子从来贼心不死,从那以后,宣开阳多了一个人,不,是一只猴子陪着他每日守着小荷花,由于小荷花还在生在期,夜摇光不能将之放在真空的芥子之中,所以由着宣开阳和金子寸步不离的守着,左不过金莲子还没有成熟,夜摇光也不担心金子捷足先登。

  亭湛又开始忙碌的查税银案,夜摇光也玩够了,玩累了,这几日又太热,她不爱出门,于是就天天守在驿站里。

  这天夜里,夜摇光睡梦之中,感觉一股妖气若有似无的浮动从她的鼻息,她倏地睁开眼睛,惊动了温亭湛:“怎么了,摇摇?”

  她坐起身,运气感应一番,却又没有感受到妖气,但夜摇光却觉得她不会认错:“有妖。”

  夜摇光说着就披衣下榻,走出外间,就看到金子不见了,她迅速的去了隔壁,推开门看到床榻上宣开阳睡得极其安详,他的房间也没有妖气浮动,于是不惊动宣开阳,悄无声息的又退了出去。

  对着等在门外的温亭湛摇了摇头,等他们走回房间之后,金子又蹿了回来:“师傅,刚刚有妖物,想要夺走金莲子。”

  “你可知是什么妖?”夜摇光看着窗台上摆放着的小荷花。

  “不是一只妖,是两只,其中一只是树妖。”金子摇着头,“另一只没有看到是什么真身,它擅于隐匿气息。”

  幸得它一只抱着花盆睡觉,否则这颗金莲子就被盗走了,只怕连小荷花也要遭殃。

  “竟然,把妖怪都给招来了。”夜摇光有些诧异。

  “师傅,莲子乃是至纯之物,金莲子极其难以孕育,应该和这莲蓬最初吸收的灵气有关。”否则水之灵是不可能让这莲蓬孕育出金莲子,澳门赌博网站:水之灵只是催化剂。

  金子说到这个,夜摇光就从芥子之中将拿东西取出来递给它:“你看看这是何物。”

  “这就是孕育出这朵小荷花之物?”金子拿在手里,眉头都打结了,它竟然见都没有见过这东西,它不由举起来左看看右看看。

  当金子转着身子,高举的东西不慎对上天空的皓月之际,夜摇光顿时瞳孔一睁,那竟然亲眼看到那幽月之光竟然被这东西给吸纳了那么薄薄一层,就连金子都手一抖,直接将东西给扔了。

  夜摇光一把接住,她迅速的走到院子中间,将手摊开在月光之下,然后那薄薄一层幽月之光就好似无数个小精灵一般在拿东西上调动,然后却融入不进去。

  夜摇光运气将之渡入,也被什么隔着一层,她的五行之气无法催动这东西,更无法引动幽月之光。她又改变了策略,试图吸纳被这东西给牵动的幽月之光,也依然无果。

  “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夜摇光顿时有些看不明白。

  这东西可以引动月之精华,也就是纯阴之灵,但却无法吸纳。想也是,若是它能够吸纳,就不会灵气散的如此之快,那么它最初的灵气又是如何凝聚,为何会在湖底散开?

  “改日拿到缘生观问问师叔。”温亭湛上前揽住夜摇光的肩膀。

  “嗯。”夜摇光点了点头,现在纠结也没有个头绪,不如待到这里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之后,再去缘生观一趟,“你的事情如何了?”

  “就差税银的所在之地我还没有查出来。”温亭湛对夜摇光笑道,“用不了几日,等我寻到了税银之后,就可以回京复命。”

  “你说税银已经不在湖广,这天下这么大,税银会被藏在何处。”夜摇光觉得比她这个还要没有头绪。

  “任何事情都是有迹可循。”温亭湛揽着夜摇光往房间走去,“这盗取税银之人,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对付我,这批税银去了何处,其实很容易猜到。”

  “不会在柳家吧……”夜摇光顿时有了不好的预感。

  “嗯。”温亭湛点了点头。

  “你若是查到这笔税银在柳家,只怕柳居旻会认为你是故意要陷害他!”夜摇光几乎已经想象到了柳居旻鱼死网破的模样。

  “这样不好么?”温亭湛低声,“柳居旻抖落出越多关于我之事,单久辞才越高兴。而我,也想知道爹娘当年被谁陷害而死。”

  “你在将计就计。”夜摇光握住温亭湛的手。

  “我现在只能将计就计。”温亭湛苦笑道,“等我追查到税银的去向之时,它已经在柳家,且柳居旻已经发现。他竟然胆大包天的想要私下将税银毁了!”

  “他怎么毁……”夜摇光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柳居旻不会是想将税银融了重新铸吧。

  已经看出了夜摇光猜到,温亭湛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他是猪脑袋么?”夜摇光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柳居旻。

  “摇摇,他不是猪脑袋,而是单久辞早就知晓,柳居晏不信我。他在我的手中吃了太多的亏,陛下派我查税银案,他便是被人所陷害,也不敢寻我喊冤,他认定了我若是知晓税银在他的手中,一定会将他给正大光明的弄死,再加上柳老头子死前所作所为,换了是他只怕此刻也会恨柳家恨不得将整个柳家都毁了,他不过是以己度人。”温亭湛分析给夜摇光听,“所以,他只有瞒天过海,才会破釜沉舟的兵行险着,若是他成功,不但凭白发了一笔横财,还逃脱了罪名。若是失败了,左右他也认为他喊冤也是死路一条,他怕什么呢?”

  “那银子呢?”夜摇光紧张的问道。

  “摇摇别担心,银子虽然还没有查到被柳居旻藏在何处,但也未毁去,柳居旻只不过在行动,可惜他所有的计划全部落入了单久辞眼底,就连他自以为信得过的接手人也是单久辞的人。”温亭湛轻声一叹,“这人还有一重身份。”

  “什么身份?”夜摇光直觉不一般。

  “柳合朝的娘舅。”温亭湛凝眉,“单久辞的动作太快,虽然我从税银一丢失,就密切关注着柳家,但却依然没有看出来这笔银子是如何不着痕迹的从湖广飞到了豫章郡。”

  “阿湛,是我忽略了。”夜摇光立刻面色一紧,抓住温亭湛的手,“我忘了还有妖!”

  邪魔不好驾驭,妖也不好驾驭,但是相比无拘无束狂妄的邪魔,能屈能伸,不拘小节的妖,却不那么排斥与人合作,尤其是单久辞的背后也有修炼者,这些人可以帮助他对付妖,至于和妖怎么交易,那就是单久辞的事情,和他们也扯不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