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69章 帝王的心思
  “如此说来,温爱卿是不信自己是柳家后人?”兴华帝颇有些心意盎然的问道。

  温亭湛行礼:“回禀陛下,微臣前几日恰好联系到了告老归乡的韦大人,家父便是韦大人身边的衙役捕快,韦大人亲笔回信给微臣,微臣父母乃是他做的主婚人,绝无入赘一说。”

  这个曾经的豫章郡的知府,对他父亲多有照顾的老人家,他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寻到。但这位知府也不知道柳氏的身份,温长松也没有将柳氏的身份告知,他更加不知道,他就是因为这个才得罪了柳家。

  虽然那几年柳家明里暗里针对温长松,他已经猜到了些许,但终究是没有问出口,所以也不敢信誓旦旦的说其他。

  “毕竟是个外人,难堵悠悠之口,如今整个帝都都在看着,这事儿的波澜也不小,朕有心让你出去避避风头,恰好湖广税银一案,牵扯到了柳居旻,你便做这个钦差好好查一查湖广税银案,朕期待你让柳居旻亲口来对朕道出真相。”兴华帝直接对温亭湛道,“朕给你一个月的时间。”

  如今是七月底,地方官员最迟八月任命,十月交接。

  “微臣遵旨。”

  于是温亭湛就这样捧着兴华帝拟出的圣旨回了家中,夜摇光本就因为今天的事情一直在等温亭湛,看着他手中的圣旨不由问道:“陛下这是派你赴任了?”

  “不,是派我去湖广查税银丢失一案。”温亭湛将圣旨供奉起来,才对夜摇光道,“收拾东西,为夫带你去湖广游玩。”

  “去武昌府?”武昌府就是后世的武汉,也就是湖广布政司所属之地,武汉酷暑是最热的时候,但这还不是夜摇光最无语之处,最无语的还是,她依稀记得湖广布政司好像是柳居旻,“陛下是让你去查柳居旻?”

  夜摇光想不通了,澳门赌博网站:温亭湛是柳居晏的外孙,有牵绊也是和柳居晏,陛下既然不想温亭湛和世家扯得太深,不应该用柳居晏或者柳合朝来试探温亭湛么?怎么会选了柳居旻!

  温亭湛对柳居旻可是不会手下留情。

  伸手刮了刮夜摇光的鼻子,温亭湛笑道:“柳居旻才是柳家的家主。”

  夜摇光恍然,兴华帝并不在乎温亭湛被感情牵绊,没有感情的人他恐怕也不会用,他是不希望温亭湛被利益牵绊:“陛下就不怕你把柳居旻拉下来,正好让柳居晏上位么?”

  “这就是陛下的第二重试探。”温亭湛低声道,“若我当真把柳居旻整死,让柳居晏上了位,成了柳家的家主,不但是我,就连柳居晏也要倒大霉。”

  “那陛下到底想要一个怎样的结果?”既然让温亭湛去查柳居旻,又不让温亭湛将柳居旻给弄死。

  “陛下想要的是整个柳家沉下去。”温亭湛一语点破。

  “为何?”夜摇光不解,她可不认为兴华帝是为了成全温亭湛,让温亭湛更加的没有束缚,而废了整个柳家。

  “欺君之罪。”温亭湛吐出四个字。

  欺君之罪?夜摇光仔细的想了想,瞳孔一睁:“陛下是知道了真相!”

  知道了温亭湛母亲的事情,所以他知道了柳市荏临死前的欺骗,心里恼火了,但柳市荏毕竟已经过世,又是私信,陛下总不能公开发作。

  “陛下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何还要考验你?”夜摇光越发的想不明白。

  “陛下要整个柳家都毁在我的手中。”帝王的心思温亭湛可谓了若指掌,对上夜摇光疑惑的目光,温亭湛轻轻的将妻子揽入怀中,“现在不都在传,我是柳家的人么?”

  “你是说这是陛下授意?”夜摇光一想到有人诋毁柳氏和温长松,就极其的恼火。

  “陛下自然是允许,但却又有人从中作了梗,才会传成现如今这般的不堪,陛下不至于让人去诋毁已故之人。”对于兴华帝的心胸和品行,温亭湛还是认可的,“我是柳家的人,或是以讹传讹,陛下让我令柳居旻亲自开口澄清,到时候自然会还我一个公道,只不过母亲的身份也要公之于众。”

  “母亲是柳家的人,这是不可抹杀的事实。而你在明知道这些的情况下,还将整个柳家给毁了……”夜摇光立刻就明白了兴华帝的目的,“陛下这是要你成为所有人不敢亲近而又惧怕之人。”

  看着妻子如此快的反应过来,温亭湛笑的格外的从容而又雍雅:“不敢亲近,才不会拉帮结派,才不会被人簇拥;惧怕才能够压制得住他们。”

  锋刃的刀锋只要有用,只要能够杀人,让人害怕就行,不需要有其他。兴华帝从始至终就是把温亭湛当做萧士睿手中的一柄快刀培养。

  夜摇光心里郁结,脸就沉了下去。

  “莫要不开心,别人想把我当做刀,也要看我愿不愿。”温亭湛亲了亲妻子的脸,“武昌府虽说现如今热了些,但到底是个好玩之处,上回我们只去了保定府,这次啊你就可着劲的玩儿。”

  “一想到柳居旻,我就没有游玩的兴致。”

  “哈哈哈哈,那夫人可要失望了,夫人见不到柳居旻。”温亭湛开怀的笑着,“他此刻已经回了豫章郡守孝,只不过这税银乃是他交接之前,交给都指挥使,所以才是查他。”

  “便是如此,那还有单久辞呢?”夜摇光沉思之后才问道,“这税银会不会是单久辞所盗?”

  “这背后肯定有他的手在推,但他绝不会沾染这等事。”温亭湛摇着头对夜摇光道,“真正聪明的人,绝不会真的亲自亦或是用自己的人去违纪触法陷害另一个人,尤其是所陷害的还同样是一个聪明之人,如此一来,就是授人以柄。”

  “好吧,你们都是聪明人,我是笨人,我懒得费心思。”夜摇光听了懒散的挥了挥手,“我去收拾东西,何时出发?”

  “后日,我们不带下人,我只带卫荆。”温亭湛回道。

  夜摇光点了点头:“那我就带上宜宁,府中的事情就交给宜薇,有宜芳帮忙看着,小阳也留下来。”

  “把开阳带去吧。”见夜摇光转身准备去吩咐,温亭湛又天上一句。

  “为何?”

  “以免夫人思子之苦。”温亭湛一副我多善解人意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