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68章 辱不及爹娘
  一看就是瞒着家里人偷跑出来不谙世事的大小姐,澳门赌博网站:母亲姓萧,又是哪个公主之女?夜摇光想了想,仿佛没有嫁给姓荣的公主。

  夜摇光并没有将这个插曲放在心上,她折身对上姚勤:“既然被告认罪,大人也已经宣判,那便行刑吧。”

  姚勤虽然对那负气离去的姑娘有些犯嘀咕,但到底他没有得罪人,于是连忙让人当众杖责了吴青二十大板。

  夜摇光就站在旁边,眼睛都不眨的盯着,等到杖责完毕,夜摇光道:“打人不打脸,辱人不辱爹娘,这是为人的操守底线。”

  说完,她就带着宣开阳离开,原本刚刚围上来也觉得夜摇光有些霸道的百姓,在听了她和姓荣姑娘的对话,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若是他们的爹娘被人这样私下议论,他们的心情,又听了夜摇光这句话,也觉得夜摇光行为没什么,而且人家并没有仗着占理就动用私刑,是堂堂正正的走了律例,也没有得理不饶人,非得杖责别人三十。

  一下子众人觉得夜摇光已经算是极其宽容大度。

  夜摇光前脚才回到府中,宫里就闹了起来,那与夜摇光在公堂上遇上的姑娘倒不是哪位公主的女儿,而是南久王的孙女,乃是南久王唯一嫡女邑忞郡主的独女,也就是萧秉和岳湘龄的表妹。

  江南荣家,那说出来也是钟鸣鼎食之家,萧秉的姑姑便是荣家现如今的大夫人。此次是因为这位荣姑娘刚刚及笄,做母亲的更向往帝都的繁华,不想将女儿嫁在地方上,才借着陛下六十大寿在即,带着女儿上京,就是为了想要给女儿寻一门好亲事。

  而这位荣姑娘哪里受过这样的屈辱,在整个江南她的地位比公主也不遑多让,这是图帝都的热闹,带了丫鬟私下出来游玩,又嫌丫鬟太吵,将之扔在一边,偷跑出来,恰好遇见了这件事。

  邑忞郡主在家里看着脸都被打红的女儿跑回来,自然是怒气攻心,她的女儿娇养在膝下,她这个做母亲的从来不舍得动一根手指头,竟然被人当众扇了一巴掌,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她当即奔入皇宫,求皇伯父做主。

  兴华帝自然也是不能听他们一面之词,而是立刻派人传召了当事人姚勤,和温亭湛,倒是没有传唤夜摇光。让荣沫漪当着姚勤的面,将事情详细说了一遍,说完之后,兴华帝便问姚勤:“此事可是如此?”

  “回陛下,荣姑娘所言……”姚勤斟酌了一番才道,“过于片面。”

  “既然她所言片面,那你便将事情经过说一遍。”兴华帝沉声道。

  姚勤连忙回道:“其实今日,是明睿侯夫人带着小公子去汇珍楼用膳,恰好听到几个商户议论明睿侯,直言明睿侯之母乃是与其父……”说到这里,姚勤顿了顿,才低声道,“无媒私奔,侯爷夫人恼怒,便按照律例,将人送到了微臣的府衙之中,那商户也是认罪,微臣也已经按律宣判,这时候荣姑娘挺身而出……”

  姚勤将荣沫漪的话一字不落的转述给兴华帝,甚至包括而后荣沫漪和夜摇光的对话,说完之后,他不得不说:“在场人诸多,都不曾见到侯爷夫人动手掌掴了荣姑娘,且侯爷夫人与荣姑娘相距有六步。”

  兴华帝听了脸色就沉下去,眼含威压的看着邑忞郡主母女:“这就是你们母女要朕做的主你们母女口口声声说受了委屈,倒是说给朕听听,你们何处受了委屈?”

  两母女顿时哑口无言,荣沫漪是被惯坏了的娇小姐,可邑忞郡主不是,她原本只是听了女儿的一面之词,却没有想到真相是这样……

  “那夜……”不等荣沫漪反驳,邑忞郡主连忙捂住她的嘴。

  而后对兴华帝道:“皇伯父恕罪,侄女只是爱女心切,故而失了分寸,原来是漪姐儿冒犯了明睿侯夫人,侄女一定将漪姐儿带回去严加管教,再备礼亲自登门向明睿侯夫人陪个不是。”

  邑忞郡主的话,兴华帝还是觉得中听,便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你们便退下吧,温爱卿留下。”

  等到所有人都退下去之后,兴华帝给福禄使了一个眼色,福禄从袖中将早已准备的奏折递给了温亭湛:“这是湖广递上来的奏折,你看看。”

  温亭湛躬身接过翻开看了看,上面是一件事情,那就是湖广赋税丢了,负责押运的都指挥使派人追上去,拦截回来的乃是一箱一箱的石块。湖广都指挥使上奏,暗指这批税银从一开始就被湖广布政使柳居旻做了手脚,但却没有收集到证据,故而奏请陛下派钦差来查此事。

  “不论是掳劫税银,亦或是丢失税银,更甚私吞税银,都是重罪,不可听信一面之词,牵扯重大,臣请陛下派户部之人下去详查。”温亭湛看完之后,对兴华帝说道。

  “户部之人不妥。”兴华帝否定道,“如今正是各地税银上缴之际,户部本就人手不足,朕岂能再从户部调人。”

  “陛下圣明,想必陛下心中自有明断。”温亭湛不卑不亢的说道。

  “今日邑忞母女闹得事儿,朕前几日也听了传闻,温爱卿对此可有想法?”兴华帝没有接温亭湛的话,反而突然跳转了话题。

  “微臣也略有耳闻,微臣记得陛下许久前便召见微臣询问过此事,但据微臣所知,微臣生在乡野,爹娘也不曾在微臣耳边提及过柳家。也许是看在微臣当时尚且年幼之故,不过如今微臣爹娘已经入土。”温亭湛不急不缓的说道,“柳家也的的确确为柳家四姑奶奶发过丧,微臣也不知这到底是真亦或是假。”

  “温爱卿如此聪明绝顶之人,也看不出真与假么?”兴华帝问道。

  “陛下,微臣是个清明的局外之人,此事牵扯到了微臣,其中真真假假,微臣想除非是微臣的母亲亲自托梦于微臣,否则微臣实在是难以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