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53章 有你就足够
  黄彦柏终于明白夜摇光对待自己人到底是多么的掏心掏肺,澳门赌博网站:这种被人当成一家人的感觉真好,好的他越来越眷恋。

  夜摇光和温亭湛可没有去管他心里怎么想,温亭湛作为黄彦柏的师傅,自然要尽到做师傅的责任,让他更适应人世间的生活也是其中之一。

  “那位老先生为何会将一身的内力传给彦柏?”回到房间,躺在床榻之上,夜摇光才对温亭湛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你做了什么承诺?”

  将心比心,要让夜摇光将一身的修为凭白的给别人,还是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夜摇光是不太可能做到。所以,她相信温亭湛一定是给了一个交换的条件。

  “我助他了却遗愿,他将一身内力给我徒弟,一个交易而已。”温亭湛轻声对夜摇光道,“这位老先生乃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十大宗师之一,是毒王助我寻上他……”

  能够达到宗师的级别,那么其武力值当真可以敌对修炼者炼虚期,难怪夜摇光感觉到他的内力深厚的让人心惊,她安静的听着温亭湛将这位叫做步狂的老先生的故事讲来。

  步狂,名为步狂,但其实却狂放无忌,他生来便根骨奇佳,犹如卫茁一般乃是天生的习武者,所以他拜在了大宗师的门下,这位大宗师只收了两个弟子,他一生无子,只有一个女儿养在膝下。步狂与师妹师弟可谓是青梅竹马,在不涉江湖之际,周遭没有任何其他人,步狂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自然是恋上了天真烂漫的小师妹。

  但是三个人的青梅竹马,两个男人的动情,自然是需要一个人退让,而步狂作为大师兄,他浑身的热血义气,让他在不懂男女之情是这世间不可割舍的心之前就退出了,他想要成全师妹和师弟。所以,他早早的向师傅提出去江湖游走的要求,他的师傅也答应。

  但是步狂从来不知道,他的小师妹心中有的只是他。尤其是他离开之后,小师妹越发看明白了自己的心,小师妹在师门苦苦等着他回来,却是等来了他要娶妻的消息,一颗萌芽的芳心支离破碎,小师妹在师傅去世之后,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般嫁给小师弟,而是孤身远去。

  步狂并没有要娶旁人为妻,这是不实的造谣,他知晓之后,就立刻去寻小师妹。然而,天大地大,他寻了一生都没有寻到小师妹的踪迹。他一直不愿意相信自己小师妹已经不在人世,二十年前他曾经身中剧毒,是毒王救了他,两个人虽然相隔了年岁,但是一个想要寻找妻子,一个想要寻找心上人,到颇有些惺惺相惜。

  后来毒王和古夫人又遇上了他,在得知温亭湛相助毒王寻到了古夫人,虽然他们修武之人不太喜欢和修炼之人打交道,但是他时限不多,最终还是通过毒王寻上了温亭湛。

  温亭湛自然是先尽自己所能,若是寻不到人再来找夜摇光算卦,但温亭湛这次没有惊动夜摇光就寻到了人,步狂的小师妹的确还在人世,但已经四代同堂,原来小师妹初出江湖不谙世事,遭人暗算,却又被人所救,但醒来之后她在伤心绝望之下选择性失忆了。

  后来她嫁给了救了她的人,这一生她过得很开心,虽然她改了名,但是夫君对她很好,儿女绕膝。步狂在亲眼见过小师妹之后,他的遗愿也了却,他并没有让温亭湛相助让她恢复记忆。

  夜摇光听完心里不知该如何评价,毕竟是前辈,而且前辈已经离世,只能轻叹:“人生在世,孰能无过?可有些过错可以错,因为还有悔改的机会,可有些人却不能错过,只因一旦错过,便是一生再也无可挽回。”

  步狂老先生在错的时间遇上了对的人,若是他不曾在那样单纯的环境成长,就不会不知道珍惜,不会不懂得男女之情都是自私的,不能横加去掠夺不属于自己的别人的爱情,但却也容不得轻易放弃属于自己的。

  一瞬错,一生蹉跎;韶华短,且珍且惜。

  “不早了,睡吧。”温亭湛揽着夜摇光,轻嗅着她的发梢,闭上了眼睛。

  夜摇光也瞌上双眼,在静夜之中依偎在温亭湛的怀里睡下。

  从第二天开始,温亭湛就亲自传授黄彦柏剑法,这套剑法是夜摇光昔日传给温亭湛,但是在温亭湛手中却有了质的飞跃,已经变化万千,让夜摇光都惊叹,看不出套路。虽然,黄彦柏的兵刃不是剑,但是也可以当做剑来使用,完全不影响剑法的招式。

  两日下来,温亭湛都是正常的上朝散值,情绪没有一丁点的波动,夜摇光特意留意他的一举一动,实在是看不出什么端倪,夜摇光索性直接问了:“阿湛,柳居晏还不曾回复陛下?”

  柳老头都已经过世四日,再过三日便过了头七啦,柳居晏不可能这样慢。

  “昨日就已回复了陛下。”温亭湛云淡风轻的说道。

  看着温亭湛这样浑然不在意的态度,深知温亭湛的夜摇光心里顿时一咯噔,她觉得事情只怕往了不好的方向发展。

  对上妻子担忧的目光,温亭湛轻轻的一笑:“我不在意。”

  任何结果于他而言都一样,柳居晏对不起的不是他,而是他的母亲罢了。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夜摇光胸口冲上一股怒气,她扑上前紧紧的抱着温亭湛:“阿湛,你有我就足够了。”

  “对,我有你就足够了。”温亭湛笑的温和,没有一点勉强。

  他的心很小很小,看似聪慧能力卓绝,但他到底是凡人,他的精力有限,他不喜欢太多的牵绊,来分去她在他心中的独一无二。

  “不过我的心还是有些闷……”突然,温亭湛又换了一个哀怨的声音。

  夜摇光立刻伸手按在温亭湛的胸口:“不闷不闷,我给你揉揉。”

  被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揉着,温亭湛只觉得火气就蹿上来,他一把将夜摇光抱起来,朝着床榻而去:“夫人不如换个方式来安慰为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