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61章 冥曦到来
  自从那日单久辞下了战书之后,夜摇光就在等着看,看单久辞到底要布出一个怎么惊天大局,可惜一连几日过去,都风平浪静。

  转眼时间到了七月,夜摇光已经四个月的身孕,她的小腹好似突然就这么一觉醒来长大了一样,这一****起身穿衣时,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不由伸手摸了摸,觉得怀孕竟然是这么一件有趣的事情。

  她的孕吐在前段时间的确有再发的征兆,但自从闻了温亭湛调出来的香珠之后,所有的不适都没有了。知道这件事的喻清袭,想到她怀孕三四个月的时候吐得昏天暗地,险些吐出了血,顿时就求上门。

  卓敏妍也跟着要有备无患,弄得褚绯颖几个小姑娘也凑热闹,夜摇光自然是不能一口答应,而是推说不知其中香料有哪些,好不好调制,得回去问一问。果然,回家一问,温亭湛在香珠里面加了香凝脂,就那么一块,已经被温亭湛用了一半,剩下的就算是做也分不均。

  看着几个姑娘一脸失望的模样,夜摇光只能去问温亭湛,这个她用过,对旁人可有效,他们总不能赶着一块怀孕,到时候彼此传着用。温亭湛只说这个办法也许可行,于是几个丫头都一副恨不得现在就去怀一个的急切样子,来验证温亭湛的香珠到底是不是有神效。

  这一日,夜摇光正好浇灌好了她的荷花,就听到了小乖乖的叫声,小乖乖第一次传信这么久,想来陌钦是在不好寻找的地方,伸手将小乖乖召唤下来,从它的身上取出信件,夜摇光缓缓的展开,得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陌钦现在所在的地方就发现了五行之土,但是阴阳鱼却还是没有发现,他会留意。如今他身上有些琐事,待到办完之后,就将五行之土给她送来。

  “真是太好了。”这对于夜摇光而言可真是一个好消息。

  不知道是不是肚子有了反应的缘故,她觉得即便是七日给小荷花换一次水,都有些吃力,不得不在宅子里布下了一个五行阵,接无根之水。但如今是酷暑,雨水本就少,有了五行之土,夜摇光就让乾阳亲自去一趟昆仑上去带五行之水回来。

  刚刚得了一个好消息,夜摇光就听到外面宜宁的声音响起:“夫人,门房传话,有位白发姓冥的姑娘,说是应夫人之邀而来。”

  夜摇光霍然站起身,是冥曦!

  当即亲自去门口迎接,果然是冥曦,虽然她依然白头发,但穿着却与世俗之人无异,并不是当初在玉皇殿所见的祭司长袍。

  “冥祭司,没有想到你会亲自前来。”夜摇光有些惊喜。

  “我原也是有些世俗之事待办,恰好要路过贵府,便亲自来一趟。”冥曦的语气听着一如既往的没有起伏。

  可夜摇光却知道冥曦身为冥族的大祭司,甭管是不是如她所说是恰好路过,顺便而来,那都是一种极其大的尊重和重视,于是非常热情的将冥曦迎入屋子。

  他们这些修炼之人不喜欢客套,什么都是直来直去,夜摇光也不耽搁冥曦的时间,直接派人去通知了古灸,恰好今日古灸正好在府中,便带着画和冥曦去了古灸的书房。毕竟古灸对这幅画很重视,冥曦是个什么解决章程,夜摇光都让古灸知晓,也省的她二次传达,

  他们去的时候,古灸已经等在了那里,夜摇光便介绍道:“这位是外子的至交好友,姓古。”

  冥曦只是点头致意。

  夜摇光又对古灸道:“这是修炼隐世之家的冥姑娘,她才是能够解开画中怨气之人。”

  “冥姑娘。”古灸连忙彬彬有礼的行礼。

  冥曦是个典型不太会和世俗之人打交道的人,她冷淡的反应,其实是一种习惯,并不是代表她不好相处,亦或是傲慢无礼。

  为了不让古灸感觉到尴尬,夜摇光将画放到案几上:“大祭司,你来看看。”

  于是三人又围上了那一幅画,冥曦的手抬起来,夜摇光瞬间感觉到了隐隐有一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在波动,就见冥曦那一只白得有点不像人的手悬空在画上。不知道是不是夜摇光的错觉,她竟然耳边隐隐听到了一个小姑娘绝望而又憎恨的哭声,那哭声之中的控诉仿佛成了实质的魔咒,让她顿觉得不寒而栗。

  冥曦的手一收,这哭声也就不见了。

  冥曦侧首对夜摇光道:“这股怨气,应该是在她临死之际意外触动了阵法或者天降异象,才会形成。”

  所谓的天然诅咒,其实必须要阵法或者星象的辅助,否则这世间来来去去那么人,多少人喊冤而死,多少人怨念深重,若是但凡有怨念就会形成先天诅咒,那这个世间岂不是积怨成冢?

  “那要如何解开?”夜摇光问。

  “我施咒将它的咒暂时解除,而后你们带着这幅画去这个小姑娘所埋葬之处,化解它的怨气。否则便是我解除了它的咒术,若是怨气不化解,迟早它依然还会再次凝聚。”冥曦直接给出了解决之策。

  “好,那就有劳大祭司施法。”夜摇光觉得这样已经很简单,化解怨气这是夜摇光最擅长之事,只要去了吐蕃只怕不难寻到小姑娘的坟。

  于是她带着古灸离开了房间,站在房门之外,夜摇光看不到里面,但是却能够感觉到那一股陌生说不出来源自于何处,但十分强盛的力量,那力量形成了水波一般,让整个屋子都仿佛浸泡在水中,出现了晃影,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夜摇光再次听到了那绝望无助充满愤恨的哭声,哭声哀绵婉转,令人揪心。

  很快那哭声越来越小,越来越低,最后消失不见,声音消失之后,屋子里萦绕的力量也随之消失,旋即冥曦便推开了房门。

  看着冥曦依然平淡的脸色,夜摇光上前:“多谢大祭司,澳门赌博网站:大祭司若是不赶时间,便留下用一顿便饭。”

  夜摇光打算用人参精的肉给冥曦补一补,总不能平白让别人跑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