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50章 给夫人降降火
  “摇摇,是第一次知晓你夫君的深谋远虑么?”温亭湛用额头抵着夜摇光的额头,他漆黑的眼眸流转着笑意望进她眼底最深处。

  啪!

  夜摇光湿漉漉的手掌拍在温亭湛不着一物的肩膀上:“你这个骗子,既然你那么早就计划要去西宁府外放,我们在海津府之时,你还大言不惭的说,只要我喜欢,你就带我去海津府外放!”

  温亭湛抓住夜摇光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这么响,可疼?”

  对上他认真疼惜的模样,夜摇光顿时气也不是笑也不是,一时间都不知道拿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而温亭湛的嘴却已经不规矩,他含住她的指尖,舌头轻轻的暧昧的顺着她的指尖绕了一圈,这一舔,让夜摇光顿觉一股麻酥从指尖蹿到了心口,身子都是一麻。

  夜摇光顿觉不好,想要推开温亭湛逃跑,却被他先一步强势禁锢在怀中,他咬着她的耳朵低语:“为夫何曾骗过你,为夫又不止外放一次,待到为夫西宁任满,自然是可以实现对摇摇的诺言……”

  说着温亭湛还坏心的对着她的耳蜗呼了一口热气,夜摇光顿时浑身一颤,双腿都有些发软,而温亭湛的吻已经沿着耳根一寸寸的下移,禁锢她的手也是在水中准确无误的罩上了诱惑他很久的丰盈,手指更是不怀好意的拨弄着她变硬的果实……

  夜摇光本就是怀了身孕的身子,比平时都要敏感,她哪里是温亭湛的对手,三两下就在温亭湛的撩拨之中丢盔弃甲。

  偏偏温亭湛把她弄得喘息不止,却不真正的给她,让她浑身难受得厉害。对上妻子蕴含着水花控诉的双眸,温亭湛同样深沉如漩涡的漆黑眼底荡开层层清浅的笑意,他一把将夜摇光抱起来,让她坐在浴池边缘,站起身暗哑的说道:“今儿夫人好大的火气,为夫这就给夫人降降火。”

  说着,就这样深深的进入了她……

  夜摇光的双眼迷蒙,所有的视线都隔着缭绕而起的热气,承受着他给予的欢愉,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被他抱回了内室。

  再清醒过来之时,已经是次日。一睁开眼,就看着温亭湛侧身撑着脑袋,满目柔情的看着她。

  “你今日休沐?”夜摇光大脑反应过来,但她记得好似不对。

  “不是,明日才是我休沐,我和右通政换了值。”温亭湛拉着已经睡醒的夜摇光起身,亲自给她穿衣,“今儿是彦柏的生辰。”

  “你怎么不早说!”夜摇光嗔怪的瞪了温亭湛一眼,侧首看着天色,已经不早,粗略估计应该已经辰时正(8点)了,她挣开温亭湛,迅速的给自己穿好衣裳,然后洗漱之后,坐在梳妆台上任由宜宁给她盘发,“你既然早已经知晓,是否做了安排?”

  “生辰礼倒是备了一份。”温亭湛是男子,相对简单,此刻已经穿戴整齐,斜靠在一旁对夜摇光道。

  夜摇光又撇了他一眼,便扬声道:“宜薇,你去吩咐厨房,彦柏少爷的生辰,晚上我会请淳王殿下和闻大人他们,让田嫂子看着准备。”

  “奴婢这就去。”宜薇连忙应声。

  “不用了,我已经在汇珍楼定了桌子。”温亭湛拦下宜薇对着夜摇光道,趁着妻子没有发怒之前,将宜宁打发,亲自给她上珠钗,“彦柏已经不是当初的彦柏,只怕他自己都不知晓自己的生辰,我们不动声色,给他一个惊喜,让他多体验一些人世间的温情。”

  这才是温亭湛的用意,黄彦柏那狗鼻子比乾阳也不差,可能是饿了千多年,所以对吃的可是很是执着,但凡厨房里面有什么新鲜的吃食,他定然是早早的凑上前,所以最好是别太早准备。

  毕竟是他再世为人的第一个生辰。

  “你这个做师傅的可真是尽心。”夜摇光突然说了一句。

  “哦,夫人这是吃醋了么?”温亭湛双手扶着夜摇光的肩膀,他和她相贴的脸都映在了菱花镜之中。

  夜摇光在镜子里白了他一眼:“我有那么无聊么?”

  温亭湛忽而垂下眼帘,从身后拿出一个胭脂盒,颇有些黯然的说道:“我原本以为夫人心中会不高兴,故而都备好了哄夫人的礼物,既然夫人不在意,那我还是留着下次要哄夫人高兴之时再送……”

  不等温亭湛说完,夜摇光一把夺过来:“好你个温亭湛,你尽想着下次惹我不高兴。”

  夜摇光说着,就将盒子打开,她可不信温亭湛会送她胭脂,除了大婚的时候,她基本都不用这些东西,作为修炼者她的脸蛋纯天然的没有一丁点瑕疵,除非是功力耗尽,否则不可能出现老态或者疲态。

  将钳着珍珠的盒子打开,一股清新的让夜摇光沉醉的气息窜出来,就连退到一侧的宜宁都忍不住伸长了脖子。

  盒子里面是糖豆一般一颗颗白玉一样的香珠,这一股气息夜摇光觉得好熟悉,蓦然想起正是那日在香阁温亭湛说要给她炼制的香料。

  “这是成了?”夜摇光又嗅了一口,原本也不觉得胸口有闷气,可这一会儿竟然却有闷气消散的错觉,整个大脑都清醒了不少。

  “嗯,我特意做成了香珠,你放在香囊之中,便可随身携带。”温亭湛早几日就做好,只不过想到如果只能在房中点燃太局限,总不能让夜摇光一直窝在房间内,这才改造成为香珠。

  夜摇光站起身,她的裙摆随着她旋身间撒开,轻纱罗裙还没有收拢,她就轻轻在温亭湛的脸上亲上一口:“夫君,你真好。”

  温亭湛伸手摸了摸脸颊,贴着夜摇光的耳边低声问:“夫人的火降下去了么?”

  夜摇光听了脑中轰的一声炸开,昨夜的旖旎记忆,如同流水一般涌来,当着宜宁的面,手里还拿着好处,俗话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她顿时羞也不是,恼也不是,伸脚踩了温亭湛一脚就转身朝着饭堂跑了。

  温亭湛满面笑容追上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