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67章 公堂怼
  深吸一口气,夜摇光冷声问道:“你方才说,不少人都在私传是么?”

  “是是是,侯爷夫人,小人也只是听说而已。”那人连连点头。

  “那你们就随我去一趟京兆府。”夜摇光扔下这句话,就离开汇珍楼。

  既然这件事已经有不少人在私下谣传,那么温亭湛只怕早就已经知晓,只是不想让她担忧,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她,若非她今日心血来潮去大理寺看一看验证杀人手法出来走走,只怕她要被蒙在鼓里许久。

  温亭湛已经知晓,那就没有什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必要,那就来一个杀鸡儆猴,这件事温亭湛不好做,他一动就牵连甚广,既然被她撞见了,那就由她来做!

  那人面如土灰,但是卫茁在,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敢跑。

  听闻明睿侯夫人击鼓鸣冤,新上任的京兆尹姚勤吓得腿都差点软了,他可是前不久才请了他的前任赵贿,毕竟赵贿稳坐了六年,自然是要取点经,赵贿也很上道,收了他的好处,就特意透了他一句话:万不可与明睿侯作对,他是从地方上升上来,到现在还没有和明睿侯搭上一句话,正在琢磨着怎么才能不刻意的接近一下明睿侯,却没有想到,他和明睿侯的缘分就这样开始。

  姚勤连忙亲自去将夜摇光迎入正堂,众目睽睽之下姚勤也不敢表现的太殷勤,但是语气还是万分的客气:“侯爷夫人,不知何事亲临。”

  “我今儿是原告,府尹大人将我当做原告便是。”夜摇光直言道。

  既然夜摇光这样给他方便,姚勤也就松了口气,他端坐到高台:“夫人状告何人,请讲。”

  “今日我携子于汇珍楼用膳,此人在光天化日之下非议我夫君,言辞甚至辱及我夫妇已过世多年之母。”夜摇光平淡的说道,“为人子女,若是连已故双亲的尊严与名誉都不能维护,何以有颜面苟活于世?”

  姚勤一听,立刻看向夜摇光所指的被告:“被告乃是何人?”

  “草民吴青,帝京人士。”吴青跪下回话。

  “温夫人状告你非议勋贵,你可认罪?”姚勤厉声问道。

  “草民……”吴青还是犹豫了片刻,最后只能垂下头,“草民认罪。”

  “你既无功名在身,按律当杖责三十,本官念你认错之态良好,判你当庭受杖二十,你可服气?”姚勤窥了窥夜摇光的脸色道。

  “草民认罚……”

  “且慢。”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清亮的女音在外面响起。

  众人看到衙门外聚集了不少人,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在纷纷让开的人群之中突显出来。

  “何人在外扰乱公堂!”姚勤顿时一拍惊堂木高喝道。

  “大人,学生并非要扰乱公堂,而是认为权贵仗势欺人,平民百姓不过是私下言论,并非宣扬,何至于就要被杖责。这世间人,世间事,不都是让人来评论是与非,大人今日如此处置,就怕日后人心不安,让百姓对任何事任何人都不敢多言。学生虽然不是帝京之人,但学生大江南北走过,这茶楼饭馆,原就是亲朋好友私下相聚,说说东家长西家短,也没有见谁如此郑重其事的闹上公堂,亦或是明睿侯的确比旁人矜贵,百姓连天子的仁德都可以议论,却不能说上明睿侯几句闲言碎语?”那姑娘口齿相当的伶俐。

  夜摇光目光微眯,她见姚勤要拍惊堂木呵斥,抬手制止了姚勤,缓步走到门口:“姑娘姓贵姓?”

  被夜摇光点破女儿身,那姑娘也不急,依然大大方方的回答:“荣,夫人有何指教。”

  “不知令慈贵姓?”夜摇光又接着问。

  “家母姓萧。”这姑娘非常骄傲的说出了自己母亲的姓。

  萧?国姓啊,难怪这么傲气。

  夜摇光冷笑道:“若我说姑娘乃是令慈与令尊私奔,无媒而生……”

  “你放肆!”不等夜摇光说完,那姑娘就脸色大变,怒不可遏的指着夜摇光,“你敢羞辱我母亲,你当心你的脑袋!”

  “姑娘也会恼,也会怒么?”夜摇光似讥似讽的看着她,“方才姑娘不是说,世间人,世间事,合该天下人言论自由么?我夫君的父母被人说是私奔,我按律讨回公道,姑娘说我小题大做,认为我夫君矜贵超过了陛下,怎么轮到我说姑娘之时,姑娘可比我还狠,可是要我的脑袋呢!”

  那姑娘被夜摇光怼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你这是在污蔑,我爹娘乃是当今圣上赐婚……”

  “哦,原来在姑娘这里,陛下赐婚之人便不可以妄议,非陛下赐婚之人,就可以随意泼脏水是么?但凡不是陛下赐婚之人,就得大度的任由不相干之人辱及双亲?所以,姑娘眼中,没有得到陛下赐婚之人,都可以随意污蔑是私奔,是无媒苟合么?”夜摇光语气平淡,但却有一股咄咄逼人的气势,让那姑娘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你怎知他们是在污蔑……”

  “啪!”

  不等那姑娘的话落下,清脆的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她的脸顿时一股红印子,她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夜摇光:“你……你敢打我……”

  “我打了姑娘?”夜摇光一脸无辜,“我何时打了姑娘?”

  她们两相隔少说也有五步的距离,夜摇光的手伸不到那么长,就连两旁甚至是姚勤等人,也没有看到夜摇光的手动了一下,但是方才那清脆的巴掌声,却是让他们都惊了一跳。

  “你还敢狡辩,如此多的人作证!”那姑娘厉声指着夜摇光。

  “那你便问问可有人证。”夜摇光伸手漫不经心的理了理披帛。

  那姑娘看了看四周,所有人都是摇头,他们的确没有看到,见到这幅架势,那姑娘目光阴冷的看着夜摇光:“好,好一个明睿侯夫人,我就要看看这帝都是不是明睿侯能够一手遮天,寻不到一个为我做主之人!”

  言罢,那姑娘就甩袖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