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卦妃天下 > 第1248章 柳老头是我所杀
  “拦信?”温亭湛脱尽衣衫,澳门赌博网站:那精瘦却有力的双腿,犹如猎豹一般,从容的而又蕴含着张力的迈入浴池之中,他伸手从池边端起一杯热茶,浅浅的呷了一口,搁下茶杯伸手将蹲下来的夜摇光手腕抓住,一把将夜摇光拉入浴池之中,将浑身湿透的妻子揽在怀中,“夫人,那是下下策。”

  夜摇光虽然没有受惊,但是她浑身的衣裳都湿透了,这会儿又听到温亭湛这话,顿时不乐意的用手肘一拐,直戳他光溜溜的胸膛:“我就只能想出下下策。”

  见妻子恼了,温亭湛将夜摇光转过身子:“唔,摇摇的衣裳都湿了,穿在身上定然不适。”

  说完,温亭湛就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夜摇光的衣服一件件的扒光,夜摇光看着他的速度和娴熟的手法,看得真是目瞪口呆,等她回过神之时,她已经与他裸裎相对,被他温热而又紧致的怀抱锁在胸间。

  “柳老头子是我所杀。”在夜摇光的挣扎之中,温亭湛贴着夜摇光的耳边低声道。

  夜摇光顿时愣住了,她转身看着温亭湛:“你如何杀……”

  温亭湛一直和她在一起,难道是派人去行刺了柳老头子?

  双手抓住温亭湛的胳膊,夜摇光连忙关切的看着他:“阿湛,他又对你做了什么?”

  柳市荏再差都是柳氏的祖父,温亭湛有很多办法将他弄死,但到底从来没有越过这一条线,除了当初得知柳氏的死因他极怒的想要柳家陪葬以外,之后他从来没有主动招惹过柳家,不论是被流放的柳合鹏,还是被斩杀的柳居行,都是他们先动的手。

  夜摇光知晓,这一次若非柳市荏做了什么,温亭湛不会下这样的狠手。

  对上妻子关心而又疼惜的目光,温亭湛的眸子暖意融融,他将她抱入怀中,他们肌肤相贴,他犹如一个委屈的孩子一般将头搁在她的肩头:“柳市荏对陛下说,我爹乃是入赘柳家,我其实应该是柳家子孙……”

  夜摇光听了一股子无名的怒火直冲心房,她的拳头都捏的咯吱咯吱的想,然而这才只是一个开始,听了温亭湛将全部的事情说出来,夜摇光真是对柳家人的恶心达到了一个顶点。

  柳氏当年为何被逐出柳家,知道的人其实并不多,只知道柳家人对外给柳氏发丧,本来就是一个姑娘,又不是柳家的长子嫡孙,并没有多少人刨根问底。而温长松带着柳氏回老家,因为已经与柳家脱离了关系,自然不会将柳氏曾经被山贼所掳的事情说出去,只说柳氏是家道中落的大家族姑娘。因而,这里面就有了一个空子。

  柳市荏竟然敢对陛下说,柳氏竟然是看上了小捕快温长松,柳氏何等大家族,别说嫡出的姑娘,就算是庶出的姑娘都不可能嫁给一个捕头,所以柳家人接受不了,但柳氏执意,并且暗示柳氏已经和温长松有了首尾,他们这些做长辈的只能痛心疾首的处置,温长松答应入赘,可柳市荏气不过,才将柳氏逐出了家门。

  这么多年,他们柳家也是因此才会对温亭湛不闻不问。可如今他越老越发的懊恼当年自己的迂腐,让温亭湛这个孤苦无依的孩子吃了不少苦,他心中是真的追悔莫及,可是已经在温亭湛的身上划下的伤痕,他穷极心思想要弥补,可温亭湛不愿放下心结。才恳请陛下念在他已经时日无多,让他能够见一见温亭湛。

  “草他娘!”夜摇光听完直接按捺不住怒火,爆了她有生以来,两辈子最粗的粗口,“无耻至极!”

  柳市荏这是吃准了陛下收到这封信,就会传唤温亭湛问清楚因果。试问这世间有几个人愿意开口自己的母亲云英未嫁之际,就被山贼所掳劫,即便他坚信自己的母亲是清白,但清不清白他有证据么?这是在往自己的母亲身上泼脏水。

  温亭湛不会亲口去说这个,自然也不会通过别人的口去告诉陛下。让母亲死后蒙羞,这是天大的不孝。所以,柳市荏才敢这么恶心的颠倒是非黑白!

  他是认定了,温亭湛在不愿意说出当年的事情之下,会默认他的说法。陛下若是得到了温亭湛的默认,想到柳市荏这么多年的付出,想到柳家的势败,想到柳市荏的命不久矣,定然会让温亭湛去见他最后一面。

  陛下自然是不会下令命令温亭湛去,温亭湛自然可以假装不知不去,但不知真相的陛下会怎样想?会认为温亭湛心胸狭隘,会认为温亭湛的品行不端,从而会怀疑温亭湛。

  柳市荏这是走了一步好棋子啊,若是温亭湛当真去了,那么他前脚踏入柳家的大门,后脚温亭湛父亲是入赘,他不应该姓温应该姓柳的事情就会传遍,到时候温亭湛就不得不回归柳家,不然他就会被人病诟为不认祖宗的不仁不孝之人。

  一旦温亭湛真的成为柳亭湛,他就必须受制于柳氏家主柳居旻,日后他再打压柳家的人,那就是六亲不认的冷血人。

  越想,夜摇光就越气,还好柳市荏没有出现在她的面前,否则她也会忍不住就伸手将这个老不死的东西给掐死。他是连死也要让温亭湛身败名裂,等到温亭湛被柳家认下,温亭湛是大家姑娘忍不住闺中寂寞与卑微莽夫无媒苟合的产物这样的流言一定会传遍大街小巷。

  “别气,犯不着与一个死人置气。”温亭湛伸手抚着妻子光洁的后背,低声叹气安抚着,“原是不愿告诉你,就是怕你气不过。”

  “碎尸万段都不为过。”夜摇光咬牙切齿道,逼着为人子的人去往自己已过世的母亲身上泼脏水的人,柳市荏真是比妖魔还让夜摇光厌恶。

  “他死得很痛苦,我给他送了一样好东西……”温亭湛轻声的对着夜摇光说道。

  温亭湛可是从来没有放弃密切注意柳家的一举一动,他还想查出害死他爹娘都真凶。