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72章 税银丢失的经过
  “单久辞,可不是那等学不乖之人,从当年应天府开始,大大小小他在我的手中吃了无数的亏,这一次他是倾了全力,若是这般容易就看透,那他就不是单久辞。”温亭湛轻声一笑。

  这是夜摇光第一次在从来运筹帷幄的温亭湛的眼底看到慎重的光芒,她知晓这一次单久辞不好对付,甚至他们到现在都还摸不清单久辞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她没有再追问温亭湛这个问题,出乎意料的是,往常她哪怕是温亭湛晚归一点都会担忧,面对这样的局面她竟然分外的冷静,一点也不心慌。这一刻,她才发现,比起那些阴谋诡计,惊涛骇浪而言,她竟然更害怕看不到他,只要她能够时时刻刻的见到他,她就觉得即使天崩地裂,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到了晚间,湖广新上任的布政使和都指挥使竟然亲自登门,开口便是为今日城门疏忽之事向温亭湛赔礼。

  “二位大人客气,原是一番好意,心意温某领了。”温亭湛淡声道。

  都指挥使已经年近五旬,不过看起来身强体壮,还留了络腮胡,他也姓胡,叫胡霆。

  胡霆对着温亭湛抱拳:“今儿营中恰好出了大事儿,不知为何一百多士兵突然上吐下泻,故而老夫才亲自去了军营,这才赶回来。侯爷宽宏大度,大胡子记在心上了,侯爷只管查赋税丢失之事,大胡子定然全力配合侯爷,侯爷若是要用人,大胡子也绝无二话。”

  这口气倒是颇有些豪气干云,夜摇光还以为胡霆也不会个好货色,这会儿听了他的话,不由看了看他的面前,五岳端正,天庭饱满,还当真是个忠肝义胆的人,而非内里藏奸之辈。

  “既然胡大人提到了税银丢失一案,胡大人不妨细说一番。”温亭湛便点了点顺势道,“正好郝大人也在此,二位身居要职,军营又有要事,郝大人这又是刚刚上任,难得聚在一处,择日不如撞日,也免得再耽误两位大人的时间。”

  湖广布政使,姓郝,单名一个仁。

  “侯爷,其实这是说来真有些玄乎。”胡霆一提到这件事就是一副极其憋屈的表情,“原本这税银是我当着柳大人的面清点入库,当时我也是签了文书给柳大人。税银一入我手中,那是一日都不曾耽搁,我当即点了精兵也当着柳大人的面,送往帝都。可这税银还没有出湖广的地界,就被人拦截。我做了湖广都指挥使这么多年,每年护送的税银和税赋不知多少回,所经之路,有些什么人我心里门清儿,该震慑的震慑,该打招呼的打招呼,从未出过这档子事,不怕侯爷笑话,这事儿刚刚传到我耳里,我还以为是下面的人弄错。”

  “既然如此,胡大人又为何上书给陛下,言辞之中似乎直指乃是前布政使柳大人所为。”温亭湛便问道。

  “侯爷有所不知,我亲自带着人去将这笔税银给追回来,追回来的是一箱箱的石头,而这箱子是没有任何破损,是用钥匙开的锁。”说到这里胡霆也是颇为懊恼,“柳大人送上税银也不是第一次,他在这湖广这么多年,我们也算有些交情,原本这税银我应当从新换了自己打造的箱子,但从前年起我便省了这一道麻烦,这算是对柳大人的信任,想到税银上面都封了条,一般的人看到税银也会绕道而行,却没有想到栽了个跟头。”

  税银上了封条,说明里面是税银,所有的税银都是有官府的烙印,这样的银子根本花不出去,除非是黑市吃亏交易给能够从新熔炼银锭的地方,但是所有打造银子的地方都是朝廷的地方,民间有这样技术的人少之又少,这么大笔银钱也未必吞得下。但凡有脑子的劫匪,都不会去劫税银。

  “仅凭此,胡大人便将矛头指向柳大人?”温亭湛淡声问道。

  “自然不止这一点。”胡霆又补充道,“不瞒侯爷,这税银被盗在湖广境内,我大胡子别的地方不敢说,可这湖广还真没有几个人能够越过我去,在税银被盗我便下令各城守门士兵严查,那么一大笔银子,却愣是一锭都没有寻到,这笔钱光是运输都要十来个人才扛得动,大胡子可不信他们这么多人扛着这么大笔银钱,还能够翻山越岭走那野兽遍地的山路,但是足足一个月都没有查到。唯一出城没有被盘查的人,就是柳大人,柳大人是回家丁忧,拖家带口,他曾是湖广布政使,守城之人也只是面子上做做样子看看,且柳大人的内眷,也不敢冒犯。”

  所以,柳居旻要真的将这些银钱运走,那绝对是有办法,那么柳居旻的动机呢夜摇光不觉得柳居旻有做这件事的动机。

  “这一切都是胡大人的推断。”温亭湛沉思了片刻才开口道,“胡大人和郝大人可还有别的线索。”

  “掳劫走税银之人,身手了得,绝非江湖匪寇,应当是特意训练出来的人。”胡霆又道。

  郝仁也第一次开口:“侯爷和胡大人可有想过,也许这笔税银还未出湖广境地。”

  温亭湛点了点头:“两位大人的话,温某会斟酌考虑,若是两位大人有何新的发现,也请及时告知温某,天色不早,温某便不留两位大人。”

  两人自然是站起身告辞,温亭湛亲自将他们送走,等到温亭湛回来之后,夜摇光便问道:“你觉得这税银还在不在湖广?”

  “不在。”温亭湛语气很笃定。

  “那它去了何处?”夜摇光连忙追问,“难道柳居旻当真胆大包天,胆敢监守自盗?”

  “柳居旻纵然有这个心,但也没有这个胆,否则他也不会一再的依附曾经的聂中书令,但凡他有些魄力,在聂家屡次将他弃之不顾,脱离了聂家,也不会落入这个地步。”温亭湛对柳居旻实在是看不上。

  “既然都不是他们,那是谁有这个本事,将那么大一笔银子,冲破了重重关卡,不着痕迹的运走?”夜摇光觉得除非是他们这些修炼者,否则凡人太难,但是她深信就算是邪修都不屑沾染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