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51章 生辰宴
  他们府中一切如常,澳门赌博网站:就连温亭湛提前休沐了一日,黄彦柏和乾阳两个没心没肺的也没有感觉到,唯有宣开阳在用膳的时候问了一句。

  温亭湛随便找了个理由解释过去,到了晚间才带着一家子去了汇珍楼。邀请了单凝绾几个姑娘,还有萧士睿他们全部都在,意外的是单久辞也不请自来。

  “不请自来,还望侯爷勿怪。”单久辞当先一步开口道。

  温亭湛也客气道:“哪里,原是以为单公子百事缠身,故而不好打扰单公子,如今也好,有单公子在于单姑娘的名声也好。”

  “单某闲人一个,哪里极得上侯爷才是公务繁忙。”单久辞意味深长道。

  “单公子神龙不见首不见尾,虽则身不在江湖,可江湖何人不知单公子之名。”温亭湛也是不急不缓的回道。

  “单某整日忙的也不过是些俗物,比不上侯爷心系黎民。”单久辞含着悠闲笑意的目光落在温亭湛身侧的古灸身上,“不知这是……”

  “这是温某至交,襄阳古之南。”温亭湛正式的介绍,然后对古灸道,“之南,淳王殿下他们你都见过,这位是大名鼎鼎的天下第一公子,单国公府的单公子。”

  “见过王爷。”古灸先对萧士睿行礼。

  “算起来,本王与之南也是故交,不必多礼。”萧士睿亲自扶起古灸。

  古灸站起身看向单久辞:“单公子大名,在下还是学子之时便如雷贯耳,不曾想今日得见真人,幸会幸会。”

  “襄阳古家,书画传家,莫说是襄阳,便是整个天下论画技也是数一数二,单某虽不才,但也颇有几幅古画在手,何时古公子有空,不如到寒舍品鉴一二。”单久辞对古灸发出邀请。

  “单国公府底蕴深厚,乃是开国功勋,珍藏定然非同凡比,之南机不可失。”温亭湛对古灸道。

  古灸也是颇为高兴:“能够得单公子相邀,在下荣幸之至。”

  “你们便别客套了,今夜可是还有正事,大家快落座吧,仔细饭菜都凉了。”萧士睿打断单久辞欲回复的话,招呼着大家道。

  “还有正事?什么正事?”乾阳眼睛冒光的看着桌子上的饭菜。

  他只想快点吃饭,他饿!

  黄彦柏也是点头,他也饿!

  见此萧士睿疑惑道:“彦柏,你不知今日是你的生辰?”

  黄彦柏一怔,如果他是伽羅,那么他已经忘了他的生辰,可他现在是黄彦柏,但黄彦柏的生辰他自然是不知。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总不能说不知道,于是他略带尴尬的笑了笑:“你们不说,我自己都忘了。已经许多年,不曾有人这样为我庆贺生辰……”

  是真的很多年,不过黄彦柏在黄家得不到重视,过往的十七年,他所有的生辰都是简单的一碗阳春面。这些人都查过黄彦柏老底的人,除了温亭湛夫妇和单凝绾以外,就没有人真正的明白黄彦柏的话。

  不过这伤感的语气到底是让气氛有些凝重,于是夜摇光开口道:“今儿是个喜庆的日子,这桌饭菜我们夫妇做东,你们这些人来贺生辰,总不能空手而来吧?”

  “彦柏现在是允禾的弟子,就知道摇姐姐是个偏心眼的。”萧士睿打头,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到底是将准备的好礼物拿出来,是一个细长六七厘米宽,十来厘米长的盒子,递给黄彦柏,“其实我也不知道你喜好什么,看看可喜欢。”

  既然萧士睿都这样说了,黄彦柏自然是打开,是一个黄玉镇纸,雕刻的乃是童子采莲,雕工精湛,玉质润泽,一看就是世俗极品之物。

  “咦,彦柏,可否给我一看。”古灸立刻就被这镇纸吸引了目光,作为一个爱画之人,文房四宝就是他的宝贝,他比一般人都有研究。

  黄彦柏自然是递给古灸,古灸小心的拿在手中看了看,又看到底端有朱明冶制四个字,古灸立刻惊叹道:“这是本朝开国之时,镇纸大家朱明先生所制造,只可惜朱明先生身有顽疾,不足而立之年就驾鹤西去,他遗世的作品,只怕这世间不足五件。”

  “之南果然是识货之人。”萧士睿赞道,“这镇纸也就是一个摆件,胜在纳罕,便赠予彦柏贺生辰之喜。”

  “多谢王爷。”对身外物,黄彦柏看得不是那么重要,但他也知道这样的东西,长孙殿下并不是随意拿出来给他,定然也是用了心。

  “有了王爷的珠玉在前,我们都不好出手。”闻游也站起身,他递上去一个四四方方的有些高的盒子。

  黄彦柏道谢接过,但礼貌的没有打开,之后陆永恬包括单久辞都送了生辰礼,就连知晓今日晚宴意义的古灸也是准备了一番。黄彦柏是第一次收这么多的礼物,这些礼物的贵重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礼物背后的心意,黄彦柏才发现原来世俗是这样的。看似有些繁琐,有些复杂,但这背后也有情谊。

  “来来来,我们举杯祝彦柏生辰喜乐。”等到所有人的礼物都送了,夜摇光当先举起酒杯,她怀着身孕杯子里自然不是酒,而是杏仁奶茶,不止她,其他女眷杯中都是这个,男子倒都是酒,而且是她宅子里出的五行果酒。

  大家举杯,一下子气氛就高涨起来,而后坐下用膳,也抛开平日在家中的规矩,在桌子上畅谈起来。没有固定的话题,除了朝堂上的事儿以外,他们都说了几句,气氛极其的融洽。

  众人吃了一个时辰才散去,走出酒楼,大家准备各自散去之时,单凝绾突然跑过来,将一个包袱塞到黄彦柏的手中:“给你的生辰礼。”

  说完,她就也没有给黄彦柏开口的机会,直接跑到了马车上,单久辞还在那里等着她。

  黄彦柏和乾阳两人一个马车,他紧紧的抱着包袱,上了马车之后,乾阳就凑过来:“什么东西,给我看看。”

  黄彦柏身子一侧,目光瞥向堆了一堆的其他礼物:“这些你都可以随意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